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随身带着王者峡谷 > 第四章 人都会变
    一顿饭吃了近十分钟,这还是朱俞尽量放慢速度的结果,按照他之前的习惯,就餐时间绝不会超过五分钟。

    十名侍女麻利的将餐桌撤走,门外,两名身披皮甲的壮硕汉子如同两座铁塔般站立在房门两侧。

    “父亲知道了?”

    朱俞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从他支开小雯时,就知道自己清醒的消息瞒不了多久,加上如此大张旗鼓的用餐,若是自己那位“父亲”不知道,那他才应该感到奇怪。

    “大人在书房等您!”

    见朱俞站起身来,门口左侧站立的汉子弯腰道。

    “知道了!”

    朱俞面色如常,抬脚向外走去,一双柔夷从后面搀住了他的胳膊,朱俞转头,正好看到小雯坚毅的眼神。

    “谢谢!”

    朱俞对着身后的妙人眨了眨眼睛,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知道他丧失了许多记忆的目前只有小雯,对方能在这时搀扶住自己,显然是想到自己已经不记得去书房的路。

    一道红晕自小雯脖子升起,弥漫整个脸庞,强忍着没有垂下脑袋,继续搀扶着朱俞向前走去。

    “不要慌!一切有我!”

    感到手臂上轻微的颤抖,朱俞伸出左手拍了拍对方的小手,小声说道。

    “是!……三哥……小雯不怕……”

    这一拍,小雯脸上的红晕更盛,几乎到了鲜艳欲滴的程度,但同时,其身体的颤抖也逐渐停了下来。

    朱俞嘴角微微上扬,曾几何时,自己竟然也有红尘相伴,前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荒山野岭的训练基地中,每日同处的也全都是清一色的热血雄性,此刻被小雯紧紧贴着,感受着身边软腻的触感,他甚至有些控制不住体内的气血。

    “哐哐……哐……”

    背后的脚步声整齐划一,铿锵有力,朱俞不由得心中暗赞,仅仅两人,却硬生生走出了一个连的感觉,如此严明的步伐,可见其背后的部队战斗力绝非一般。

    一路走过,朱府给朱俞的感觉就是奢华,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应有尽有,四通八达的走廊更是雕龙刻凤,大量身穿皮甲的壮硕军士守卫其中,颇有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感觉。

    “战斗力0.3”

    朱俞看向一名如同雕像般站在走廊拐角的军士,在其胸口,漂浮着一个绿色的微缩的数字,0.3。这是系统的附带福利,可以查看现实世界不高于宿主两个等级生物的战斗数据。

    朱俞突发奇想,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却看到了一个绿色的0。

    “还真是不客气!”朱俞撇了撇嘴,心中失落自然不提。

    殊不知,在其走过之后,那名站在拐角的军士眼底蓦然闪过了一丝骇然,就在刚刚朱俞看他的瞬间,他内心竟然产生了一种荒谬的感觉,那种感觉,就仿佛自己赤裸裸的呈现在对方眼中,没有半点秘密可言。

    “怎么会?……肯定是错觉!……三少爷……连武者都不曾成为……对!……肯定是错觉!……”

    那名军士喃喃自语,眼中还残留着恐惧,那是对未知的恐惧,是高等生物的本能。

    实际上,此刻内心恐慌的不止他一人,朱俞一路走来,几乎把路过的军士挨个看了一眼,此刻,大多数军士都处于一种骇然的情绪当中。

    而此时,朱俞正站在一个小院门口,在他身后,两名军士停下来脚步,站立在小院门口两侧。

    “三哥,小雯只能在这等您,进去直走,就是书房!”

    “知道了!”

    朱俞点头,回头朝着小雯露出笑脸,再回头时,深吸了一口气,毅然走了进去。

    一步踏进,朱俞眼角蓦然颤了一下,院子右边的空地,在外面看不到,但进来后却看的清清楚楚,此刻十几名或老或少或男或女的人,介是被五花大绑,每个人身后都有两名军士,将其牢牢按在地面上。

    “这是……下马威?”

    朱俞想过会遇到的各种情况,但唯独没想到,一进来就遇到这种场面。而更令他尴尬的是,自从踏进这个院子,被按在地面的男女老少全都抬起头来,死死的瞪着他,可以说,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他恐怕已经被这群人杀了数百次了。

    “莫名其妙!”

