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随身带着王者峡谷 > 第三百九十九章 逆徒
    这里是第五阁腹地,今晚又是自己突破的重要时机,方圆百里都在第五阁众多至强者的严密监控之中,可此时,一名区区战将境小子,却悍然突破禁区,降临此地,这让姚诗雨如何不慌乱。

    “庄周梦蝶,幻化万物,可解万般控制,可消一切心魔……”

    朱俞背负着双手,脸上露出自信的笑意,淡淡开口,颇有一种高人降临,指点江山的气势。

    而实际上,朱俞心脏早已如同鼓擂,血脉喷张,脸上笑容看似平静,实则双腿都在颤抖。此刻姚诗雨和其距离不过数米,对于一名掌控一阶强者而言,如此短的距离,一个念头,就能让朱俞生机断绝。

    “我……唔……”

    无尽乳白色的天地元气自四周疯狂汇聚而来,瞬间将朱俞淹没,在其体外,有恐怖的天气元气漩涡正在形成,其话语变成一堆模糊不清的之声。

    “嗯?”

    姚诗雨秀眉轻皱,杀心已动,此人嘴里说着是有大礼送上,实际上却干着掠夺资源的勾当,自己正直突破,对方竟然在旁边抢夺天地元气,其心当诛!

    素手轻抚,琴音起,天地赫然色变,以姚诗雨为中心,道道琴波横扫而出,所过之处,连空间都被切割开来。

    “唉~”

    远处,高空之上,两道正极速而来的身影中,其中一道蓦然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叹息声落,一道无形的屏障出现在姚诗雨周身,囊括周边百米距离。

    姚诗雨突破被打断,此刻赫然已经被心魔侵扰,琴音不再是之前的辅助之音,而是杀伐之音,若是任由其扩散,恐怕正片紫竹林内,无数姜家弟子都要遭殃。

    姜重文双目微闭,脸上隐有不舍之色,他撑开屏障,只是护住了外面的姜家弟子,而朱俞却在屏障之内。

    姚诗雨心魔已起,若是不斩杀朱俞,恐怕会影响其此次突破,一个是第五阁序列排名第一的弟子,一个是新晋弟子,虽然天资秉然,构筑出百丈洪炉,但两者相比,孰轻孰重?

    琴音横扫而来,眨眼便至,元气漩涡之中,朱俞眼皮直跳,他能感觉到外面浓烈到极致的杀意,此刻浑身汗毛炸起,那是死亡临近的警兆,是生物的本能反应。

    空间出现波动,朱俞身前,两道身影瞬间凝实,魔道傀儡首当其冲,其本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加之实力已至掌控境,虽然只是掌控一阶,但也足以抵挡姚诗雨的攻击,护得身后朱俞周全。

    而魔道傀儡身边,还有一人,凌空而立,黑色衣衫随风鼓胀,赫然是手持钩锁,随时准备勾人锁魂的钟馗。

    元气漩涡内,朱俞嘴角露出一死若有若无的笑意。

    私自闯入姚诗雨突破地,甚至干扰到对方突破进程,这种作为,放在姜家中,被灭杀千百次也是死不足惜,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百丈洪炉本就消耗极大,想要突破一个层级,每走一步都比登天还难,此次机遇百年难遇,他自然不会放过,哪怕是逆天而行,也要硬着头皮走下去。

    “有着庄周大招辅助,对于姚诗雨而言,也不算亏待了其,至于……后面的麻烦……突破战王境后,再做打算……”朱俞脑中念头一闪而过,下一刻,其意识已经完全沉浸,全力准备突破。

    …………

    黝黑的空间裂痕横扫一切,在抵达朱俞前方时,却被魔道傀儡的身躯轻松抵挡,两者想碰,裂痕无声消散,而魔道傀儡坚硬的身躯上只是留下了数道微不可见的痕迹,眨眼间便已被自动修复。

    “咦?!”

    姚诗雨口中轻咦,秀眉上挑,她感知到魔道傀儡和钟馗的存在,心中不由得一凉。

    本以为只是一名莽撞的战将境小子,不知死活闯入自己的突破地,可现在,对方身边却无声无息出现了两名强者,即使是傻子,也能意识到,此事是早有预谋,目的极为明确,就是打断自己的突破进程,甚至是……诛杀自己。

    姚诗雨心跳如鼓擂,原本光洁的额头此刻不断渗出豆大的汗珠,美目中已经有绝望之色弥漫,能够踏入掌控境,其心性本已打熬到万般坚固的地步,但面对如此凶险的时刻,生死就在一瞬,没有人能做到真正淡然处之。

    在她的感知中,无声出现的两道身影,其中一人实力和自己相当,在这个时候,对方若是全力攻击,自己必死无疑,而另外一人,虽然实力只是战王境,但那道虚空身影给她的压力,比之那掌控一阶强者更甚。

    冥冥之中,她有一种直觉,若是被那虚空身影手中所持的钩锁勾中,自己将十死无生。

    “逆徒!”

    远处,高空之上,姜重文面色一变,一向和善的眼中赫然有惊天杀机闪过,惊得旁边一同坐镇的众多强者纷纷后退远离。

    姜家,姜重文,性格温厚,墩善淳朴,但很多姜家老人都很清楚,这位“老好人”,实则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杀人魔王。

    “呵呵!逆徒,老夫真心待你,处处护着你,可如今……你自己找死!怪不得老夫……”

    姜重文喃喃自语,面目狰狞至极,和平日里和善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他早已知晓,朱俞身上有很多隐秘之处,甚至对方私带外人进入姜家,他也隐隐知晓,但还是替其挡下戒律处来人,撇开对方的惊人资质不谈,师徒情意,可见一般。

    有恐怖的意志从天而降,笼罩朱俞全身,对于意志的主人而言,只需一个念头,就能让朱俞,包括其身边的两人瞬间死亡。

    “可惜……”姜重文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色,不知是在心疼即将死在自己手中的徒儿朱俞,还是在可惜姚诗雨突破被扰。

    “是我在梦中邂逅了这个世界,抑或世界原本就是我的梦?”“蝴蝶是我,抑或我就是蝴蝶?”

    “从有记忆起,我所梦见的一切,最终都能从无中生出有,化为现实。这或许是很了不起的能力,但旁人都以异类的眼光看着我。我空想出了庞大的异界,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安放它。”

    “在梦里,我曾经化身大鹏,飞往九万里的高空。从那里,可以看到世界浮沉于星海之上,渺小如同沙砾。它们诞生,发出夺目的光彩,转瞬之间又消失掉。”

    恍惚中,紫竹林深处,突然有梦呓声响起……随之出现的,还有一圈圈淡蓝色的空间波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