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五十四章 风火
    ,

    “人一旦上了年纪,这身子骨就不像自己的了……”

    老神棍把自个儿从蓝色被子里撑起来,老腰靠在同样是蓝色的枕头上。

    单人病房里陈设朴素,空气中充斥着消毒液的味儿道。

    他从枕头底下抽出一包邹巴巴的烟盒,转头对李长安问:

    “有火么?”

    可随即烟盒就被劈手夺走。

    “医院里不准抽烟!”

    他的现任妻子气冲冲说着,随手就将烟盒扔进了垃圾桶。

    李长安摊开手,不知是说没有火机,还是其他什么意思。

    老神棍只得对自己妻子无奈苦笑。

    “我这不是没事……”

    他说的倒是实话,他人上了年纪,还随着李长安奔波了一天,期间又撞上了白修业这么一个大刺激。在警局时,人稍稍松懈一些,立刻就晕倒了。那王局长算是他的忠实“信徒”,立刻把他塞进了重症病房。医生检查后,并无大碍,又转回了单人病房。

    可话没说完。

    “什么叫没事!你知道我多……”

    他的妻子说着便抹起了眼泪,旁边一个年轻小伙接着说道:

    “爸,你知道我们当时接到王局的电话多担心么?妈当时都快急晕了,我推掉了所有的行程就飞了过来,你以后能不能……”

    小伙子虽然一通抱怨,但神色中的关切却是做不得假。

    李长安抬头看着窗外,日头西斜,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也不再打扰人家享受天伦之乐,告辞出了房间。

    甫出门来,转眼看见张倩坐在楼道的医疗椅子上,脚边放着一盆凉掉的热水。

    张素玄昏睡了多久,她就衣不解带照顾了多久,李长安也在一旁守护了多久。

    李长安指了指房门,张倩笑着摇摇头。

    他走过去坐在她旁边,忽的问道。

    “张队长。”

    “嗯。”

    “我能请你喝一杯么?”

    “啊?”

    ……………………

    李长安不喜欢酒吧。

    夜店太吵,音乐震得他反胃;清吧过于优雅情调,他呆得不自在。

    总而言之,他认为自己就是一个俗人。俗人么,喝酒不是爱酒,而是爱那个气氛。所以,他还是更喜欢烧烤摊、大排档,当然花前月下两三知己也是不错的选择。

    张大队长似乎也是如此。

    她卸下了警服,换上一件黑色束腰长裙,头发烫成大波浪披在肩头,涂着口红,画了眼影,抹着淡淡的妆容掩盖疲敝的脸色。

    但她确实很不自在,不时撩撩头发,整理一下衣服,好似总担心着妆容有哪些地方不对,局促得像个初次约会的小女孩儿。

    李长安看着好笑,安慰道:

    “不用这么紧张,就当朋友间的聚会闲聊,你看我……”

    他站起身,转了一圈,还是那一身穿了两天的衣服。

    “嗨。”

    张倩忍不住笑了一声,又是自嘲的小小叹了口气,掏出个发圈把波浪卷扎成单马尾。

    “也不怕你笑话。”张倩放松下来,又找回了辣手警花的本色。“我也是好久都没有约会了,突然出来一次,紧张得很。”

    “我也差不多。”

    李长安笑着坐下,和她干了一杯。

    ………………

    李长安不善言辞,张队长是个喜欢用行动来说话的人。这两人凑到一块儿,实在无趣得很。

    说到底,迄今为止,两人之间的交集,除了白修业的案子,也只有老神棍了。

    可这些事,张队长不会说,李长安也不会问,这倒也算一种默契。

    酒至半巡。

    李长安鼻翼微动,尔后冷不丁开口问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选这间酒吧么?”

    张倩愣了愣,犹豫着说道:“这家环境还蛮安静的?”

    “不。”李长安摇摇头,语气里有些意味深长,“是因为这家酒吧的后巷偏僻又安静。”

    “什么?”

    张倩略显茫然,不明白李长安为何这么说。

    “没什么。”李长安也不解释,只是指了指她的手机。

    “我手机忘带了,能借你手机打个电话吗?”

    ………………

    推开铁门,李长安踏入酒吧后巷。

    后巷不宽也不窄,大抵能容下小车通行。正如李长安所言,一个僻静无人的死胡同。

    李长安没有打电话,反而将手机塞进兜里,慢条斯理的解下一直随身携带的剑囊。

    后巷的路灯老旧,灯光偶尔亮起几秒,尔后便是长久的黑暗。期间,唯一的光亮竟是来源于城市上空厚实云层的漫反射。

    昏暗里,却有夜风游弋,轻微的呼声里,似乎积蓄着某种力量。

    李长安将剑鞘配在腰间,突然开口。他语气悠然,仿佛和老友交谈。

    “不管什么法术,魇胜、诅咒、降头乃至于扎小人,都需要什么东西来确认目标,高级点的生辰八字、真名,低级点的头发血肉指甲,那么你的蛊术又用什么定位呢?”

    李长安转过头去,一个消瘦的男人穿着宽松的兜帽卫衣,低垂着头立在后巷中。

    “后来我想到了,是气味儿对吧?”

    “可是气味这种东西很容易掉的,现在人勤换衣物勤洗澡,怎么能确保气味一直在呢?什么东西会一直带在身边,而且不会清洗呢?”