    朱俞晃了晃脑袋,下一秒便将这些人恨不得将他扒皮吃肉的目光直接无视,他前世本就经常赴边境执行特殊任务,手刃的敌国特工也有不少,那些人死亡前各种恶毒的目光和咒骂比之右边这十几人更盛,他早就习以为常。

    “朱俞小儿,这次是我等运气不济,竟让你苟活下来……可惜!……可惜啊!”一名白发老者抬起脑袋,仰天嘶吼,大有扑将上来,将朱俞生撕活剥的意思。

    “哈哈哈……不过一个废物而已,还有两年时间……两年后,没有老东西撑腰……整个朱府都要消泯……”又一名中年汉子惨笑道。

    朱俞本已经走到了院子正房门口,小雯说过,这里便是书房,这具身体的父亲,朱正德现在就坐在里面。至于外面这群人,他并不感兴趣,但现在听到两人的嘶吼,他突然明白了其中的一些事情。

    “这些人……十有八九就是之前毒害“我”的存在,只不过东窗事发,现在被绑在这里,看这架势,应该是命不久矣!”

    朱俞内心有些复杂,按理说,他似乎应该感谢这些人,如果不是他们,前身就不会出事,自己也没有机会占据对方的身体重生。他收回推门的动作,转身走下台阶,缓步走到了跪在地面的十几人身前。

    “朱俞小儿!你还敢过来……废物……你这个废物!……”

    朱俞的走近显然刺激到不少人,数个白发老者和成年男子顿时目眦尽裂,破口大骂,倒是旁边的几名妇孺此刻没有过激反应,只是低头哭泣。

    “枯燥!”

    朱俞眉头微皱,目光扫过地面众人,明面上,这些人是他的生死仇敌,但暗地里,谁又知道,自己能站在这里,也有这些人一份功劳。

    朱俞蹲下身子,视线和一名骂的最凶的白发老者平齐。

    “朱俞你……你个无耻小儿……”

    老者双目充血,从嘴中挤出一句话来,却见朱俞面色如常,目光更是平静如水,便再也骂不下去,在其眼中有疑惑闪过,记忆中的朱俞似乎不是这个样子。

    “难道是被乌蛟蛇毒影响,转了性子?”老者胡须抖动,心中气急,本想拼死也要给对方留下终生的阴影,但现在看来,对方属实没有半丝恐慌的意思,甚至,甚至对方眼中,还有一丝怜悯的意味。

    老者仔细注视着朱俞的眼睛,终于确定对方目光中确实包含着怜悯,内心翻腾,气血逆行,血水不断自嘴角溢出。

    “一十三人,男女老少皆在!”朱俞终于开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一支血脉,人数也不过如此,生命可贵!可怜这些孩子,还没有好好享受大好人生,我若是你……剩下的时间……会好好和家人至亲话别!”

    朱俞轻轻拍了拍面前老者的肩膀,站起身来,转身向书房走去。

    身后,哭声四起,而那名白发老者则是目瞪口呆,半晌,一口夹杂着内脏的鲜血自其口中喷涌而出,紧接着整个人已经瘫软下去,竟是生生被气死当场。

    书房门口,朱俞并没有因为后面的嘈杂而停顿,推开精心雕刻的雕花木门,走了进去。

    书房内部,并没有朱俞想象中的堆满书籍的书架,一张巨大的文案放置在房间正中,右边是一套茶桌,左边则摆着一排兵器架子,其上摆满了古朴的刀枪棍剑,使得整个房间寒光四射,少了份书香气息,却多了份驰骋疆场的血气。

    文案后方,坐着一名双鬓微白的中年男子,得体的黑色西装显得和周围的环境以及人物格格不入,和善的面孔更是很难让人想象到这是一名杀人如碾蝼蚁般的战将级强者。

    “父亲!”

    朱俞看了眼对方,在其胸前,并没有看到战斗数据,说明对方实力远超自己两个等级以上,这一点不足为奇。

    他曾详细询问过小雯以前的自己和父亲之间的关系,知道眼前这个父亲实际上并不看好自己,父子之间的关系也十分严谨,平日里自己最怕的就是这位父亲,二者关系,比喻成老鼠见了猫也不为过。

    但朱俞对此有不同的见解,从其之前装晕时的所见所闻,再到刚刚外面的一幕,他可以肯定,面前的这位父亲绝对是一位合格的慈父。

    所以,朱俞此刻并没有半点拘谨的意思,叫了一声父亲后便笑嘻嘻的看着对方。

    “俞儿……你变了?……”朱正德语气有些吃惊。

    “人都会变……何况经历了生死!……”朱俞答道,与其刻意模仿一个不熟悉的性格,不如借机转变众人对他的认知,毕竟,他不可能总是披着他人的外皮活下去,即使对方拥有和自己一样的名字,他也不想去走别人的道路,重活一世,那就要走出自己的道路来。

    朱俞内心通透,目光越发清澈,这一世,他有一个很远大的志向,战神可上天入地,可享万载寿元,而他的志向,就是成为战神级强者。

    “或许到那时,我会看到回家的道路。”朱俞心中暗道。

    “好!……好!……很好!……不愧是我朱正德的儿子!”朱正德眼中荡漾着笑意,连说了三个“好”字。

    “或许,两年后……我朱家还有一线生机……”朱正德目光落在朱俞脸上,但又像是在看向远处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