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君临星空 > 第七百二十九章 繁华落幕,权限暴涨(下)
    随着武贰世声音回荡,宛若无穷呢喃传入韩东灵魂,重重叠叠的清明凉意居然惊醒了处于疯魔态的韩东。

    潺潺流水,叮咚叮咚似得。

    退后两步,站在方盘边缘,韩东仰望浅红虚空。

    “这是什么力量。”

    他脱离疯魔态,甩了甩脑袋。

    自从汇总灰白气流的影响,产生疯魔态之后,这是有史以来第二次非主动退出疯魔态。显然,主持这场原始争夺战的白发三千丈武贰世,恐怕能够看透疯魔态的本质。

    疯魔态增幅效果异常可怕,且无任何副作用,实乃韩东的最强杀招之一。

    此时被人看透,韩东难免忐忑,只感到心中一惊。

    但这只是下意识想法,属于生命本能的正常反应。

    “看不透,才不正常。”

    韩东暗暗心道:“要是人族强者看不透疯魔态,我就得重新定义灰白气流的重要意义了。”他这一生的砥砺前行,一步步的挣扎攀登,又岂是单纯一个疯魔态就能诠释铸造出来的?

    无论灰白气流还是疯魔态,只是宝贵机会,真正决定韩东如今成就与未来高度的关键因素,还在于韩东自己。

    外物并不重要。

    自身才最重要。

    况且此处乃是薪火区,人族殿堂的薪火区,聚集星空人族的核心强者!

    不论发生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儿,这也是韩东快速镇定的根本原因……就算冒出另一个具备疯魔态的人又如何,韩东不会大惊小怪。

    因为人族殿堂,星空人族的核心处,象征着宇宙星空的最巅峰、最辉煌、最伟岸!

    想到这儿。

    韩东深深吸了口气,看向旁边的南象寸。这位古国皇子浑身破破烂烂的,脸色黯淡有点黑,欲言又止的盯着韩东。

    “韩东。”

    南象寸那双目光充满了复杂,难以描述的复杂,剪不断理还乱无法计算的复杂。

    有惆怅,也有不甘。

    四目相对,周围都静悄悄的。

    彼时两人站在方盘边缘,如同两个真正强者的巅峰对视。

    旁边的原始天才们尽数投来敬畏目光,尊重有加。同时更有无数人眺望虚空投影,数不清的各异眼神在这一刻全都聚焦在韩东与南象寸……这场星光级的旷世激战,着实令人惊心动魄。

    “韩东,这个疯子。”

    凰禾咬牙切齿,不断拍着软绵绵胸口,甜美面容隐隐透出一丝汗水。

    搁在此前,她根本不敢想。

    刹那爆发的韩东,以狂暴绝伦的姿态,硬碰硬,强与强,激战如此之久,险些击败南象寸。

    越想越震惊,凰禾抿嘴:“半个多星年之前,我还能轻松虐韩东的!”哼唧哼唧了两声,她轻擦眉角,微不可查的露出疲态。

    哪怕只是旁观,都精疲力竭。

    不止凰禾如此,其余原始天才也都喘气吐息,紧绷心弦终于松弛。仿佛历经一场繁华喧嚣,心神有点困乏。

    “真是够恐怖了,星光级的争锋也能达到这般程度。”

    “可怕的南象寸,更可怕的韩东。”

    “说起来,即使加上生命基因星光级,怕是仍然没人能够比拟韩东南象寸。这两人代表原始星门的极限。”

    名额争夺悄悄的开始了,没有多少人关注。

    毕竟先有韩东南象寸的星光灿烂,如同晶钻在前,陋石在后。

    ……

    恒沙星门,无数标准天才发出无数声音,几乎形成遍布星门的惊叹洪流。

    “星光级也能这么强。”

    “这两人,距离太初不再遥远。”

    “南象寸的帝皇拔剑,以及皇子立帝拳,简直雄厚到了星光极限。我感觉若是换成我面对那一剑那一拳,灵魂都要粉碎。”

    “韩东的瞬间爆发才叫恐怖。”

    个个争议,热烈沸腾,仿佛身临其境般。

    高山瀑布之上,寰宇古国的皇女琴鸾靠着白石,目眩神迷的凝视虚空投影。

    “这韩东,可是我们古国的人。”

    “看来我得找个机会,沟通结识一番。”

    白玉琴丢了。

    虽然手中无琴,她心中却似有琴。

    叮咚,叮咚,隐约响起一声声悠扬悦耳的琴弦拨动之音。恰似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

    薪火区、预备级修炼城池。

    辰河帝国的众人透过虚空,遥望原始星门:“亏我们之前还时常讨论韩东殿下是否会参加原始争夺战。那时候公认的星光级最强八人,没有韩东殿下的名字。”

    “薪火区都在关注此战。”

    “哈哈,激战南象寸,韩东殿下一举成名天下知。”

    那为首的白角青年,颇有当浮一大白的喜悦,白色独角来回转动。

    同时,天余帝国众人谨慎,笑容也更加小心翼翼……尽管他们百思不得其解,辰河宫凭什么诞生这么一位原始天才?

    追溯天余帝国的历史,也没有出过原始天才,更何况强横如斯的韩东。

    原始不是最终。

    此时韩东,太初可期。

    ……

    这一刻,原始星门中央,方盘内部的挑战仍在进行,原始争夺战快要正式结束了。

    方盘边缘,空气变得异常安静。

    韩东没说什么,只是有点惋惜的注视南象寸,没想到启动疯魔态还是没能击败这位南聖古国南象寸。

    他惋惜,南象寸则是心酸,委屈泪水隐藏在内心最深处,声音颤抖的问出口:“论境界,我是星光级巅峰比你强。论意识节点,我也比你多了数百。”

    “韩东,韩东!”