    “答案已经很简单了——手机。”

    李长安冷眼看着对面那个消瘦男子。

    “我说得对么?”

    “白修业!”

    闻言,男子猛地抬起头来,路灯适时亮起,李长安握剑鞘的手更紧了几分。

    白修业的人皮早已抛弃在了破屋,但此时兜帽下的却并非血肉,而是各类互相纠缠在一起的虫子,在蠕动的虫群里,两颗眼珠沉浮游移,俄而挤到额头,俄而滚落到下巴。这不是人的眼睛,而是单纯观察工具。

    “这就是所谓献祭出最后一点儿东西么?白……不,已经不是白修业,这里的只是一个单纯寻着气味儿来害人的‘蛊’吧。”

    话音方落,那“白修业”忽的朝着李长安冲了上来。

    “连趋吉避凶也不会了么?”

    李长安冷眼相待,挥手掷去一支小剑,正中它的咽喉。

    “白修业”却只是动作一顿,中剑部位剥离下大量虫子,混着小剑落在地上。

    它似乎还是残留了点智慧,从这一剑知晓了李长安的厉害,也不再鲁莽冲上来。

    它忽的高举双手,游移到脸正中的嘴里发出一声怪异的尖啸。

    尔后,便是一阵令人厌恶的“嗡嗡”声响。

    李长安抬头看去,只见后巷上空,一朵乌云压下来。

    仔细一看,哪里是乌云,分明是密密麻麻的蚊子、苍蝇。

    紧接着。

    四周又传来细密的悉索声。

    李长安举目环视,从墙角阴影,从巷口拐角,从墙头涌出层层叠叠的蜘蛛、蚂蚁、蜈蚣。

    最后,又传来“嘶嘶”声。

    低头看去,只见排水沟中纠缠蠕动着,涌出无尽的毒蛇。

    这一下,可真是天罗地网、插翅难逃。

    可李长安脸上却无半点惊慌之色,他反倒笑了起来。

    “知道我为什么选这家酒吧,这个后巷么?”

    对方默不作声,李长安却也自顾自答道:

    “因为这里既安静又偏僻,而且……”他掏出一张符来,转手引燃,却没有掷向“白修业”,反倒往墙根处掷去。

    “……因为这里有燃起管道啊。”

    “风来!”

    顿时,烈焰暴起,狂风涌动。

    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猩红的烈焰立刻吞没了整条小巷。

    ………………

    风卷烈焰,在后巷盘起一道火焰龙卷。

    在如此风火之势下,再多的虫子也不过是燃料,终究是化作飞灰。

    片刻之后,更大的一股风势加入巷中,狂风更盛,反倒是把火焰扯灭。

    这风把火焰扯灭之后,却突然戛然而止,只余下地上些许余烬,以及漫天飞灰纷纷洒洒。

    李长安自这灰烬中踏步而出,竟是毫发无伤。

    他走到“白修业”身前,此时“白修业”已被火焰烧成一具焦黑残骸,却仍旧苟延残喘着。胸口中隐隐透出点红光,身上不停剥落些烧焦的虫子,挣扎着向李长安蠕动过来。

    李长安拔剑出鞘,垂目看去。

    这焦尸仍旧不屈不挠向李长安探出手,可手刚一抬起,手上的虫尸便往下抖落,还没触及到李长安,就只剩下一截烧焦的骨头,最终也断落在地。

    可怜可恨可悲可憎。

    心中思绪回转,可最终却没说出什么话来。

    说到底,李长安不过是一介野道人罢了,无从判人是非、断人因果,所作所为只有任性由心而已。

    他提起剑,一剑贯入胸口。

    这具强撑着不死的焦尸终于颤抖两下,溃散开来,只留下一小块红色晶石挂在剑尖。

    忽的。

    李长安脸上一点冰凉。

    “哗啦。”

    骤雨突至。

    这倒是当时好雨。浇灭了余焰,驱散了焦臭,连地上的残渣也一并被雨水裹挟,滚进了下水道。

    李长安收剑入鞘,转身归去。

    他回到张倩身边,将手机递还。

    张大队长注意到他身上水迹。

    “你怎么呢?”

    “下雨了。”

    她抬头又看着几个工作人员往李长安来的方向跑去。

    “他们怎么呢?”

    “哦,他们家燃气管爆了。”

    ……………………

    “白修业”一死,事情便风平浪静、再无波澜。

    李长安也如愿以偿在家好好养伤。每日里,看看电视、上上网、玩玩儿游戏,阳光明媚便出去走走,小日子好不惬意。

    说来他的身体素质好得离谱,寻常人很可能留下一辈子病根的伤势,在他这儿,个把月就痊愈了,身体各处反倒因为许久没动弹,显得蠢蠢欲动。

    今儿一早,他便已经起床。

    晨跑个把小时,回家吃了早饭。

    一转头,却见一个臃肿的身形堵住了窗户的阳光。

    却是吴老大扒拉着玻璃,往外面呆呆凝望。

    李长安走过去一瞧,不出意外,是楼下那一对刚搬来的母女。自打她们搬来之后,吴老大整天就是这么一副望夫石的模样。

    也不知该说他青春无限,还是色心不死。

    李长安摇摇头,懒得管这档子事。

    他活动活动筋骨,领着群鬼把房间和冰箱各处的东西清理了一遍。然后,整理好自己的配剑和各种物件。

    昨夜,他做了一个梦。

    是时候再次启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