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八十六章 造畜
    ,

    前言提要:

    李长安遵循着小黄书的指引,一路向东去寻尸佛,于途中巧遇燕行烈,与其志气相投便助其夺还白莲妖女,但因耗尽了封镇妖女的渡魔针,不得不冒着暴露行踪的风险去平冶城补给物资。

    而另一方面,千佛寺盛典如火如荼之下,一具僵尸却悄然潜入了化魔窟,以人头拜祭佛陀……

    ……………………

    圆眼珠的羊前腿曲地,磕头不止。

    面对这怪异一幕,众人反应不一。

    那母子俩畏畏缩缩躲在后面,她们是吃够了妖魔的苦头,颇有些草木皆兵的意味儿。而那傅九郎,惊骇之余,顶着两颊漏风的脸,倒有些跃跃欲试。

    至于那白莲圣女,马背上老大一黑袋子里便是了。

    李长安摩挲着下巴,似乎想到了什么。燕行烈已走上前去,一手揪住羊角,另一只手抽出一把匕首,搁在了这怪羊的顶门上。

    这羊身躯颤抖了几下,却也没有挣扎。

    大胡子见状也不迟疑,把刀尖子斜挑进头皮,再沿着头顶、脊背到尾根一路划下去。刀锋所过,只见着皮开,却没看到肉绽,甚至于连半点血珠子也没溅出来。

    这倒是怪哉。

    李长安凑上前去,愕然见着那豁开的皮毛下,不是血肉筋膜,却是又一层皮肤。肤质光滑细腻就像是……人皮?

    这功夫,燕行烈收起匕首,揪住了羊皮用力一扯。

    便见着羊皮里滚出个赤条条的妇人!

    ………………

    今天平冶城西门外,那是格外的热闹。

    锣鼓喧天、人声鼎沸,把那城隍庙前堵了个水泄不通。

    说道这平冶城隍那也是有来头的。传说是百年前,平冶有个豪强作恶,士民百姓苦不堪言,恰巧平冶有一书生略通法术,从鬼神口中得知泰山府君巡游天下,便要途径这平冶城。书生便夜拦法驾,具呈豪强罪状,听得府君大怒,让判官勾了这豪强寿数。但天行有常,不可擅改,取一命便得抵一命,书生也因此暴毙而亡。

    平冶百姓感其恩德,为其塑了神像,建了庙宇,推作了平冶城隍,日夜香火供奉不休。

    但那是几十年前的光景。

    这些年世道渐坏,百姓连自个儿的生计都成问题,哪儿有余力供奉城隍,再加上这几年平冶百姓大多改信了一个叫白阳佛的佛陀,这城隍庙便愈发破败了。

    可当下再看这百年老庙,却是换了梁柱,刷了红漆,翻新了砖瓦,连那门窗屋檐上都挂起了红绸彩带,随风招摇,好不气派。

    只是可惜,庙主人也就是城隍公与城隍婆,却被恭恭敬敬请出了庙门。一尊袒胸露乳的佛陀堂而皇之占了中堂。

    一阵子“噼里啪啦”爆竹声响后。

    新晋的主持正要引着几位出资的“大善人”上头香。

    人群里却出了些骚动。

    原是一个瘸腿的乞丐敲着个破碗儿,唱起了曲儿。

    “怪世道,怪世道,官作匪,匪坐堂,和尚占了城隍庙……”

    一曲没玩,便被几个膘肥体壮的“善信”围住一顿好打。

    这乱糟糟的功夫,老倌儿趁机挤开了人群,再回身把几只肥羊从人堆里拔了出来。这人与羊身上都沾着草叶与晨露,想来大清早一路赶来的,却不想被礼佛的信众堵在了城门外,现在才脱了身。

    他掰着手指清点了数目,便要赶着进城门。

    这时,一个小娃子指着老倌儿的羊说道:

    “阿娘,那羊的瞳子咋是圆的咧?”

