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千八十七章 又见杜宫主
    难怪这家伙,逃走之后,就没出手,本以为是想办法恢复力量,没想到,是在等自己过来,目的是……这些神灵之气!

    甚至有可能,对方第一次,抓自己抽取天道图书馆,就知道不可能成功,故意布局,等着自己过来。

    至于对方为何不自己闯眼前这个殿堂……肯定是有特殊原因,不能闯或者……闯不过!

    这位是假孔师的话,殿堂内的那道意念是真孔师留下的,后者必然有了什么手段,无法让对方进入,就好像……分身进不去这个殿堂一样。

    “难道……”

    一个想法冒了出来,张悬心中一动,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分身,见他一脸拽拽,丝毫都没有被神殿拒绝后的难堪和觉悟,只为没装逼而感到遗憾,这才封住这道意念,松了口气。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不能让这家伙跑了,一旦真要炼化神灵之气,再无法对抗……”

    将这些思绪压制住,张悬露出担忧。

    这位孔师,本身战斗力就不比自己弱,一旦突破,成为真正神灵,别说自己挡不住,就算再多的伪神,在面前也不够看!

    之前,上苍缺少可以突破的力量,现在有了这道金黄气体,突破已经成了定局。

    必须想办法阻止!

    只是……对方撕裂空间逃走,先不说去了哪里,单说自己,也要有办法,离开这里才行!

    祭坛被击破,失去了回去的通道,本来得到金黄色气体,只要突破神灵,同样可以轻松破开空间,而现在……这条路彻底堵死了!

    “这位孔师能够穿梭空间,用的应该是玄镜门的太玄镜以及缥缈仙宗的缥缈靴!”

    回忆刚才对方逃走的方法。

    缥缈靴,尽管不是伪神境法宝,却拥有着特殊的能力,可以让人踏破空间,进行穿梭,配合上太玄镜,居然连自己都阻拦不住!

    对方有这种东西,自己没有,不尽快想办法,弄不好真就生灵涂炭了。

    虽然着急,心中却不慌张,将这些天经历的事情,慢慢推敲。

    “孔师在这里,夺取过‘神’字,凌云剑阁开派祖师也在这里夺取过半个字,说明这里,才是真正的神殿……之前,进入的那个,极有可能是假的!”

    没进入眼前这个殿堂,可能会认为,之前被十名伪神境强者围攻的地方,是真正神殿,现在看来,这里才是!

    那个……或许只是那位孔师,故意请自己入瓮的地方,甚至,是真正的通神殿总部!

    不然,如何能够轻易进入折叠空间?

    而对方所说的通神殿总部,又怎么可能一个人影都没有?更提前布置好了,可以爆炸的阵法……明显不符合道理!

    如果这是神殿,那么……数千年前,通天桥连接的地方,是这里,正因如此,孔师和剑阁开派祖师才能顺利进入其中!

    不然,这二人,没有祭坛,通道是堵死的,如何抢夺神字?

    如何重新回到上苍,开宗立派!

    “这是神殿的话,通天桥肯定存在……”

    仔细观察。

    祭坛炸毁的地方,空空如也,好像矗立虚空之中,四周满是黑暗,没有半点生机。

    明理之眼,将前后左右全部扫了一遍,并未发现关于通天桥的任何痕迹。

    难道猜错了?

    又转了一圈,依旧没发现任何通道,就好像眼前这个宫殿,孤立悬浮在虚空中一般,张悬满脸无奈,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眼睛落在殿堂两根插入虚空的柱子上。

    这两根柱子,一来到就见了。

    扎进虚空,看不到尽头,关键还不知什么材质炼制而成,最少都达到了伪神级别,反正以他的实力,无法破坏。

    “会不会……这就是所谓的通天桥?”

    其他地方没有通道,已经检查好几遍了,或许这个两根看不到头的柱子,才是关键!

    “上去看看!”

    将分身收进储物戒指,身体一晃,贴紧柱子,爬了上去。

    柱子不知多高,张悬不停向上,随即看到宫殿越来越小,直至变成了一个圆点。

    整整爬了两个时辰,突破一层隔膜,漆黑的虚空出现了一道亮光,随即张悬感到空间一下逆转过来,本来向上爬行,刹那间,变成了向下,整个人正抱着柱子,随时都会从空中坠落。

    这种情况,接天石进入通天桥时就经历过,时空不同,给人的感觉也不相同。

    在神殿感觉是向上爬行,这时看来,是在向下,神殿在实打实的上方。

    调转身体,向下看去。

    一座雄武的宫殿,出现在视线。

    “这是……之前进入的那座神殿?”

