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一百二十章 最后一搏
    ,

    李长安自问不是个出口成脏的人。

    但此时此刻,人在半空,退无可退,避无可避,望着笑得勾魂夺魄的白莲圣女,亦或说顶着白莲圣女脑袋的尸佛。

    他脑子里只有一句。

    “日你娘的空衍和尚,没得一句话打准了哩!”

    直接说一个“逃”字,要死咩?!

    但是,尽管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道士手底下却丝毫不曾含糊。

    半点迟疑也无。

    挥出的长剑愈是迅疾了几分。

    可是万万没想到,一道厉风忽自窟顶破空而来,李长安只来得运剑格挡,整个人便被扫飞出去,狠狠掼倒在地。

    身子好像焉掉的皮球,在坚硬的石面上弹滚了几下,好悬没背过气去。一时间,他只听得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在哀嚎。

    可半分痛呼的空隙也无。

    方坠地,道士心中便警铃大作,忍着剧痛,不假思索翻滚而出。

    “噗嗤。”

    石屑飞溅中。

    便有一物呼啸而下,贯入了他先前所处的石面。

    道士不敢大意,一连滚出十余步,这才翻身而起,抬头望去。

    那竟是一根山藤。

    手腕粗细,无有枝叶,青灰斑驳,从尸佛身后弹出来,像是一条巨型蠕虫,蠕动了一阵。

    “咔嚓。”

    从地上剜出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块,轻轻一抖。

    石块化作碎屑,扑簌簌洒落一地。

    露出藤蔓顶端分裂成三瓣,张合不定的“口器”。

    李长安认得这东西,化魔窟沿途的石壁上,到处都生满了这玩意儿,可没想到……他望了眼地上新鲜的石坑,心里有些发凉。

    然而祸不单行。

    洞窟四面忽的不间断响起些岩壳破裂之声。

    顿时便见得石壁上条条皲裂飞速蔓延。

    俄尔。

    数十条一般模样的藤蔓自石壁中钻出,立在尸佛身后,尖端对着李长安轻轻颤动,好似一群毒蛇正在昂首吐杏。

    而那尸佛,或是说白莲圣女已然轻启红唇。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

    魔音如同潮汐再度袭脑而来。

    李长安喃喃道:

    “狗日哩。”

    下一秒。

    藤蔓如同暴雨,飙射而至。

    …………

    李长安辗转腾挪,手中剑光飞转,仿若绚丽光幕徐徐展开。

    然而,那数十条藤蔓攻杀之势密如骤雨,更兼势大力沉,每每呼啸而下,便溅起石屑纷飞。

    实在让人左支右拙,难以济事。

    不消片刻,道士身上又添上十数处新伤。

    俄尔。

    一条藤蔓如同铁鞭扫来。

    道士实在难以应对,只好勉力侧了侧身子,拿肩膀硬吃了一击。

    顿时。

    左肩没了知觉,人也如同断线的风筝飘了出去,最后挂在石壁上,徐徐滑下。而身上的衣甲也被这一鞭子抽散,破烂的甲片划破胸膛血流如注。

    但至始至终,手中剑却从不曾撒手。

    “道长!”

    突然,道口处传来一声稚嫩而尖利的呼唤。

    却是小和尚抱着脑袋痛呼着滚入堂中。

    “左手三排第四格。”

    李长安才注意到,自己身后的石壁上打着一排排格子,也不晓得存放着些什么。

    他只是一闪身,让过条刺来的藤蔓,找到小和尚所言的格子,从里面掏出了一个陶壶。这其实是老和尚师傅的金身骨灰,可道士哪晓得这些,只连忙追问:

    “这是什么?怎么用?”

    可那小和尚已然脑疼欲裂,哪里还答得出话。

    而眼看着又一轮藤蔓将要打过来,李长安管他三七二十一,抄起罐子就砸向那尸佛。

    可半道上便被抽了个粉碎,金身骨灰洒了出来,被那藤蔓搅得满窟都是,不知不觉间,乃至于落到了佛堂角落的“杂物”中。

    那些杂物不是其他,正是白莲圣女“驾临”化魔窟前,千佛寺和尚嫌弃有碍瞻观,而搬去角落的卖相不佳的金身佛像!

    这金身与金身甫一交汇,顿时放出璀璨的金光。

    那诵经声骤然一变,《大悲咒》还是那个《大悲咒》,但却从折磨人的魔音变回了佛音,令人神清气爽。便是那被尸佛操纵的魔藤,也失去控制只无目标地胡乱狂舞。

    “道长快走!”

    却是空衍又能艰难发声。

    逃?

    但道士的眼中却透出一股子执拗与决绝。

    诛杀不得此魔,又哪里去逃?!

    “来不及的……”

    空衍又道。

    但道士却是充耳不闻,只是奋力向前。

    他穿过乱舞的魔藤,角落的佛光骤然一减。

    他跃上莲台,佛光已是暗淡微弱。

    他挥出长剑,佛光溘然而灭。

    “啪。”

    空气里一声脆响。

    一条藤蔓宛如皮鞭抽在剑上,长剑终于脱手而出。

    但是。

    长剑飞出之前,剑锋却已然斩下圣女大半个脖子,仅剩一小块皮肉与躯干相连。

    道士已然是杀红了眼,纵使再无兵刃,却不退反进。

    他灵巧地绕开尸佛抓来的手臂,攀上了它的脖颈,一屁股坐在尸佛头上,抓起这颗美人头,奋力一扯。

    “唵!哑!吽!”