    “胡说啥咧?这羊眼哪儿有圆的?“

    娃子的母亲扫了一眼,也没细看,只把小孩儿拉住。这白阳佛乔迁的大喜之日,怎可说这等胡话,赶紧道儿几声“阿弥陀佛”。却没见着,那羊倌儿频频回头,似乎把这娘俩的身形容貌记熟了,这才驱着羊进了城门。

    进了城门,老倌儿沿着墙根,专门挑着偏僻地势走,穿过一片住了鼠雀与蓬蒿的空弃街巷,最终到了一个孤零零的老旧院子,大门上挂着白字牌匾——敬神庄。

    这世间有个说法,说是神佛塑像之类不可骤然弃置,否者便得化作妖魅害人。所以各地但凡有余力,都会设置一座“敬神庄”安置遗弃的神像,这个偏僻的院子恰是这么一处所在。因着一来位置偏僻,二来不吉利少有人来,倒是成了这老倌儿的窝点。

    “刺啦。”

    他推开了大门,映目的是座杂草蔓生的大院子以及三件寒碜瓦舍,庭中瘸腿的、断胳膊的、眇目的、独耳的、褪去漆彩的……各路神佛或座或立或仰或俯,落在藤蔓与荒草里,一阵子风打着卷儿从门缝里挤进来,带起几缕残香伴着蠓虫轻飘飘往上升。

    老倌儿嘟囔了几句,还是有些不大习惯这院子,不管来过多少次,总觉得这些神像好似一个个孤魂野鬼,冷泠泠地待着活人。

    他吐了口唾沫,把大门门栓抵上,牵着羊进了庭院。

    “悉悉索索”的过了一阵。

    院子里便少了几只羊,多了几个人。

    ……………………

    在这江湖中,人贩子虽是下九流中的下九流,最是见不得光的存在,但其中也是有门道的。这一行俗称“打絮巴”,江南一带叫“扯絮”。行内流传着一门诡术,名为“造畜”,即用秘法炮制牲畜毛皮,再用这毛皮裹住活人,便能把人硬生生变作牲畜。此术一经施展,若是长久不解开毛皮,皮里面的人就会彻彻底底变作牲畜。介时,便是剥了皮、剁了肉、下了锅,那也是形不散、味不移的。

    老倌儿也只得了皮毛,手里的羊皮子连人的眼珠子也变不去,若是时间久了,别说彻底变作羊,非得先还了人身,再把那羊皮子撑破了不可。

    他把皮子挨个剥下,但见满院子尽是赤条条,却颇有姿色的年轻女子,只是各各神色呆滞,双目无神,口中还留着涎水,被这老倌儿连踢带拽统统塞进了偏厢。

    再把那皮子小心翼翼一一叠好。

    此时。

    门外头一阵喧嚣,随后便是“咚咚咚”一阵子又急又快的敲门声。

    老倌儿神色一紧,将手里的皮子藏在角落,便上前贴在了门旁,把一只手搂进怀中,正了正嗓子,作出漫不经心的腔调。

    “哪个在叫门?”

    门外立刻有人应道:

    “是阿叔回来了么?我是王成。”

    老倌儿神色稍安,下了门栓,推开门来,见着门外几个后生抬着尊神像,个个累得大汗淋漓。

    见了门开,便是一拥而入。

    ………………

    新进这门的是平冶的城隍。

    塑成中年官吏模样,漆彩多有褪色,但周身打理得还算干净,没多少灰尘。

    那自称王成的是个眇目的壮实汉子,指挥着几个后生将城隍爷安置在墙角,便给了几个铜钱打发走了闲人,又抵上了门户。

    老倌儿坐在了门前,自顾自叠起了羊皮,而王成则开始一一给这些神像上香。院中神像颇多,老倌儿羊皮都叠好了,王成的香却还没上完。他冷眼瞧了一阵,开口道:

    “若是这些神佛有灵,先得收拾了你我;若是不灵,你拜它作甚?”

    王成依旧规规矩矩地上香叩拜。

    “求个心安么。”

    老倌儿呵呵一笑,正巧见着王成在给新来的城隍上香,他寻思在城隍庙时还是一对公婆,怎生到了这儿就这一城隍公形只影单。

    “又给抬回去了。”

    王城头也不回地给了答案。

    “主持和尚说那庙中孤单,让那城隍婆于白阳佛作伴去了。”

    这答案把老倌儿听了各目瞪口呆,摇头晃脑地“啧啧”好一会儿,直到王成上完香,坐到他面前,问道:

    “这次却是比预计晚了一天?”

