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十七章 钱时中
    ,

    “曹大姐她绝对不是神经病!”

    “她娃儿说她神经病,医生说她是神经病,周围人都说她是神经病,她不是神经病还能是啥子?”

    “你到底向到哪边说?”

    “你听不懂么?!”

    ……

    依旧刘卫东家里客厅。

    依旧是这帮子受害者们,但相比于上次聚会,人数又削减了三分一。

    小小的客厅,寥寥数人。

    面红耳赤的争执下,是掩饰不住的慌乱与怯懦。

    钱时中楞在沙发上,目光空洞。

    他为了这个案子奔波甚多,不顾老迈病残之躯,不停地收集证据,拜访旧友。

    可是。

    努力越多,付出越多,失败带来的打击就越加沉重。

    他比场中任何一人,都要更加的失落、迷惘、慌乱、无助,甚至于还有一点绝对不会承认的恐惧。

    “老钱?老钱!”

    旁人的呼唤把他从呆滞中拉出。

    他抬头看过去,所有人都眼巴巴看着他。

    “你说些啥子嘛。”

    说些什么?还能说些什么?

    老钱张了张嘴,浑浑噩噩地说了些鼓励的话;浑浑噩噩地解散了聚会;浑浑噩噩到了楼下,一摸口袋,车钥匙忘了拿。

    …………

    命运予人最恶毒的玩笑,莫过于将希望递到眼前,又使人眼睁睁看着它毁去。

    邹萍躺在轮椅上,无神地盯着天花板。这个即便半身瘫痪,也依旧尖锐倔强的女人,此时此刻却是少有的露出了疲态。

    刘卫东守在她身边,握着妻子的手一言不发。黄狗好似也察觉到了主人的心绪,爬伏在轮椅边,低身呜咽。

    聚会已然散去,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窗外的车鸣人声不断挤进来。

    “刘哥,邹姐。”

    旁边响起一句招呼。

    却是一个年轻人杵着拐杖倚在门边,目光透着踟蹰。

    年轻人姓孔,也是采石场黑牢受害者的一员。其他人暗地里都叫他“17”,这是关押他的石牢的编号。

    所有人里,他被关得最狠,伤得最重。让其他人心有戚戚,印象深刻。

    “是小孔啊。”瞧着有外人在,刘卫东勉强挤出一丝笑来。“东西忘了么?”

    年轻人摇摇头。

    “我要走咯。”

    这话说得刘卫东有些莫名其妙,但他还是叮嘱道:“那慢走,注意安全,明天……”

    年轻人却打断了他的话。

    “我要离开綦水咯。”

    这话说完。

    刘卫东一愣,邹萍却是一怒。

    她猛地转过头去,一肚子恶毒的咒骂熟练地涌上嘴边,可当她看到年轻人,看到年轻人手边的拐杖,她却想起去医院探望的那一幕——那时,小孔正在换药,惨白的脸上全是命悬一线的虚弱,大腿上的层层绷带解开后,是溃烂到骨头的伤口。

    于是乎,到了嘴边的谩骂竟再难以出口。

    她又想起章洁,想起曹小芳,想起老钱的迷茫与无助,怒气竟是一点点消解了下去。

    “走嘛,走远点。当逃兵总比当叛徒好。”

    邹萍的声音一点点低沉,但年轻人却没有就此离开,反倒走了过来。

    “邹姐、刘哥。”他抿了抿嘴,“你们也晓得,我不是本地人,在綦水也没个亲戚朋友。前段时间住院,是你们帮到起在照顾我,特别是刘哥,给我炖汤,扶我上厕所……”

    刘卫东摇摇头。

    “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年轻人没有回答,却反而抛出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反问。

    “你们晓得太极会所么?”

    两口子当然知道,这是个当地的一个老牌会所,号称綦水的“天上人间”。两口子没想明白年轻人为什么提起这个,就听着他继续说道:

    “那个会所的老板叫何太吉,是个人脉、资历都比较老的中间人,他经常帮洪岱海和一些白道上的人物牵针穿线,在包间办点小聚会联络感情。我原本就在这个会所做领班,但前一段时间,我老家人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突然在工地上晕倒,到医院一查,是脑癌。但发现得还算及时,能救,但前前后后需要一大笔钱。”

    他取出一根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我可能一辈子都挣不到那么多钱。”

    他笑了笑。

    “所以,我就起了歪心思。我在会所最好的包间安上了摄像头,正好拍到了洪岱海和一些白道上的大人物,我就拿这个视频去向洪岱海要钱。结果你们也看到了,钱没有到手,自己先被逮到了。”

    他顿了顿。

    “还好洪岱海想要那个视频,我咬死了不说,他的手下也不好弄死我。”

    年轻人拍了拍拐棍。

    “就是丢了条腿。”

    刘卫东惊讶道:“你先前不是说,你被关起来,是因为欠高利贷还不起么?”

