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 第三百六十章 柳生元和的目标与教育理念
    就算柳生元和是世界第一份人工智能逻辑的设计者,有时候也被现代人的脑洞所倾倒。

    前一段时间,他就听说赤旗这边,有一家公司从图像处理技术上,开发出智能照相功能——所谓的智能照相可不是指的智能相机,而是指通过智能软件,实时处理优化图像——实际上就是美颜相机之类的东西。

    所以现在网络上的照片和小视频,已经不能作为俊男美女的证据,靠这种智能图像处理软件,能把无盐谟母化为西施貂蝉。

    据说赤旗现在有一种新兴行业——网络主播,她们对于这种设备应用最为普及。

    与这种软件带来的傻瓜式操作相比,还需要自己动手的化妆术,倒显得是一门技术活了。

    现在更是出现了加工声音的设备,智能和声器这东西柳生元和知道,甚至这个开发项目当初也曾经报送给他过目——这东西一开始不叫智能和声器,而是叫做便携式声音纠正辅助器,是为了应用于喉咙嘶哑、或者是口吃患者使用的智能声音纠正设备,根本就不是用来帮助唱歌作弊的。

    不过很快,这玩意还没正式推向市场,就被未来机器人株式会社里的员工发现、并改造成ktv神器了——那帮技术宅男们唱歌多半不怎么样,发现这种可以转换声音的装备,动手改造倒是一等一的灵活。

    这种改造简单到什么程度?其实只要改动几个输出参数就行!

    无论嘶哑还是口吃、或者是五音不全,人的声纹都是由声带的生理构造决定的,只要记录下使用者的声纹特征,将使用者的意思完整表达出来,谁管你唱的是啥啊?

    其实最后输出的歌声,已经和具体使用者没啥关系了,只是由于声纹特征相同,所以听着好像是使用者唱出来的一样。

    就像火药最初真的是治病的药;威哥当年也是为了心脏病才开发出来一样,智能声音纠正设备被改造成ktv神器以后,销量远超当初的预设目标,这不,都卖到赤旗的云南来了。

    以前有一句话“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估计科技再发展下去,会改成“没有不能改变的人,只有不能缺少的设备”吧?

    ——————————————

    “嗨,柳生元和,明天你也和悦悦一起来吧,这次活动是昆明政府组织举办的旅游节活动,几乎所有昆明的旅游公司都会来参展的,你可以看到云南所有少数民族服饰,甚至还能吃到云南绝大大多数特色美食呢。”

    “对了,您酒量怎么样,到时候还有高山流水、酒水接龙大赛。第一名据说还有惊喜奖品!”

    “哦,那我倒要去见识一下。”柳生元和点了点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等莱拉妮和小樱一路吃过来,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有这种活动,自己去参加一下,开开眼界也好。

    不过,要是莱拉妮也被吸引过来,那酒量第一什么的,自己就不用想了——要论起酒量和食量,柳生元和除非动用太虚珠作弊,否则这辈子估计都赢不了。

    “对了,明天表演节目还缺人呢,你这么帅气,也来帮我们来冒充个白族小伙好不好?”

    刚进来的时候,白灵君还只是看到柳生元和的侧脸,已经确定这是个帅哥,可是此刻离得近了,才发现这哪里仅仅是个帅哥?

    他坐在那里,光是看一眼就让人产生舒适感——如果说人类也有模板的话,他就应该是男人的模板了。

    添一分嫌胖、减一分嫌瘦!

    白灵君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把这句话用在一个男人身上。

    “白姐——!”杨悦拖长了声音,老大的不高兴。

    “别担心小悦悦,姐姐有老公的,不会抢你男朋友。”

    “呃,我有妻子了——”柳生元和可不想引起什么误会,有话还是说在前面的好。

    “啊——真的假的?你多大了,怎么就结婚了呢,到法定年龄了吗?”

    “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法治的缺失?竟然有人对这么嫩的正太下手?我要义正辞严的说:放开那个正太,让我来!”

    “听说日本女性十六岁就可以结婚,估计在那边,像柳生这样年龄的人,结婚是合法的!”

    “呜呜呜,羡慕死了,我怎么没生在日本?现在都快三十了还嫁不出去?都是赤旗的政策耽误了老娘的花样年华啊!”

