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仙声夺人 > 第617章 鬼魂
    离开容国的容娴漂浮在半空中,她低头看着脚下的土地和气运澎湃的浩然江山,不免微微叹了口气。

    她的身体真要留给那位乌尊作吗?

    总觉得刚刚离开就后悔了呢。

    但容大佬却从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出尔反尔的人呢。

    她身影轻轻飘动,如青烟云雾,朦胧含蓄,刚准备返回去时却蓦然顿住了。

    “……你是刚刚死的吗?”一道迟疑的声音忽然传来。

    容娴支着额头,微微侧头看过去,看到一位身穿青袍的儒生正捧着一朵莲花站在不远处的树后面。

    “你看得见我?”容娴慢吞吞道。

    儒生弱气道:“看得见,不过看不大清楚。”

    只能看到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儿,穿着很讲究,举止也高贵优雅,就是脸长什么样朦朦胧胧的。

    “颜睿。”容娴慢条斯理的唤道。

    颜睿下意识应道:“嗯。”

    随即他猛地反应过来,震惊道:“你你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认识?”

    “唔——”容娴漫不经心的发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单音节。

    她的记性还没那么差,当然认得颜睿是谁。

    毕竟颜睿手上捧着的还是她的莲花呢。

    看样子,颜睿已经将这莲花炼成了他的法宝。

    “我们见过的,先生的学识很让人敬佩。”她纯良的一笑,从虚空中落下,她的声音清亮中带着一丝年轻的朝气蓬勃,很容易让颜睿心软。

    毕竟修士都是按修为看辈分,而不是看年纪。

    但真正遇到一个纯良稚嫩又年轻的好似傻白甜一样的‘孩子’,很难不心软下来。

    颜睿目光落在她飘忽的魂体上,手掌轻轻拂过莲花,莲花上顿时迸发出一道柔软的光芒。

    这丝光芒直直扑向容娴,并与她融为一体。

    而让人为之讶然的是,这光芒入体后,容娴的魂体竟然凝结了许多。

    颜睿看到这一幕,欣慰的笑了笑。

    尽管他依旧看不清这姑娘的面貌,但好歹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只要每日帮这姑娘凝聚一次魂体,一个月后,他便可以清楚的看清这姑娘的长相了。

    颜睿想到这里,认真的询问:“不知姑娘如何称呼,是、是怎么死的?”

    魂体在这满是修士的外界中乱跑十分危险,一不注意便会被邪修抓去炼成器灵。

    更何况这姑娘魂体虽弱,却干净的没有一丝因果牵连,对于某些修炼灵魂的修士或者邪修来说,这可是上好的材质。

    颜睿一想到这姑娘傻傻的什么都不懂却在外面横冲直撞,便不由得担忧了起来。

    容娴伸手抚平衣袖上的褶皱,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服饰华贵无比,面上一派天真烂漫:“你可唤我藜芦,我不记得自己怎么死的。”

    她说起话来语调都是轻松欢快的,好似完全没有意识到死亡对她来说所代表的意义。..

    颜睿神色纠结了起来,他斟酌了下说词,问道:“那你还记得什么?若没有未了遗憾,怎会停留在人间?”

    容娴语气带着一丝莫名其妙:“为何没有遗憾就不能留在人间,不留在人间,我没地方可去。”

    顿了顿,她以一种古老贵族咏叹的腔调说道:“我由黄泉冥府而来,前往三十三重天界,如今正路过人间。”

    颜睿、颜睿哽了下,这才道:“你说的我差点就信了。”

    容娴颔了颔首,单纯无害道:“信了就好,毕竟我从不说谎。”

    颜睿:“……”

    不知为何,他觉得藜芦的这句话就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他轻咳一声,忙在心中向圣人告了声罪。

    在心中非议她人实不是君子之风。

    他缓了下,若无其事的问:“藜芦姑娘要去何处?”

    容娴沉吟道:“这大概是我听过的最复杂的问题了。”

    颜睿无语,问一句去哪儿到底复杂在哪里了?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容娴施施然道:“我不想告诉你我想去哪儿,但你也知道我是一个从不说谎的人,基于这个前提,你问出让我不怎么愿意回答的问题,实在让人为难。”

    她语调的尾音带着小烦躁和困扰,似乎真被颜睿给难住了。

    颜睿觉得自己的温润如玉保不住了,他强忍着没有露出狰狞的面孔:“你直接告诉我‘不想说’三个字很难吗?”怎么就那么啰嗦。

    容娴有几分意兴阑珊:“哦。”

    颜睿又被哽了一下,他想了想,觉得跟个小姑娘怄气实在太幼稚了,且他还放心不下小姑娘一人在外:“藜芦可以不告诉我要去哪儿,但还请允许我陪同,毕竟你一个姑娘家独自一人在外很危险。”

    容娴嘴角翘了翘,眼神诩诩生辉,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虽然你我这是第二次见面,但看在你次次对我一片赤诚,忠肝义胆,我便勉强同意你跟着做个跟班了。”

    她长身而立,那纡尊降贵的德行让颜睿脸皮抽了抽。

    这姑娘家里的人就是这么教她用词的吗?

    完全不顾语境和场合乱用,让他尴尬的同时,心中还生出浓浓的哭笑不得之感。

    罢了,不过就是个小姑娘。

    “多谢藜芦姑娘。”颜睿纵容的附和道。

    容娴三分真七分假的喟叹道:“我就知道自己绝世不可方物,没人能拒绝得了。”

    颜睿轻咳一声,假装没听到她这么不要脸的自夸。

    因为颜睿的配合,他们还是一起上路了。

    啊不,是一起赶路。

    方向是西极部洲,那个传说有小灵山的极西之地。

    颜睿不解道:“姑娘去那里作甚?”

    容娴十分严肃道:“我有一个仇人,必须要请小灵山的圣僧出马才行。”

    颜睿沉默了片刻,说:“不是我泼冷水,以西极部洲和北疆部洲之间的距离,等咱们赶到,怎么着都得三年后了。”

    容娴飘忽的动作一滞,她先是露出茫然之色,既然震惊道:“居然这么远?!”

    颜睿无奈扶额,自跟上这姑娘后,他最多的感情就是无力了。

    “怎么可能不御远,那可是跨洲了。”颜睿没好气道。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若你能达到无极剑宗宗主或者曾经剑帝的境界,那才有撕裂空间的能力,在短短一瞬到达另一个部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