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侠系统 > 第九百三十七章 与自己为友
    声音似男非男,似女非女,响彻在珠宝店的每一个角落。

    “装神弄鬼。”

    石小乐一记剑指点出,虚空如玻璃般裂开,竟从中掉出一个人来,穿着员外服,面庞白皙滚圆,唯有一双眼中透着精光。

    “公子好功夫,绿豆佩服。”

    员外服男子笑眯眯道。

    石小乐却奇了。

    他如何看不出,整个珠宝店笼罩在一层神关境阵法之中,可以他的剑势,轻易就能破之,但对方似乎不受影响。

    “公子,这是我的地盘,只有天王老子才能管。”

    员外服男子笑意不改。

    石小乐却不信,这次动用了三成功力,岂料剑气刚出,就被湮灭。

    五成。

    七成。

    均未建功。

    石小乐的脸色出现了变化,感受着莫名的气息“你叫绿豆?”

    “不错,因为我的眼睛很像绿豆,所以天王老子就这么叫我。”

    “天王老子是谁?”

    “他当然是我的主人,也是烟雨小城的主人。”

    石小乐打听过烟雨小城的情况,从未听过此城有主,更不曾听过什么天王老子,心中越发疑惑。

    绿豆傲然笑道“每个人进入烟雨小城,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同的。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见到我,听到主人的大名。我可以做主,将这枚红珠子送给公子,但公子必须帮我去城东的王家铁铺,取回我的狗。”

    对方的话莫名其妙,但也让石小乐意识到,烟雨小城被一方神秘势力霸占了。

    “我为什么要答应?”

    “我从不强逼。”

    说罢,绿豆竟消失在虚空中,连那枚红珠子都不见了,只留下一道声音“我们的交易,随时都存在,直到有下一个人来。”

    石小乐古怪地出了店,先前的客栈,酒楼,可都没有出现这种异状。更惊人的是,当石小乐试图走出烟雨小城时,发现自己被困住了!

    以他的精神力,竟都无法发现破绽,无论怎么走,始终在城中街道打转。

    “我被看上了,所以被困住?那么之前进入的人,定也有一部分与我一样,既然消息没有泄露,代表他们都没有走出来?”

    心中一沉,石小乐忍不住摇头苦笑,这可真是飞来横祸,不过事到临头急也没用,想了想,他还是朝城东走去。

    半个时辰后,石小乐看到了一家破败的店面,上面刻着四个大字——王家铁铺。

    “你是绿豆派来的?”

    王家铁铺内走出一个半边脸长满刀疤的男子,盯着石小乐的眼睛满是冷色,在他身后三尺处,一条黄毛大狗被铁链拴着。

    “他请我帮忙,取回他的狗。”

    石小乐观察着对方,这一看不得了,他惊骇地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看穿对方的修为。

    “你的手摸了我老婆的脸,所以我夺了他最爱的狗,回去告诉他,拿臂换狗。”

    刀疤男子说完,便转身返回店内,刚走几步,豁然回头“还不快滚,我刀疤老六的脾气不太好。”

    一股滚滚杀气扑面而来,刚冲到面前,就激起了石小乐体表的剑势,嘶啦声中,被切成两半。

    “还敢反抗?”

    这举动似乎激怒了刀疤老六,纵身一跃,狠狠一拳头挥向石小乐。

    石小乐不敢大意,连忙拔剑出鞘,可拳劲临身之时,他才发现依然低估了对方。那股拳劲好似尖锥中透着尖锥,风劫剑气居然被生生洞穿,石小乐侧身一避,拳劲冲天而起,将远方天际都打出了一个窟窿。

    “多有冒犯,在下告辞。”

    飞身后退了数千米,石小乐收回视线,抱拳离开,也掩去了眼帘中的光芒。

    “哼。”

    刀疤老六只是冷笑,不知为何,没有追出来,回了王家铁铺。

    当石小乐道出刀疤老六的意思后,绿豆冷笑不止,直斥其痴心妄想,顺带着连看石小乐的目光都轻鄙了几分。

    “没本事的东西,浪费我的时间。”

    绿豆大手一挥,珠宝店内突兀冒出了一道道光刺,不等石小乐反应过来,就将他困在了中间,任凭石小乐怎么挣扎都无用,隐入虚空。

    可怪异的是,石小乐竟能看到外面的场景。

    更怪异,更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半个时辰后。

    一位面色蜡黄,腰悬长剑的中年人走入珠宝店,其形貌,竟与易容后的石小乐如出一辙。就连接下来的对话,都像是复制一般,再之后,那人也被绿豆关押。

    “你是谁?”

    “你是谁?”

    两个石小乐照镜子一般,连眼中的惊疑都同时出现。

    阵法?幻境?