    “就是,以前说二八妙龄,就是指十六岁是咱们女人最美的年龄,结果现在二十二才能合法结婚,这要在古代,我们都是妥妥的老菜皮了!”

    “滚蛋,你一个人去当老菜皮,不要带上‘们’字,老娘还青春靓丽的很呐!”

    “啊,我还一直以为二八妙龄是指二十八岁。”

    “切,你大学是怎么毕业的,以后出去不要说是厦门大学毕业的,母校的招牌都被你砸了。”

    “我是学计算机的,又不是学文学的。”

    进来的这一群人中男的只有两个,女的到有五六个,大家七嘴八舌的笑闹起来。

    柳生元和今年虽然二十九了,即将步入中年人行列,可是他脸嫩啊!光是看这张脸,谁都不会以为他超过二十岁。

    ——————————————

    花旗,华盛吨。

    “下面请新任花旗教育部长——史蒂文*莱特先生发表就职演说。”..

    白殿内,专门供内阁成员举行就职典礼的礼堂中长枪短炮,各路记者济济一堂。

    一名男子步履从容的走上讲台,他先是拿出一份讲稿,犹豫了一下以后,又把讲稿放在讲台上,目视台下的记者,开口说道:

    “先生们、女士们,本来我这里有一份精心准备的讲稿,这份讲稿是我和我的团队用一个月时间反复修改,确保没有任何疏漏以后才最后定稿的——我可以保证,它的内容能够让方方面面所有人都满意。”

    “然而,这篇讲稿不会让我满意!”

    “花旗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从两百年前到现在,我们一直是伟大的国家。但是我现在要说,再过五十年、不,也许再过三十年,花旗就会落后于这个世界,失去伟大的资格!”

    史蒂文*莱特说道这里,停了下来,他站在讲台上,用锐利的眼神扫射台下,就好像白头鹰在挑选他的猎物。

    底下的记者们一片哗然。

    ‘花旗是个伟大的国家’这句话在每一位内阁成员发表就职演讲的时候都会被提起,半点都不稀奇。但是谁敢说‘花旗的未来将不再伟大’?那不是找抽吗?

    “莱特先生,请问您这句话有什么依据?”有一名记者举手提问。

    “这位先生问的好!”史蒂文*莱特手指着提出问题的记者,说相声的人就怕没有捧哏。

    “在两百年前,花旗还是欧洲列国的殖民地,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我们为什么要独立?”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这句话不用我向大家解释出处。从那时到现在,《独立宣言》一直指导着我们,让我们牢记花旗政府成立的目的,那就是保卫每个人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时间飞逝,两百年过去,当时为争取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而独立建国的花旗开国者们,一定难以想象如今世界的发达程度。

    现在能够支撑花旗继续伟大的,不仅仅是每个人保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基本权利,还有科技发展!

    我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这五年来,花旗的年国民生产总值翻了将近一倍,年增长率超过%。”

    “这听起来很美好,是吗?但是作为花旗在世界上的主要竞争对手,亚共体的国民生产总值在这五年中增长了多少?他们增长了209%,他们翻了两倍!”

    “为什么?因为他们应用人工智能比我们更广泛,比我们更激进,他们甚至将人工智能引入警察系统、政府系统,他们的人民有更公正的执法体系,政府工作效率更高!”

    “有人会说,亚共体大规模投入人工智能的代价是这五年来失业率节节攀升,那么我这里还有一份数据——亚共体这五年来,在研发领域从业人员人数增长了百分之三百二十,翻了三倍还多!而他们的失业率只翻了两倍!”

    “再回头看看我们,花旗这五年来的失业率,嗯,五十步笑百步,我们的失业率比亚共体的确低了九个百分点,可也翻了一倍半。

    可大家要知道,花旗有伟大的欲望之主的眷顾,有欲望牧场在托底,真正失业而造成生活困难的花旗人民,他们有一块最后的净土可以去。

    如果把这些人都统计进去,我们的失业率翻了三倍都不止!”

    “而与之对应,我们在研发领域从业人员增长了多少呢?百分之十九!是的先生们,你们没有听错,百分之十九,连亚共体在这方面增长的一个零头都不够!”

