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二十七章 周淮
    ,

    大多数人不了解掏粪这行有多么暴利,但一定知道有多臭。

    日头愈高,大粪池里……嗯,就不详细描述了。

    总之,恶臭四溢,苍蝇群舞。

    无需挂牌赶人,闲人自晓得回避。所以,这地儿平日是冷清无人,毕竟哪个闲得无事会来惹一身五谷轮回后的发酵香气呢?

    只有一早一晚,收卖夜香的工人们,或挑着担子,或推着小车,晃晃悠悠,洒着夜香,络绎不绝。

    但今儿,却塞进了两个格格不入的怪客。

    一官差,一道士,俩蹲在水道边对着一路洒落的粪水直蹙眉头。

    这两人自然就是李长安和薄子瑜了。

    ……

    这次总算没扑空。

    泥迹找到了!

    然而,还是慢了一步。

    来往的收粪人们早把痕迹踩散,沿路洒落的粪水又将残留的气味儿冲混。

    虽然能确定妖怪的确是俎鬼,也确实从这附近上岸,可具体的去向却难以得知。

    不得已。

    道士只好硬着头皮祭起冲龙玉。

    刹那间。

    一片屎山粪海扑面而来!

    李长安颤颤巍巍在粪池周遭徜徉了一圈。

    终于铁青着脸,拍了拍薄子瑜的肩膀,然后夺路而逃,洗鼻子去了。

    至于妖怪,却仍没找到。

    …………

    薄子瑜心急如焚。

    只要俎鬼敢在粪池里吐个泡,他都能跳进去,把妖怪给捞出来。

    可惜妖怪没在粪池,他也就失却了畅游的机会,只得在路边,拿一丛藤萝发火。

    可突然。

    他打了个激灵,目光黏在一个过路人身上,挪不开眼。

    这人也是个收夜香的,衣衫破旧,披头散发,推着个小车,车上搭着大粪桶,推起车来东倒西歪。

    动作笨拙生疏,但哪个行当没个生手呢?不足为疑。

    但偏偏薄子瑜就是越看越蹊跷,越看越觉得此人可疑。

    怪哉。

    收夜香是从天未亮就开始的,眼下日头已高,按说城中各处的收粪人早已完工,此人为何这般滞后?

    怪哉。

    他从粪池出来,桶中该是空的才是,缘何车辙印颇深,且明明小车推得颠簸歪斜,却不曾洒出一滴汁水儿?

    脑子还在疑惑,步子却已自觉缀了上去。

    那收粪人好似也察觉了他,突然之间,加快了速度。

    薄子瑜不惊反喜。

    “站住!”

    大吼一声,甩开双腿,紧追而上。

    收粪人速度竟也不慢,推着小车也能健步如飞,让薄子瑜愣是撵不上。

    但此人在推车的手艺上终归生疏了些,刚追逐进一条小巷,没瞧清路况,轮子碾上路边青石弹飞起来,连人带车一起翻到倒地。

    而车上的粪桶随即打翻,滚出一具汁水淋漓的尸体!

    薄子瑜微微一愣。

    旋即。

    脑子里好像塞进一根炮仗。

    “砰。”

    爆炸开来。

    他忘掉了手头的黄符,甚至忘掉了腰间的佩刀,“哇呀呀”怪叫着,就猛地扑了上去,下意识就使出了少年时千锤百炼的殴斗技巧:一手捋头发,一手掏裆。

    刚开始,他占了一丝便宜,可随即,他就觉得对方身上迸出一鼓骇人的巨力,几乎要将他掀飞撕碎,可这巨力来得快,去得也快,让他恍惚只以为是错觉。

    赶紧把对方压在身下,把脸摁进地里吃土,双手反剪在背。

    做完这一切后,一抬头,道士一脸懵逼站在他面前。

    “道长你看!”薄子瑜兴奋到舌头打颤,“我抓住啦!”

    “啥?”

    “妖怪!”

    “可是……”李长安挠了挠头,“这位居士是人啊”

    噶?

    薄子瑜神色蓦然一僵。

    忙不迭把身下那人的脸扭过来,只一眼,却是瞪圆了眼睛。

    “周淮!”

    …………

    依旧是粪池。

    却不似先前那般冷清。

    数十个收粪人、捕快正聚集于此,忍着恶臭与粪毒,从粪泥中拖拽出一具又一具尸体。

    李长安默默看完,转身走入旁边一处民居或说临时监牢。

    “如何?”

