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八十八章 夜雨
    ,

    那还是李长安跟着刘老道浪迹江湖的时候。

    某次跋山涉水后,师徒俩一头撞进了座偏僻小城。俩人苦寻了许久,也没找到个红白喜事、压惊迁坟的业务,倒是瞧得座菩萨庙前分外热闹。

    原是庙祝在显露“神迹”,兜售些能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两人混进人群瞧得分明,什么“神迹”?分明是几招街头戏法,也就糊弄这僻远小城居民,搁在繁华地界,怕是三岁小孩儿都能给他当场揭穿,但当下却引得人们争相购买那“灵药”。

    同样是神棍,凭啥你的生意就这般优秀?

    李长安瞧不过眼,正想做一回“打假斗士”,刘老道却将他拦了下来,拉出了人群,低声道:

    “莫要去招惹,那人是白莲教徒。”

    白莲教?

    虽是初来乍到,但李长安也对这个组织有了些初步的了解。简而言之,这是个教徒遍及五湖四海,聚集了大量旁门左道、绿林豪杰,打着宗教的幌子忽悠民众造反的恐怖组织。

    这种庞然大物,李长安一介野道士自然是招惹不起的。

    可眼前这人么?一手装神弄鬼的戏法实在粗陋得紧。都说白莲教龙蛇混杂,但也不会让这种人出来丢人现眼吧?

    老道哪里看不出徒弟的想法,指着神棍旁边的香坛。

    “瞧见那些香了没?”

    那是神棍先前“施法”时点燃的法香,满满一大把,燃了小半,正袅袅地往上升着青烟。

    “是否是有烟无味儿?这就是白莲教独有的法香。”

    老道所言无措,法香燃起的烟气飘满全场,却没有丁点香气,不过李长安仍然有所怀疑。

    “世上有烟无味儿的劣香多了是,总不能人人都是白莲教吧。”

    老道闻言一笑。

    “乖徒儿,为师今天就再教你一招,免得你以后遇人不淑。这白莲教的法香其实是有气味儿的,真正入了门的教徒身上的气味更是别样不同。可莫说是普通人,就是寻常犬类成精,也是闻不出这味儿的!不过么,为师问你……“

    老道捻须而笑,配着半白的长须,倒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可惜衣袍过于寒酸坏了卖相。

    “为师最厉害的是哪般本领?“

    李长安想了想,言简意赅诚实回道。

    “苟。”

    刘道长手一抖,充门面的宝贝胡子都给拔下了几根,疼得龇牙咧嘴。

    “臭小子,今晚的食宿,别想老道给你垫一文钱。”

    李长安诚实依旧。

    “师父,我们已经睡了三天破庙了,您口袋里也没钱啊。”

    …………………………

    “所以么,即便假托什么白阳佛,他白莲教的底子,贫道也是一闻便知的。”

    此时,在平冶城外东郊道旁的一处废弃旅舍,李长安将这段往事予傅九郎娓娓道来。在敬神院,李长安就察觉到了法香的蹊跷,与那成梁会面时,更是闻出了白莲教门徒特有的气味儿。他当时不动声色,却事先让傅九郎装成羊贩子,借着老倌儿“造畜”之术,来了一出金蝉脱壳。

    “后来呢?”

    这少年郎总爱远走高飞、行侠仗义的故事,这故事在道士眼中平淡无奇,傅九郎倒是听得目眩神迷,急急追问下文。

    好在后来的故事倒有些传奇色彩,不至于让人过于失望。

    “后来么,我俩就半夜潜了回去,把那神棍装了麻袋,丢进乱葬岗,召来了些孤魂野鬼一起捉弄了一番。没料想,他只以为是作恶招致了鬼神报复,第二天不但散还了钱财,还自个儿投了官。”

    言罢,两人一起大笑起来,末了,傅九郎却是面露感慨。

    “若非家中……唉,我也想同道长一般,仗剑天涯快意恩仇!”

    道士笑了笑,不置可否。

    恰好,燕行烈也从偏厢出来,褪下了那张快被他撑破的羊皮,换回了斗篷衣甲。步伐间依旧虎虎生风,只是面容上难免带着些恍惚。

    被视为兄弟之人出卖的滋味儿着实不好受,但李长安也不是知心善导的人,只是将燕行烈招来,三人略议后事如何。

    燕行烈心智坚韧,很快便收束起惨淡心思,恢复了往日风采。

    “如此,那些解救下来的女子,全就赖傅兄弟照应了!”说着,他对傅九郎拱手一礼,“此番援手之恩,燕行烈没齿难忘!”

    “应有之义!应有之义”少年郎傻笑着连连摆手推辞。

    “九郎不必推辞。”

    道士提醒道:

    “九郎此后须得谨言慎行,切勿将帮助贫道与燕兄之事说于旁人,白莲教势大,恐遭迁怒加害。”

    傅九郎肃颜点头。

    “九郎自是晓得。”

    “如此便好,此去珍重!”

    “珍重!”