    顿时。

    尸佛残余的三个头颅同时开声。

    这声音既是怒吼,也是惨嚎,更似雷鸣。

    震得李长安眼冒金星、七窍涌血,震得地动山摇、碎石乱滚。

    而也在此时。

    一道血水自道口涌入,霎时间,席卷整个佛堂。

    李长安半点准备也无,就被卷入血波之中。一时间,脑子里只有两个念头。

    一是——黄太湖来了?

    二是——老子不会游泳!

    可他没法拒绝,也没法反驳,反倒是灌了几口污浊血水,最后也只能拽着扯下来的头颅不放。

    终于,他被人提着后衣领,拽出血水。

    七晕八素、迷迷糊糊间,听得有人说道:

    “洞要塌了。”

    “快走!”

    “道长的剑……”

    接着,疲惫与伤痛一并袭来,他终于眼前一黑,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

    数个时辰之后。

    山下安置点。

    李长安忽的从混沌中惊醒,他左手用不上力,只用右手在周围胡乱扒拉,终于在身侧抓住了自己的配剑,抱在怀中,心中这才稍稍安定。

    也在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坐在一卷草席上,周遭是一张张同样铺在地上的草席,上头躺满了白布包扎的伤号。

    而反观自身,亦是如此。

    左手吊在肩膀,道袍已被解下,身上裹满了白色布带,上头浅金色的纹路泛着微光,这东西曾经见燕行烈用过,对外伤颇有奇效。

    “道长!道长醒了!”

    不晓得哪个喊了几声,便听得一阵乱糟糟的脚步,溪石道人透着关切的脸便塞进眼帘。

    “玄霄道友,伤势感觉如何?”

    这么一句话入耳,他脑子里立时打了个激灵。

    化魔窟、尸佛、异变、白莲圣女……先前的一切,李长安全都想起来了。当然,还有那几口血水。

    道士脸色一变,翻身就干呕起来。

    旁边溪石道人赶忙说道:“道友莫急,早就吐出来了。”

    闻言,李长安心底的恶心感觉才稍稍缓解,他擦了把嘴角呕出的酸水,却发现自个儿手心里沾着许多断发。

    “先前道友你虽然陷入昏迷,但手里却一直拽着那颗头颅不撒手,那黄太湖就割断头发,取走了头颅,只剩一团断发在你手中。”

    李长安闻言点点头,他依稀记得是有这么一茬,而后又开口问道:

    “那尸佛……”

    话到半截,却是黯然打住。

    有什么好问的呢?

    自己失败了呀。

    所有的牺牲都白费了。

    尸佛明日就将出世,郁州即将变成人间魔国,数万百姓都将流离失所。

    溪石道人也是神色惨淡,忽的,狠狠一拍大腿,恨恨道:

    “都怪我等无能!信誓旦旦能护住三百人,进了那魔窟,最后却只能让道友你独自面对尸佛。”

    李长安却摇摇头说道:“如此说来,岂不是我本事不济,责任更多些。”

    “我不是这个意思!”

    溪石大吃一惊,连连摆手。

    “我是说……”

    李长安笑着打断他。

    “玩笑话罢了。我晓得道友之意,只是到了这般田地,是谁的责任还重要么?”

    溪石沉默片刻,长叹一声,仍旧有些不甘心。

    “若是罗师叔祖在此。”

    旁边一个道人接口道:“要是玉卿师叔祖在,哪里容得下这妖魔张狂!”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罗……玉卿?”

    溪石闻言,怪道:“道友认得我师叔祖?”

    李长安也不隐瞒,便将在莒州城所见一一道来,更把那老骗子的相貌、神态、语言、动作略为叙说,笑道:

    “我原想那老骗子只是胡诌了个名号,没成想还是打着令师叔祖的名头招摇撞骗。”

    道士摇了摇头没有多想,却没见着溪石表情有些讪讪。

    “我那师叔祖声名不张,世人多不晓得。”

    “那兴许只是巧合。”

    道士仍旧不以为意。

    “世人同名同姓的为数众多。别的不说,就是龙图道友,我前几日不晓得听那个说过,这化魔窟先前关了个弑师的恶徒,也是个道士,也叫龙图,好巧不是?”

    李长安说得轻描淡写,但溪石的回话却有些支支吾吾。

    “我那师叔祖惯爱游戏风尘。”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听得道士一愣。

    他眨巴眨巴眼睛,把先前的对话在脑子里颠来倒去几番,终于咂摸出了点味道。

    可他还有些不敢相信,颇为迟疑地说道:

    “那老道士看来没什么真本事,也就会点障眼法。”

    溪石表情愈加尴尬,几乎要掩面而逃。

    “我师叔祖专擅科仪,对术法一道却是……不太精通的。”

    李长安:“……”

    …………

    片刻之后。

    议事厅中。

    “杨佥事你看这事办的,白白折损了许多人手,还不是徒劳无功。”

    杨之极杨大人一边饮着热茶,一边摇头晃脑。

    旁边,龙图道人只是沉默不言。

    他又说道:

    “我看此地呀也不宜久留了,趁那尸佛没出山,我们赶紧撤去郁州城里,好歹也有道城墙护着。”

    此时。

    门外忽的传来:

    “不能撤!不能撤!”

    却是溪石道人忙忙慌慌闯了进来。

    “玄霄道友……道友说再给他一夜的时间,他找到对付那尸佛的法子了!”

    龙图豁然起身。

    “玄霄道友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