    “那是骗人的。”

    “为啥子?”

    “因为我还想用视频换钱。”

    年轻人脸上露出歉意。

    “说实话,对不起你们。前几天,我一直在和杨三立谈价钱,但一直没谈拢。”

    突如其来的真话让两口子面面相觑,心里也五味杂陈。

    骂他?小孔确实有不得已的苦衷。

    安慰他?可自家的苦难又如何释怀呢?

    两口子一时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最后,也只是问道:

    “为啥子今天说出来?”

    “昨天晚上,我大伯给我打电话,我爸为了不拖累我,在医院跳楼咯。”年轻人脸上十分平静,甚至于露出个莫名的笑容。“他喊我赶紧回去闹医院。”

    “那你……”

    刘卫东终究是性子温吞,一些话在脑子里转了一圈,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可年轻人却似乎猜透了他的想法。

    “这次差点死在石牢里,是运气好,碰到了李记者。等红茅的人腾出手来,下次恐怕就没得这么好的运气咯。”

    年轻人的眼睛出神地望着虚空。

    “我家里还有个小弟,他还在读书,成绩好,肯定比我有出息……我不能死。”

    “我明天就会老家,他洪岱海手再长,也伸不到那么远。”

    “钱我不要了,但我觉得这个东西。”

    年轻人从怀里掏出一个u盘。

    “你们可能需要。”

    邹萍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起来,可刘卫东却按着她的手。

    “你为啥子不给袁队长?”

    年轻人坦然道:

    “我信不过当官的。”

    刘卫东还想再问,邹萍却挣脱开来,一把抓住了u盘。

    年轻人好似卸下了什么重担,他松了口气,又郑重提醒道:

    “你们一定要小心,这个东西不到关键时刻,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

    “你放心。”

    邹萍把u盘贴在胸口,攥得紧紧的。

    “我就是死,也不得让人把它抢走!”

    …………

    临江的某个茶馆。

    雅间。

    一壶清茶,凭窗对坐。

    钱时中望着茶水浮起的白气,愣愣出神。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偷听?又为什么要匆匆逃离?

    思前想后,只得归罪于身体自行其是,与本人意愿无干。

    “老钱?老钱!”

    他恍然惊醒,瞧着对面老友关切的眼神,他意识到,自己又走神了。

    近来走神的次数,比往常频繁许多。

    老钱不禁想到:莫非自己真的老了?

    他随之把这疑惑抛诸脑后,接上了先前的话题。

    钱时中把自己的老友约来见面,自然不会仅仅为了一口茶水,他是想着请老友出手相助,施加影响,推进案情发展。

    可是没想到。

    “老钱,我劝你还是收手。再闹下去,对两边都没得好处。”

    闹?!

    钱时中本就有些恍惚,这下更是怒从心起,脱口而出。

    “怎嘛?你也被收买啦?!”

    这话一出口,老钱就后悔了。

    果不其然,老友把桌子一拍,黑了脸。

    “钱时中!你放啥子狗屁!老子一辈子清清白白,敢指天发誓,没贪过一分钱。”

    老钱也是豁出去了。

    “你没贪?那你为啥子要帮着黑社会说话?!”

    老友“腾”一下站起来。

    “你以为我看得惯洪岱海那帮人,老子也恨得他牙痒痒的。”

    他暴躁地在包间里走来走去。

    “你只想着扳倒洪岱海,但你想过没得,红茅集团垮了有啥子后果?”

    后果?

    老钱当然清楚。

    红茅集团可说是綦水的经济支柱。

    这些年綦水各方面的飞速发展,都离不开红茅集团的支持。

    民众靠它求食,官员靠它捞取政绩。

    但是。

    “他那些个东西是骗人的呀!”

    “骗人的?”

    老友摇头失笑。

    “每年近亿的税收是不是骗人的?解决的几千个就业岗位是不是骗人的?几万户药材种植合作户是不是骗人的?”

    “如果这些都是骗人的,那好,我再问你。”

    “他们出资修建的红茅二桥是不是骗人的?他们投资规划的大学城是不是骗人的?”

    “老钱,我们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你难道还没看清楚?”

    “这社会上的真真假假、对对错错,就真的能分得清楚明白么?”

    “你以为你在维护公道正义?”

    “不!”

    “你是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是不顾大局。”

    老友最后叹了口气。

    “你回去仔细想一想。”

    “好自为之。”

    …………

    又一次不欢而散。

    但不同于以前,这次,钱时中心里的某些坚持已然摇摇欲坠。

    在回家的路上。

    老钱反复思索,他当初跟洪岱海对上的初衷究竟是什么?

    是意气用事?

    相较于承受的苦难,面对的困难,未免可笑了些。

    是为国?

    可老友却明明白白告诉他:那是自作多情,是一厢情愿!

    为民?