    “是我们的企业不需要研发了吗?很遗憾,不是,我不止一次的听到有人——比如说高科技巨头凯勒布先生——抱怨说,现在想要找到一名优质员工是如何困难。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凯勒布先生甚至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从中学,他们就开始赞助他们看好的学生,为这些学生提供助学贷款和生活资金,为的只是让这些学生毕业后来凯勒布先生的企业工作。”

    “很多人认为凯勒布先生是慈善家,可在我看来,这完全是无奈之举——花旗最优秀的年轻人,择业的第一选择是律师和金融家。

    而亚共体最优秀的学生,择业的第一选择是研究员和工程师,这就是我们的区别。”

    “西班牙是世界上第一个全球帝国,当西班牙选择以金融业为中心的时候,他被完成工业革命的英国取代了;

    英国曾经是世界中心,当他选择以金融业为核心的时候,日不落帝国被完成工业体系建设的花旗取代;

    花旗现在是世界上最强的国家,而我们现在正走在西班牙和英国的老路上——工业外移,金融业主导整个花旗,最精英的人才涌入华尔街和律师事务所。”

    “醒醒吧各位,金融业当然好,但是以金融业为核心的国家,注定是不能继续伟大下去的。

    推动国家、推动世界进步的永远不是金融业,而是扎扎实实的基础工业、航天工业、计算机业、建筑业、甚至是农业,这些产业进步后面,是一座座研究所,是一所所大学、中学和小学,是知识的传承、积累、突破和转化!

    有人说知识就是金钱,我呸,我说这侮辱了知识!

    假如说有一天,天外飞来一颗小行星将要撞击地球——航天局的朋友们给我介绍了这种可能性。

    根据他们统计,直径两公里以上的小行星与地球相撞的几率,大约是50万年左右发生一次;直径超过00米的小行星的撞击,每一万年就有一次。直径超过公里的小行星将每隔数十万年和地球相撞一次,直径大于公里的小行星将每隔数亿年和地球相撞一次。

    203年可能就会有一颗小行星将撞击地球,他们把这颗小行星成为“阿波菲斯”,它的危险等级在有史以来发现的小行星中最高,它和地球在203年的相撞概率高达37分之一!!

    知识和航天工业的发展可以拯救我们的世界,钱能干什么?

    我们的世界不是建立在华尔街的金融数字游戏上,而是建立在扎扎实实的知识积累和物质基础上。

    抬头看看你们头顶的天空,地球在宇宙中不是孤立的。它会受到攻击、会受到伤害,我们不是恐龙,我们能够看到这种危机。

    然而我们准备做什么?我们做了什么?恐龙幸运的在地球上生活了两亿年,才迎来的毁灭的一天,我们难道也要等到毁灭日到来的那一天,才为现在的无所作为后悔吗?

    人工智能推广是大势所趋,不是任何人、任何政府能够扭转。但是在人工智能推广过程中,我们不但消失了很多岗位,同时产生了很多岗位。”

    “遗憾的是,我们消失的岗位被人工智能所替代,但是那些因为人工智能所产生的岗位——如算法编写、传感器研究、新材料研究等——却没有足够的人手去填充。

    为什么?因为这些岗位要求高,高到什么程度?这些岗位至少需要一名合格的、本科毕业的、真正有志于研究的年轻人才能胜任。”

    “国家的未来在于教育,这句话也许在场的记者先生们感受还不深刻,但是我敢说,我们国家任何一家高科技企业的老板都深刻明白这一点——从各所大学收到捐款的数额和捐款人名单大家可以毫无疑问的确定这一点。

    我们的教育制度需要改革,我们政策倾向需要改变,花旗的未来不是靠你们、不是靠我、甚至不是靠现任总统约瑟夫先生可以撑起来的,而是靠花旗下一代年轻人,是靠我们的教育体制撑起来的。”

    “在这里我要宣布,花旗教育部要与欲望牧场全面展开合作,我们的培养对象不再是一小部分精英人才,我们要培养的是整整一代人,那些家境富裕的‘精英人才’们,让他们去读私立学校吧。

    我们要为所有花旗的孩子,提供一个良好的、公平的教育环境——我们要引入亚共体的考试制度,大量建设寄宿制学校和严格的校园管理制度,为孩子们竖立起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赚钱不是第一位的,甚至不应该作为人生成功与否的衡量指标。

    学习、研究、创造、建设!

    推动人类文明向前发展,直到走向星辰大海,这才是每一位花旗学子应该追求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