    老倌儿接连道了几声倒霉,把被傅九郎纠缠到今晨连夜下山的事情,都给讲述了一遍。

    王成皱起眉头,似乎把老倌儿的话咀嚼了几遍,才又开口。

    “这次的‘货’还齐全么?”

    “落下了一只……”老倌儿试探着问道,“要不要弃了这院子?”

    “那傅九郎是左近的一个游侠儿,不足为虑,倒是你说的那道士以及随后的黑衣汉子……”

    王成想了一阵。

    “听闻最近白莲教开了悬赏在四下搜寻一人,听你这描述,倒是颇为相似,好似叫什么燕……”

    “燕行烈。”

    “没错,正是燕行烈。”

    王成拍掌一笑,却忽然瞪园了那只独眼,那提醒他的声音可不是旁边的老倌儿的。顿时,他如同一只炸了毛的野猫,一跃而起,转身就从墙角里拽出一把短刀,这才顺着声音来源方向看去。

    但见墙头上蹲着一个短发的道人,在道人一旁,一个双颊贴着狗皮膏药的少年郎正摇摇晃晃地试图保持平衡。

    “老丈何故不告而别。”

    道士笑吟吟说着话,同时跃入院中,而后施施然挪了几步,隐隐堵住了大门的方向。

    老倌儿见了是李长安,稍稍一愣但很快稳下了心神,冲着眇目汉子使了个眼色,回过头却是换上一张笑脸。他顺着李长安的话头,道起了不是。

    “也是小老儿的不是,光顾着赶时间……”

    他向前迎了几步,又回头招呼起王成。

    “阿成啊你把刀子拿来作甚?放下!放下!这位道长可不是歹人……动手!”

    老倌儿笑呵呵又近了几步,却是突然变了脸,只是动手的对象不是道士,而是刚跳入院子立足未稳的傅九郎。而那王成也是紧随其后,操持短刀也不动手,只横在了道士与傅九郎之间。

    傅九郎才立稳脚步,便瞧着了这一幕,哪里不晓得,自己是被对方当成了软柿子。当即是勃然大怒,腰间新还的配刃也不动用,仗着身高臂长,摆开手臂就去捉那老倌儿的脖颈。

    岂料,那老倌儿不闪不避,只把干瘦的身子一缩,蒙头就朝傅九郎怀中撞进来。傅九郎嘿然一笑,转手就来擒抱,他却没瞧着,老倌儿一只手悄然探入了怀里。

    “当心!”

    傅九郎耳边听得一声提醒,怀中已是一道雪亮银光暴起。

    千钧一发间,他只觉得领后一紧,竟是被人生生拽退了两步。

    恍惚后,定眼一看,老倌儿手中银光赫然是一柄鱼皮匕首,锋刃磨得雪亮,映得他五脏六腑生寒。

    若不是道长快人一步,自个儿岂不是已被这老倌儿算计得手,当场开膛破肚。

    “老贼……。”

    傅九郎羞愤不已,咬着牙拔出腰间配刃,便要找回场子。

    谁料。

    那老倌儿瞧了眼还卷曲在地上翻白眼的王成,又看着道士从始到终都没出鞘的长剑,干脆地把匕首往地上一扔,束手就擒了。

    ………………

    傅九郎一口子怒气生生堵在了胸口。

    他瞧了眼两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贩子,上下槽牙是磨得咔嚓作响。但平日又自诩光明磊落,不屑于折辱不能反抗之人,眼下也只能与自个儿置气。

    李长安检查了一番厢房中的遭拐的妇人,出来便瞧得傅九郎如同走了草的土狗,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看哪儿哪儿不顺眼,嘴里骂骂咧咧。

    “呵,这该杀千刀的拐子拜佛倒是挺殷勤……”说着,他拔起一道香,却是冷笑起来,“倒是抬举了你,原是拿些没味儿的劣香糊弄。”

    傅九郎这么一提,李长安才注意到,别看这满院子青烟袅袅,却是半点香味儿也无。

    “你这话说得可不对。”

    老倌儿蒙着头不搭话,那眇目看守听着有人怀疑他的“虔诚”,却是不服气了。

    “一档子归一档,俺虽是做的缺德的买卖,但平日里礼佛敬神却是不曾含糊的。这平冶城里家家拜佛、户户烧香,你出去问问,哪个不晓得,这等无味香可是用来孝敬白阳佛的上等法香。”