    薄子瑜愤愤回道:“这厮还是一字不曾开口。”

    李长安眉头紧蹙,目光转向角落。

    在那里,文名远播的士人、周家的长子、“死而复生”的周淮盘腿静坐、默然无语。

    “这厮真不是那妖怪变化成的?”

    年轻捕快由自不甘。

    李长安摇了摇头:“他身上没有妖气。”

    “那这厮可是被妖怪惑了心智。”

    “眸中神光清朗,并无被幻惑的迹象。”

    “那这狗曰的为何半个屁也不放!”

    薄子瑜又急又气。

    他本来拼了性命捉住了“妖怪”,谁想是个周淮。是周淮也就罢了,他被妖怪掠走过,又鬼鬼祟祟地运送尸体,八成就是被俎鬼所指示,多少也该知道俎鬼如今藏身何处。

    可没想到,这厮打被捉住,到禀明府衙遣来差役捞尸,前前后后大半天过去了,愣是半个字儿都没吐出来过。

    “你就算不关心妖怪继续害人,也该晓得你家满门都被妖怪所杀。你倒是好,不但不报仇,反倒包庇那妖怪!”

    薄子瑜咬牙切齿,喷出的唾沫星子都在冒火,可周淮就是眼皮也没抬一下。

    李长安此时却摇了摇头。

    “因为我们,不,是我一开始就错了。”

    “昨夜,我只依照往常的经验,判定妖怪是从外闯入周家,杀人之后,卷尸离开。却忘了,潇水有所不同。”

    “薄居士。”李长安突然问薄子瑜,“你知道虎姑婆吧。”

    “是那冒充婆子吃人的妖怪?”

    “正是那妖,却不是冒充。”道士顿了顿,“虎姑婆本就是婆子变成的。”

    到此,他抛下既惊讶又茫然的薄子瑜,转向角落的周淮。

    “粪池中拖出了八具尸体,除了你家亲眷,还有两个左近栖身的乞儿,却独独没有令尊的尸体。”

    “我想你并不是包庇妖怪,而是在包庇你的父亲。”

    狭小的房间内光线昏暗,在薄子瑜的震惊,周淮的沉默中,李长安慢慢吐露:

    “令尊就是俎鬼!”

    此言一出。

    薄子瑜的震惊无关紧要,一直默然的周淮却是抬起眼来,笑了笑,再次埋下脸去。

    “你这混账!”

    薄子瑜瞧见这幅模样,又是勃然大怒,一个大步抢上去,揪着他的衣领。

    “待乃公先赏你个十七八拳,打你个皮开肉绽,看你说也不说!”

    言下之意,就是好话说尽你不听,只得上刑拷问了。

    道士没理由反对,而薄子瑜也已扬起了拳头。

    “住手!”

    却是昨夜领头的官差,风传中邢捕头的替任者,腆着肚子摆进门来,撞见了薄子瑜的动作,连忙呵斥。

    “周郎君可是有功名在身的贵人,可是你等贱役能胡乱打骂的?”

    薄子瑜气急。

    “班头……”

    好吧,是“班头”不是“捕头”,这两字儿一出口,后面的话不需听,道士就知道完球了。

    果不其然。

    这位新捕头立刻跳了脚,别说拷问,还要将两人给撵出房去。

    至于,薄子瑜口中那些“俎鬼流窜,须臾便有无辜丧命”,他是一概不听的,想来宁愿死几个屁民,总好过得罪士林。只是薄子瑜看不清其中厉害,仍旧与他据理力争。

    可嘴巴要能解决所有的事儿,人又何必长一对拳头呢?

    李长安默默活动了几下手腕,某些时候,难免得使用些非常规的手段。

    就在他打算付诸行动之际。

    却瞧见一个陌生的捕快,悄悄走近争执的两人,手腕翻转,竟是多了两枚短针,迎着道士诧异的目光,嘴唇无声微动。

    “是我。”

    李长安:“……”

    只好以目光回了一句:请便。

    可也在此时。

    薄子瑜突然一拍脑门。

    “我怎么给忘了!”

    他先是厌恶地瞅了一眼周淮,又转过来小声而急促地说道:

    “听闻这厮惯爱谈玄论道,家中世代敬奉道教。我等差役问他,他自持身份不屑开口,如果是一位道法精深的有道全真呢?”

    这倒是个好法子。

    李长安不由点头。

    周淮因着亲亲相隐的愚孝,不肯吐露俎鬼的藏身之所。可毕竟一夜之间,家破人亡,他平静的外表下,真的没有波澜么?

    不过。

    你们看着我干嘛?

    我野道士来着。

    道藏目录都背不全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