    看了一眼,就认了出来。

    正是前段时间,通过通天桥,走过来的那座,遇到了诸多伪神境强者,并且与之大战,被那位孔师救走。

    “原来这两座宫殿,是连着的……”

    此时才发现,这两根柱子,刚好连接在宫殿的顶端,之前以为只是装饰作用,闹了半天,这个殿堂,并非尽头。

    只有沿着柱子爬行,才能进入真正的神殿。

    “那位孔师,应该回到了这里……”

    眼睛一亮,将自己的气息压制住,张悬来到宫殿的上方。

    那位假孔师,就是在这里将自己救走的,如果他说的不错,之前那些人都是他的属下……这座宫殿,正是对方的老巢!

    得到金黄色气体,真想突破的话,估计也会在这!

    想办法,再将气体夺走,只要自己突破……对方就在不足为虑。

    沿着宫殿的墙壁悄悄滑了下去,向殿堂内走了进去。

    也不知是因为知道没人能够进来,还是觉得无人敢闯,殿内没有安排护卫,张悬悄悄进入其中。

    大殿空旷如野,紧贴着墙壁,张悬向里走去,正想寻找那位孔师在什么地方,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

    “宗主有令,可以将那位处死了!”

    两个人影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交谈。

    这里基本无人,他们也没什么隐瞒和顾忌。

    “处死?”

    “是啊,之前用她,是因为想借助她的力量,念动咒语,激活祭坛,现在宗主只要突破神灵,不需要祭坛,也有能力,做到任何事!她活着还是死亡,已经意义不大了……”

    “这倒是,宗主一旦成神,我们肯定好处不少,乖乖听话,或许也有机会!”

    “可不是,快点动手吧……”

    议论的声音越来越远。

    “念动咒语,激活祭坛?难道是……杜宫主?”张悬眉毛一扬。

    杜宫主被抓,上次见到的时候,似乎就在这个殿堂,看来依旧在这。

    而且,听对方的语气,已经打算对她下手了。

    “先把人救了再说……”

    眼睛眯起,懒得废话,轻轻一晃已经来到二人身后,桐裳剑挥舞。

    剑芒弥散而出。

    扑哧!扑哧!

    这两位伪神境强者,连反应都没来得及,脑袋齐刷刷掉在地上,同时尸体被收进了储物戒指。

    仙君巅峰的时候,普通伪神,一剑就能轻易击杀,此刻非但突破,更是创出了超越天道的剑术,偷袭杀人,轻而易举,没弄出一丝动静,甚至连灵气波动,都没惊起。

    将这两个斩杀,已经变化成了其中一人的模样,手掌一抓,戒指中对方的衣服穿在身上,无论怎么看,都一模一样,找不到任何破绽。

    伪装完毕,张悬抬脚继续向前走去。

    这个宫殿虽然宽阔,殿堂却不多,对方走的方向又十分单一,就算不审讯,也知道杜宫主被关押在哪里。

    笔直前行,果然看到一个封闭的房间出现在面前,手腕一翻,二人身上的钥匙出现在掌心,轻轻打开,推门走了进去。

    随即看到一个中年妇人,手脚上都带着铁链,坐在房间内,头发凌乱,精神萎靡不振,气息也十分虚弱,受伤极重。

    此刻的杜青鸢,已经清醒过来,和之前见到的神志不清,完全不同。

    “他要杀我了吗?”

    见张悬进来,还以为是对方的伪神,杜青鸢脸上没有表情,似乎已经知道了结果。

    张悬没有回答,反手将门关上。

    “动手吧,祭坛被毁,我就知道,已经没了价值,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杜青鸢冷哼。

    祭坛是她炼化的宝物,破坏掉,自然能够感应到。

    对方抓住自己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使用祭坛,现在连这件宝物都坏了,不用想,死期将至,再无活下去的理由。

    “既然都要死,我希望,能给个体面……”

    杜青鸢神情有些落寞。

    没想到纵横天下一生,最终死在这么小的房间里。

    手掌抬起,将发簪拔开,用手捋了捋乌黑的秀发,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缓缓站了起来,看向眼前的张悬:“动手吧!”

    说完,双手背在身后,闭目待死,正在她觉得,肯定无法幸免之时,耳边传来了淡淡的声音。

    “杜宫主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急忙睁开眼睛,立刻看到眼前的伪神,变化了模样,成了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张悬?”

    杜青鸢身体一僵,顷刻激动的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