    “无论修炼境界还是天才程度,我高于你的,我全都高于你的!”

    南象寸拍了拍心口,闷声咬牙,恨不得捶胸顿足。

    身为高贵的古国皇子,南象寸人生第一次感到胸闷气短意惆怅但却无可奈何的微妙滋味。

    韩东:“……”他不知道怎么劝导人。

    “唉。”

    南象寸仰天长叹。

    真的不甘心!

    他输在了秘法方面,输给了韩东临时激增实力的秘法!

    他是南聖古国的皇子,向来不缺任何秘法,秘法不应该成为短处缺陷……因此在南象寸心中,平手就等于输了。

    “等等!”

    南象寸猛然叫道。

    韩东正在观察方盘内部,名额争夺继续进行,星光级天才依次挑战。

    听到南象寸惊叫,韩东奇怪的瞥了眼南象寸。便看到南象寸眼睛都红了,充满红血丝似得,嘴唇颤抖的盯着自己,似乎在呢喃着什么。

    “你怎么了。”

    韩东有点懵,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无非是平手而已,怎么好像天地都崩塌了,南象寸浑身发抖,情绪剧烈波动到了极点。

    别是失了智……

    人都不正常……

    韩东忍不住退后两步,与南象寸维持一定距离:“你没事吧?”

    “你,你,你。”南象寸磕磕绊绊的张嘴吐字,苦涩难掩:“我记得你还处于适应期吧?”

    “快了,快过适应期了。”韩东好心道。

    闻言,南象寸如遭雷击,无言沉默扎心了。

    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摸了摸心口,闭目养神,站在原地不动弹。

    韩东没有再开口,左右观察,扫过一个个瞄着自己的原始天才们,最后落在凰泉的雍容面容。

    “了不起。”

    凰泉破天荒的感叹,慨然传音。

    旁边得到冥闻碑参悟资格的恒宫级旦葫,也露出友善笑容,点点头:“韩东,佩服。”

    实力证明一切!

    假如不出什么意外,韩东升入太初星门只是时间问题。要知道升入太初星门何其之难,遍数全场,仅有凰泉与南象寸两人注定升入太初,如今多了第三位韩东!

    太初!

    人族天才的极限!

    古往今来,太初象征起始,太初天才必成强者!

    ……

    韩东依次微笑回应,看了看最后一场挑战,臣瑜与另外一个星光级争夺参悟名额。

    胜负分晓之时,决定名额归属。

    这场轰动薪火区、盛况空前的原始争夺战也要落下帷幕。

    方盘边缘,韩东看了会儿,然后才若有所思的感慨:“小时候,我以为世界绕着我自己一个人转动。”

    “长大以后才知道,世界这么大,从来不会围绕任何一个人转动。没有谁,能够永远独一无二……我碰到了启动疯魔态也不能击败的同境对手。但对于南象寸又何尝不是这般。”

    论境界,论天才程度,韩东相比于皇子南象寸,暂时还是逊色两三分的。

    只是。

    以后的路还长着,韩东不着急。

    他渐渐思考,转而想到:“假如疯魔态与命运轨迹有关……那么疯魔态应该算是命运轨迹的浅显应用,等日后,我接触到了命运之力或者对于命运轨迹具备更深了解,或许疯魔态将会变得更强。”

    疯魔态变强,注定升华。

    大概类似于升级换代,自行车变成曲速机,智能手机变成智能手机,可谓是脱胎换骨的升华。

    届时,疯魔态就得换个名。

    对……

    更霸气一点的名……

    韩东怔然遐想。紧跟着,他感到薪火区配备的标准联络器轻微振颤,发出嘀嘀的提醒声音。

    掏出来一看。

    联络器收到了两条信息,皆是来自薪火区智能核心的公式化标准信息。

    “嘀!”

    “尊敬的原始天才韩东,你的星门权限由九级升为十级,请留意权限变动的相关信息,详细内容如下……以上,请尽快阅读查看。”

    “嘀!”

    “尊敬的原始天才韩东,你的星门权限由十级升为十一级,请留意权限变动的相关信息,详细内容如下……以上,请尽快阅读查看。”

    目睹两条信息的内容,韩东皱了皱眉。

    星门权限竟然发生暴涨!

    众所周知,想要提升星门权限异常困难。除非通过原始星门的三重考核,才有机会提高权限。

    “照这么看来。”

    “我在原始争夺战的表现引起了薪火区注意,直接给我提升了两级权限。”韩东猜出事实,有点期待。

    等参悟冥闻碑之后,他再试着查询妹妹小茜的奇特体质。

    星门权限越高,可知信息越多,可以兑换的宝物也越多,这是好事。

    转动思绪,理清这些,韩东收起联络器,继续看向前方,臣瑜刚好赢得胜利并且拿到最后一个冥闻碑参悟资格。

    没等韩东细想。

    没等原始天才们欢呼庆祝。

    轰隆!

    一幅黑白画卷,浩渺如同乾坤日月的铺盖,习习展开,横亘虚空,卷起凰泉旦葫与韩东南象寸等人!

    “原始争夺战正式结束。”

    武贰世开口宣判,隐涵焦急。

    “各位。”武贰世扭头看向原始星门的诸多名师:“冥闻碑快要开封了,已经耽搁些许时间,我得立刻带着这些人动身前往。争夺战结束的诸多事项,就拜托你们处理了。”

    名师们点头应着。

    武贰世又嘱托两句,转身消失。

    天旋地转,空间改换,武贰世携带韩东等人直接来到原始星门的入口,冲出虚空之门,继续加速,前往薪火区之外的殿堂区域!

    “各位。”

    “时间有些紧迫……冥闻碑坐落在殿堂另一处,即将开启,你们有什么问题现在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