    都不对。

    因为利用之前的时间,石小乐已经看穿了此地的巅峰虚元境阵法,并找出了破绽,而幻境本质上与阵法相同,更瞒不过他。

    可他仍破不开这该死的囚牢。

    “我明白了,这是一个可怕的梦境,从踏入此地开始,我们便开始了循环,无始无终。你以为我是你,是你的延伸,孰不知,也许你才是我的延伸,无始无终,始便是终。”

    对面的石小乐语气轻淡,却振聋发聩。

    石小乐自然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连他都搞不清楚,究竟谁才是谁。

    接下来,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不断有石小乐被关押进来,发出疑问,到了最后,石小乐只觉得自己的意念被撕成了数百份,化成了数百双相同的清冷眼睛。

    “我有办法了。”

    一位石小乐突然拔剑,抹向自己的脖子。

    众人不解,而后齐齐动容,是了,如果死到只有一个人,谁始谁终,便见分晓,也能中止这可怕的一切。

    但就像是触发了另外一个轮回,依旧出现了许多个石小乐,且最终所有石小乐死到只剩一个,循环往复。

    之后,石小乐想出了许多办法,但情况越来越糟,任何改变都不能阻止这噩梦般的一切,只会令其更加复杂。

    渐渐地,纵是石小乐修养过人,也开始感到烦躁,继而癫狂,癫狂之后则是冷寂。

    他素来清冷的眼眸变得通红,眼神如同一个半清醒半昏迷的疯子,那是一种近乎于刻骨铭心的绝望。

    “向我臣服,我可以放了你。”

    这一日,绿豆笑眯眯地出现在诸多石小乐面前,以一种俯视的目光看着他们。

    没有人能承受这样的折磨,铁人都不行,事实上,坚持到现在,石小乐的表现已经大出了绿豆的意料。

    “你是我看重的人,也是天王老子看重的人,在你之前,有三个人投入我门,皆得重用,但你比他们更出色。”

    绿豆慢悠悠说道,已然将自己当成了不吝赏赐的胜利者。对他来说,举荐贤才本也是一大功劳。

    “臣服?我时刻都是自由的,谈何臣服?”

    突然间,诸多石小乐同时抬起了头,眸光中的绝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讥诮。

    绿豆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你从一开始就说了,这是一场梦,而你看到的,利用的,只是我的欲。我自己才是那个最大的敌人。”

    诸多石小乐纷纷消失,只留下一位。

    “多谢你们营造的这场梦,其实所有的困难,都是我臆想出来的,表层意识,永远敌不过潜意识,而你们做的,便是在引导我的潜意识,让我与自己为敌!我到现在才真正明白,人最重要的是谅解自己,与自己合作,才是面对任何困境唯一的出路。”

    “不可能!”

    绿豆面无人色。

    “刀疤老六打我的那一拳,太过古怪,那时我就直觉到,即便我让他打中,也不会受伤,如今想来,该是我的潜意识本能示警。而你的出现,是我自己设定的一个关卡,自救或堕落,全在一念之间。”

    石小乐定定地看着绿豆“我赢了!”

    噼里啪啦。

    眼前景象如镜面破碎。

    石小乐完好无损地站在珠宝店,手中拿着一颗红色珠子,什么绿豆,什么刀疤老六,全都消失不见。

    “原来时至今日,我心中仍有如斯杂念和畏惧,裹缚我前行。”

    石小乐长舒一口气。

    他之所以能清醒,除了对绿豆和刀疤老六产生怀疑外,另一个不轻不重的原因是,在一次次折磨中,他的幻之武道竟突破到了九成巅峰,距离十成只差半步之遥,更为清晰感应到了真与假。

    握着手中的红色珠子,石小乐笑着将之收起,不知道集齐所有颜色的珠子,会有什么收获。

    还不等他压住欣喜,突然间,地面轰隆一声往下坠,等到平稳之后,石小乐走出珠宝店,这才发现,烟雨小城居然大了许多倍,一眼望不到边!

    ……

    “咦,有人通过了梦武魔帝的考验?”

    一处墙壁斑驳的深宅大院里,一位倒在摇椅上的少年神情微愣,旋即露出笑意。

    “主人座下十二大将,要数梦武魔帝的考验最难,不过还只是第一层。”

    身旁随侍的小厮道,虽为小厮,但他的气场竟比许多江湖巨擘更强十倍。

    “本座倒是希望,有人能通过梦武的所有考验。如今十二大将之门,只剩三门未开,呵呵,那些江湖势力处心积虑多年,倒是没令本座失望。”

    少年淡淡道。

    “主人请放心,听说那几个势力,此次都叫出了门下最杰出的弟子,准备全力冲击剩下三门,得到此地最大的秘密。”

    小厮声音平静,唯有男子听出他语气中的邪恶与幸灾乐祸。

    “秘密,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