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522章 第一课
    窦钦进了东厂的大牢后,居然每日都有郎中来给他看腿,甚至在吃食方面也不差,这让他不禁生出了脱身的幻想。

    他在想着是不是朝中的大佬们已经把皇帝和方醒压了下去,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只想做一个富家翁,等皇帝驾崩后再出来做官。

    双腿的剧痛每天都在煎熬着他,而且牢里分不清白天黑夜,所以当他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时,就躺在问道:“大人,可是要放我出去吗?”

    一声干咳后,一个男子缓缓走了过来。

    油灯的照耀下,窦钦见男子陌生,而且没穿官服,就问道:“敢问……”

    男子在看着他,窦钦心中突然一喜,问道:“可是外面那些大人叫你来的吗?那快带我出去,这里我一刻都不想待了,看看那些虱子和跳蚤,那跳蚤竟然一下就能跳出老远……”

    男子依旧不语,窦钦的脸颊颤动一下,强笑道:“大人……”

    “谁让你动的手?”

    因为双腿被打断了,所以窦钦没过堂上刑询问,这时听到这话,他不禁瞪大眼睛,仔细的看着男子。

    “你是……方醒!”

    这是个聪明人,方醒甚至觉得他的智商比自己还高。

    方醒点点头,窦钦动了一下,然后带到了断腿处,就惨叫起来。

    从方醒进来之后,牢里就安静了下来,此刻窦钦尖利的惨叫声回荡在四周,再无第二个声音。

    方醒转身就走,窦钦心中得意,稍后就停了惨叫。..

    可等过了半天之后,外面就来了人。

    “窦钦,全家都准备出海吧,希望你的腿在船上能养好,不然那些人会把你丢下海去喂鱼。”

    “不!不!这是谁的意思?这是谁的意思?”

    窦钦疯狂的挣扎着,断腿处发出一声响,然后就倒在稻草上,惨叫声让门外的番子不禁捂住了耳朵。

    ……

    方醒知道询问是徒劳的,那是一股暗流,当时他也察觉到了,正准备和对手来一次决战,结果朱瞻基却认为时机过早,然后被打发出海。

    现在时机成熟了,可那些人却在忌惮着。

    方醒进宫了。

    这是他作为老师第一次给学生上课。

    “见过先生。”

    玉米很规矩,方醒也没什么惶然,边上的真一看着很纯真。

    连空气都是那么的美好啊!

    方醒赞美着这个重大的日子,然后和玉米相对坐下。

    “启蒙识字有杜大人,那么臣这里能教导殿下的只是一些散乱的东西,还请殿下用心去学。”

    若是自家的儿子在玉米这个年龄的话,方醒压根不会教这些,顶多是识字。

    可这是太子,未来的皇帝。

    他从出生开始就必须要比普通人更勤奋才能驾驭这个庞大的帝国。

    “你需要博学一些,但并不需要精通。”

    方醒给出了其他人不会赞同的看法。

    方醒拿出一份大地图,然后开始上课。

    “殿下请注意,这就是我们脚下这个地方的图。”

    “这里就是大明,看到没有?这个大框里写着明,边上的有许多小国,这边……”

    方醒用教鞭指着地图说道:“这里是哈烈,再过去就是肉迷,很远的地方,但却是大明目前的大敌。”

    “还有这里,这里是泰西……”

    朱瞻基就站在外面听着,渐渐的露出了笑容。

    “泰西是大明未来的大敌,咱们要先收拾了哈烈和肉迷之后,再去一步步的限制他们,直至他们不再想着进攻大明。”

    玉米听了半晌,突然问道:“先生,泰西人为什么要进攻我们呢?”

    方醒没想到他会提问,然后就笑了,说道:“因为……咱们打个比方吧。”

    他指指地图上的大明,“大明在那些人的眼中就是美味佳肴。”

    玉米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方醒心中捧腹:原来也是个小吃货啊!

    “而外面那些地方,比如说华州或是旧港就是小点心,大明已经吃了,可别人也想吃,怎么办?”

    玉米说道:“要抢,余珊就抢了春妹的东西。”

    余珊是谁?

    方醒看向了真一。

    真一说道:“兴和伯,余嬷嬷欺负了好些人,还逼着他们给钱,被殿下发现了,然后就被打了。”

    方醒赞道:“干得好!”

    玉米的眼睛亮了,说道:“先生,打了余珊,母后说打得好,只是说下次发现要告诉大人。”

    方醒摇摇头道:“你要有判断力,罢了,你怕是不懂这个,臣说简单些,遇到事情之后,你首要是记住,然后看看是好还是坏,最后就是去告诉娘娘或是陛下,让他们来告诉你这事的根源,慢慢的你就长大了。”

    玉米微微蹙眉,继续问道:“先生,母后说让我以后少责罚人呢。”

    呃!

    方醒觉得胡善祥果真是把玉米当做了眼珠子。

    “是这样的,没错。”

    方醒在观察着这位弟子的秉性,他希望不是骄纵。

    到目前为止他很满意,所以也很轻松。

    “因为你还小,所以要多看,多学,别凭着自己的喜怒做事,呃……这个有些过了,该玩耍就玩耍,千万别把自己弄成了小老头。”

    外面的朱瞻基听到这里时不禁就笑了,觉得方醒有些紧张。

    是的,方醒开始紧张了。

    他把玉米看做了一块璞玉,而这块璞玉未来的模样将会在他的手中成型,而后会君临天下。

    所以他没法不紧张。

    “先生,那见到不高兴的事我也不能说吗?”

    “不,你该说,假如你不说,那么你就闷住了,大人可以闷住,而孩子却不行,孩子一旦被闷住了,以后长大了就有缺陷。”

    “缺陷是什么?”

    “呃……缺陷就是你的弱点,你是太子,以后你要管许多事,许多人,所以你的弱点越少越好……”

    “弱点是什么?”

    “弱点……弱点就是别人能欺负你的东西。”

    “那我不要有弱点。”

    “好,那么咱们要好好学习,当然,找机会臣会带你出去走走,去看看外面的百姓是怎么生活的,去看看军中的将士们是怎么操练的。”

    “好。”

    “那么我们继续。”

    玉米的小脸上全是认真,方醒很满意的伸手过去。

    真一在他的手就要摸到玉米头顶时干咳一声。

    那是太子殿下啊!

    你居然和摸小狗般的去摸他的头。

    那只大手停顿了一下,然后依旧伸了过去,揉了揉玉米的头顶。

    玉米笑了,笑的很开心。

    方醒也笑了。

    只有真一有些茫然。

    陛下和娘娘让我看着殿下的呀!

    他们说不许人欺负殿下。

    摸头算不算欺负?

    她渐渐蹙眉,然后看着虚空。

    她找不到答案。

    门外的朱瞻基微笑着转身离去,为了来这里看这第一课,他已经积累了不少政事,是时候回去处理了。

    帝王不自由,但却不空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