    他抬头四顾。

    小区角落里,几个聚在一起瞧瞧冲他指指点点的长舌妇,顷刻如鸟兽四散;往日里,如若撞见,必定热情唤一声“钱部长”的老邻居们,此时却是远远就避开,好似他是条浑身恶臭的赖皮老狗。

    直到回了家,钱时中依然是满心疑窦。

    家里,不务正业的老二窝在沙发上,只顾玩儿着手机,眼皮也没抬一下。老大倒是注意到了他,但张口就是劝他不要再耗下去。

    “一天打倒这个,打倒那个,最后你能打倒哪个?维护公道?维护正义?你看周围哪个理解你?哪个又承你的情?”

    老钱被说得火起。

    你是我老子(爸爸),还是我是你老子?

    他大声嚷嚷。

    “就算没得人理解我,我也要站稳了立直了,给后人做一个榜样!”

    这句气话刚说出口,就好似一道明光,照亮迷茫。

    对呀!

    老钱好似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我是给后人作一个表率!

    可老大却冷笑了一声。

    “后人?榜样?你先去看下丫丫再说。”

    …………

    丫丫是老钱的孙女,才上小学三年级。

    老钱找到她时,小家伙正委屈着,皱巴巴着一张小脸,看得老头心都化了。

    “爷爷,不想读书咯。”

    “为啥子啊?”

    “同学都欺负我,不跟我玩。”

    老钱只当是孩子之间的小矛盾,笑了笑。

    “他们为啥子不跟你玩啊?”

    “琪琪说,你要搞垮公司,他爸爸要失业了,我们家要害得他们家没得饭吃咯。”

    “二娃说,公司垮了,大学城也开不下去了,他姐姐也毕不了业,我们家害得他姐姐没得书读咯。”

    “老师说,公司垮了,游乐园也要垮了,我们家害得小朋友不能去游乐园了。”

    ……

    丫丫掰着手指,一桩接一桩说下去,老钱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凝滞。

    最终。

    小孙女用大眼睛看着他,长睫毛扑闪扑闪的。

    天真无邪的童声好似一剂毒药注入他的心里。

    “爷爷,你是坏人吗?”

    …………

    钱时中感觉到,自己心里好似有什么东西被戳破了,魂灵轻轻飘地往下沉。

    恍恍惚惚里。

    他听到有人在摁门铃。

    听到有人在开门。

    听到老大热情说道:

    “杨总?欢迎欢迎!”

    ……

    “那这样一来,我们两边儿就谈妥了。”

    杨三立笑吟吟站起来,矜持地伸出手。

    “钱部长,一言为定哟。”

    老钱埋着头没有回答,他塌在了沙发上,像是被抽走了脊梁。

    旁边老大见了,赶紧探过身,握住杨三立的手,使劲晃了晃。

    “一言为定!一言为定!”

    老二更是一声欢呼。

    “谈好了?那我可以加群了么?”

    他抱怨道。

    “最近我身边好多朋友都加了群,就是因为老爸,他们不让我加,我都落伍咯。”

    “啥子群?”

    老钱闻言,终于有了些反应。

    杨三立笑道:

    “那只是我们洪总为了红茅市的社区和谐,组织大家建的一些治安互助群。主要是为了监控一些不和谐的份子。”

    说完,他将手机递了过来。

    老钱接过来一看,却是个满员的微信群,叫“红茅和谐互助第13群”。

    他随手一划,便是呼吸一滞,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自己慌张逃出刘卫东家。

    他看到自己和老友在茶馆会面。

    他看到自己失魂落魄地走进小区。

    他看到袁啸川,看到曹小芳,看到刘卫东……他看到了他们在外面的一举一动,点点滴滴。

    杨三立的声音在耳边解释:

    “都是挑一些信得过的人加进群,平时撞见一些可疑的人或者可疑的事,就拍下来放进群里。我们公司也经常发点红包,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要是拍到重要的,还有单独的奖励……”

    钱时中只觉得脑子在嗡嗡作响,后面的话已然听不清了。

    他看着杨三立脸上似有似无的古怪笑容,忽的想起庆祝会时,杨三立说过的那句话。

    “你们以为你们只是在挑战洪总,挑战红茅集团?不,你们挑战的是整个红茅市。”

    他觉得自己魂灵里,有什么东西破灭了,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某些他最后的坚持。

    他忽的感到一阵轻松,甚至于畅快。

    他挺直了身子,看着杨三立。

    “我要起复。”

    杨三立懵了一下。

    好在他算是个白纸扇,肚子里有些墨水,意识到钱时中是说,他想要重新当官。

    “没问题。”

    他点了点头。

    可是。

    “原职。”

    这下,杨三立脸上的笑淡了下去。

    “老钱,做人不能这么贪心。吃得太多,最后还不是要吐出来。”

    老钱没有反驳,他只是说道。

    “17号。”

    他又加了句。

    “监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