    说罢,他用剩下的一只眼睛瞥了傅九郎一眼。

    “亏你傅九还是平冶人……”

    “这腌臜泼才……”

    傅九郎当即作色,却是终究压不住怒火要修理他一番,却被李长安伸手拦下。

    道士俯身从不知哪家胳膊的神佛前,拔起一柱佛香。

    单从工艺上看,却是如眇目看守所言,是制作精良的好香,只是没有气味儿……李长安神色一动,手腕一翻,一道冲龙玉神符便在指尖燃起,而后鼻端一嗅,却是变了颜色。

    道士沉声问道:“你说这平冶县中人人好佛?”

    没等着那王成作答,傅九郎就先嚷嚷着把话头截去了。

    “哪儿有佛陀会抢别家神仙作老婆?我看全是淫祀假佛!”傅九郎啐了一口,却是话锋一转,“不过家家拜佛、户户烧香倒也是真,我家许多长辈也拜了这白阳佛。”

    说罢,兴许是为了证明自个儿是平冶人,他说起了一则传闻。

    “听闻有些个因躲避战乱来了平冶的蠢蛋,只因信了这佛陀,便宁可妻儿饿死,也要把最后的家当换了香烛拜佛,求个什么白阳净土。”

    如此荒唐?李长安皱起眉头。

    “既然如此,官府就不曾管制?”

    “管制?”傅九郎冷笑道,“这白阳教便是几位官老爷牵头引进来的。”

    道士点点头,若有所思。

    ………………

    几个时辰后,某个僻静院落。

    “这是成梁,是我昔日军中袍泽,也是这平冶镇抚司主官。”

    照着约定,李长安和燕行烈碰了头,便被大胡子神秘兮兮地带到一个僻静院子,院子里候一个穿着官服的汉子。汉子神态动作都与燕行烈颇为相似,举止间带着些军伍的痕迹,只是有些发福。

    “这是玄霄道长,此番能平安抵达平冶,全赖道长出手相助。”

    “哪里……”

    李长安刚要客气几句,不料那汉子推金山倒玉柱般就拜下来,道士赶紧将其扶住。

    “这是做什么?”

    “司中这次任务,他人不晓得其中凶险,成某难道不知,若非道长仗义相助,将主怕是……”

    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他便被大胡子从地上拽了起来。

    “燕某欠下的人情自由燕某来偿还,哪儿须得你来拜?”

    说着,大胡子又拍了拍成梁的肩膀,笑道。

    “说过许多次了,不要叫唤我‘将主’,你我已不在军中,我不再是昔日的折冲都尉,你也不再是当年的中军将佐,你我二人以兄弟相称吧。”

    说完,不等汉子开口,转头对李长安沉声到:

    “计划有变,怕要在平冶耽搁一天。”

    ……

    “平冶也没有渡魔针?!”

    这结果出人意料,按照成梁的解释,这渡魔针虽不十分稀罕,但分发到天下各个卫所,也只能备着一两根罢了。不巧的是,前些日子平冶镇抚司剿了个厉害的妖魔,耗费了许多符箓法器,连压箱底的渡魔针也用出去了。

    “如此说来,想要渡魔针,只得去其他卫所?”

    “不必如此。”

    成梁解释道:

    “物资耗尽一事早就报备了,不日就能有新的符箓法器补入府库,不过要耽搁些时间。”

    “多久?”

    “照上头公文的知会,明日便能送到。”

    ………………

    叙了些陈年旧事,讲了些新鲜见闻。

    一来成梁有些公务还要处理,二来道士两人也要略作修整。他便告辞而去,出了院子,七歪八拐转过几道街角,却是突然停住了脚步。

    “如何?”

    旁边插进一个急切的声音。一个光头似乎在此等候已久,肥头大耳正是今早占了城隍庙的主持和尚。

    “小声些!”

    成梁作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主持和尚进了旁边的无人窄巷。

    “没错。”

    他呲开嘴角,哪儿有半点先前的豪爽,一张脸上满满都是阴谲。

    “通知少主,圣女就在平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