    ……………………………………

    两人本打算趁着白莲教注意力尚在平冶的时机,趁夜从山路抄近道,赶往下一处驻有镇抚司的城池。

    然而,事与愿违。

    一场大雨阻断了两人的行程。在这方世界,雨夜闯山实在是自寻死路。所幸,借着断续的电光,两人找到一处无人的茅舍。

    这房子显然已被废弃,难免积了灰尘,生了蛛网,但好在墙壁屋顶大体完好,尚能遮风避雨。

    两人将马匹系在屋旁的柴棚,拉着裹着羊皮的白莲圣“羊”进了屋子,合上门扉,便把风雨雷霆关在了门外。

    李长安在屋里翻找了一阵,意外地找到了一盏油灯,灯盏里还残留着些许灯油。道士掏出打火机将其点燃。

    “砰!”

    刚关上的房门突然被撞开,紧接着,七个身形彪悍,腰悬长刀的汉子便挎着大步涌入,一边取下头上斗笠,一边大声嚷嚷。

    “主人家听好了,这房子爷爷们征用了。尽管把吃食给端上来,听话的有赏钱;不听话,刀板子……”

    说话的汉子话语忽的一滞,瞪大了眼睛瞧着熊罴似的燕行烈,又转头看向道士头上短发。

    而道士眼神一凛,瞥见七个汉子衣襟上绣着的白莲。

    “燕行烈?!”

    “白莲教。”

    ……………………………………

    屋外,是大雨连天。

    屋内,是触不及防的狭路相逢。

    短暂的相持是一片凝重的死寂。

    直到。

    “轰隆!”

    雷霆划破夜空,也震碎了场中死寂。

    那先前说话的汉子忽而脚步一窜,和身撞开房门,冲出了屋外。靠近门的两个汉子左右各一步,正要拔刀护在门前。

    然而,燕行烈已如猎豹一般窜了过来,两人才握上刀柄,已结结实实被他庞大的身躯迎面撞上。

    “咔嚓。”

    门扉以及半面土墙摧枯拉朽一般,和两个汉子被燕行烈一并撞进了重重雨幕。

    顿时,雷光混着风雨倒灌而入。照得剩下的白莲教刀手轮廓惨白,映得李长安双眸凛凛生光。

    俄而,雷光退却,衰微的灯火略一摇曳,骤然熄灭。

    “锵。”

    刀剑的出鞘声自乱雨飘打的黑暗中暴起!

    ………………

    钢铁交击间并着火星四溅,呼喝声中随着一声惨叫泯灭。

    短暂的交手后,小屋里再次恢复了死寂。

    一名刀手在黑暗中握紧了手中兵刃,眼前的黑暗让他十分不适。方才短暂的交手是什么结果?谁死了?谁活着?

    但他终究是教中千挑万选培养出的好手,他很快便稳住了心神,并且屏住了呼吸,甚至试图让自己的心跳都安静下来。

    多年厮杀的经验告诉他:黑暗中难分敌我,谁先发声谁就是靶子;谁成了靶子,谁就得先死。

    然而。

    “呵。”

    黑暗中忽的响起一声轻笑。

    是谁?

    他的脑子尚在思索,身体却已抢先一步递出了刀子。

    “噗呲。”

    一连三声,这是刀刃插入肉体的声音。他的脑子终于也跟上了身体,确定那笑声不属于己方任何一人。同时,另一个问题却也悄然浮现。三个声音代表三把刀子,可是……还有一柄在哪儿?

    “轰!”

    雷光再次涌入。

    刀手愕然发现,他刺中的“敌人”的衣襟上,一朵被鲜血染红的莲花分外的刺眼。与之同时,一柄长剑如同灵蛇一般,从“敌人”侧后窜出,无声无息却已然到了眼前。

    …………

    雷光如同潮水,再次退去。

    黑暗的小屋里却亮起一点微弱火光。

    李长安拾起打落的灯盏,将其重新点燃,于是昏黄的光线慢慢充盈了室内,照亮地上四具横陈的尸体,以及墙壁上飞溅的血痕。

    他用手护住灯火,走到门前……或者说,土墙上的破洞前。

    雨幕中。

    燕行烈解决了最后一个白莲教刀手,回身瞧见李长安,却是一脸的惭愧。

    “道……咳咳咳!”

    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弯下腰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道士抬起头,只见得一道焰火拖着长长的尾焰窜上夜空,炸开一朵白莲,转眼被雨水吞没。

    …………………………

    平冶城。

    成梁还在拽着手下气急败坏地质问。

    白莲左使面目冰冷,眼神森然。

    “左使不必着急。”那老者却笑呵呵开口说道,“燕行烈固然狡诈,但终究是暴露了踪迹,被我们抓住了尾巴。”

    “更何况,此番入城我们只是召集了精锐好手,大部分的人手还散在平冶四周,焉知……”

    话到半截,老者蓦然抬头望向东方的天际。

    那里,一朵白莲在夜空中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