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五十章 追击
    ,

    女人的嘴忽然张开。

    一条小蛇便从口中弹射而出,张开毒牙咬向了李长安的手腕。

    这蛇只有筷子粗细,红得像一条闪动的火光。

    李长安之前遇到的蛊虫,无论是蚊子还是蟑螂,都异化出巨大的体型,而这条蛇却反而比普通的蛇更小些,瞧着蛇身上艳丽的颜色,可想而知,它的特异之处一定在它的毒液!

    而现在,它的毒牙已快触及李长安的手腕。

    电光火石间。

    李长安福至心灵。

    他迅速转动手腕,冰冷的蛇首便擦着腕部皮肤飞过。

    然而,那蛇却是来势不减,又直直飞向了李长安的面门,这一下他却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了。

    然而,何须用躲?

    毒牙当面,李长安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只是稍稍往后缩了缩。那蛇快够到他的鼻尖时,却猛地绷直,竟是再不得寸进。

    原是,李长安手腕转动后,顺势捏住了它的尾巴。那小蛇徒劳咬了一口空气,溅出几滴腥臭的毒汁。

    李长安已随手一挥,将它甩在墙上。可这条小蛇在半空中扭动细长的躯体,借着墙面反弹的力量,竟是又朝着李长安飞了过来。

    随即。

    剑光暴起。

    自三寸处,赤练蛇被一分为二。

    没等两截蛇躯落下,李长安已翻手拿出一枝小剑,挥手一掷,小剑化作流光将蛇头钉在了墙上。

    这赤练蛇被一剑看作两截,还被小剑穿头而过钉在墙上,但却仍旧没有就此死去,反而不停地挣扎,那截落在地上的蛇躯仍蠕动着,朝着头颅方向游去。

    李长安一把将其抄起,蛇躯便扭动着缠住他的手腕,筷子大的细长躯体居然掩藏着不小的力量,把李长安的手腕勒得生疼。

    李长安把蛇躯从手腕上解下来,然后攥住七寸处,往上一捋,一片晶石碎片混着内脏,从断口挤出。

    顿时,方才还勒得人发疼的蛇躯,软趴趴没了声息,那蛇头更是停止了挣扎,却是死透了。

    李长安把碎片收起,再去检查那个浓妆女子,已是命丧蛇口。

    他叹了口气,为她合上了双眼。

    忽的。

    门外楼道上发出了一声响动。

    这个时候,警局的人大多都昏倒在地上,而小唐和老神棍都在外面,在楼道中活动的是?

    白修业!

    李长安提起剑,腾地一下站起来,他冲出厅门,一个消瘦的背影在楼道上奔逃。

    “白修业!站住!”

    他一边喊,一边翻手拿出小剑。这种情况下,哪儿会有老老实实听话不动的?

    那白修业果然将李长安的话置之不理。

    见状,李长安挥手就将小剑掷出。

    要是在古代世界,他就照着后脑勺扔了。可现在是在现代文明社会,李长安也只得瞄准了白修业的腿部。

    “啊。”

    白修业一声痛呼,脚上一个趔趄,便翻到在地。

    在倒下的同时,他对着李长安抬起手,袖口里便钻出苍蝇蚊子蟑螂等一大股飞虫,在楼道上列出一道虫墙向李长安推了过来。

    李长安不疾不徐翻出一张破煞符,手腕一抖,黄符便无风自燃。他用符火往前一引,齐整的虫墙立刻溃散开来,飞虫们嗡嗡乱撞。他又脱下外套,两手抓起在虫群里扫了几下,方才骇人的虫墙便消散一空了。

    另一边,白修业已是扶着墙站了起来,他用衣袖裹住手,把腿上的小剑拔出扔在地上。

    李长安移目看去,小剑上升腾着淡淡的青烟。

    “住手吧!你已经跑不掉了。”

    那白修业闻言,骷髅般的脸上裂出一个让人不安的笑容,他朝李长安竖起中指,嘴巴开合无声地说了一个全国通用的词儿。

    然后,抓住身边的窗沿,从窗户上翻了下去。

    李长安黑着脸,跟着一跃而下。

    ………………

    楼层不高,只是二楼,而且楼下还是草坪。

    白修业落地上狼狈地在地上滚了几圈,便挣扎着爬起来。

    李长安紧随其后,人还在半空中,已经瞄着白修业的背影,握紧了剑柄,准备借着下坠力道,顺势前冲,废掉这个嘴巴不干净的家伙另一条腿。

    正常情况下,以李长安的身手完成这个动作自然绰绰有余,然而……

    落地的一刹那,李长安倾斜脚腕准备偏转下坠的力量,可忽然间,身体却有点力不从心。

    “咔嚓。”

    李长安身子一歪,砸在了草坪。

    tmd!

    脚崴了。

    居然忘记了自己伤还没好利落。

    李长安一脸晦气,撑着剑鞘从地上爬起来。

    前方,白修业瘸着一条腿拼命逃窜。

    “呸。”

    他吐出一口草渣子,拖着崴了的脚,一瘸一拐追了上去。

    …………………………

    老神棍悄悄咪咪转出警局后面。

    他知道李长安说的没错,自己进了警局,也只是扯后腿而已。但当女儿深陷险境,哪个父亲可以理智地作壁上观呢?

    那小警察也是个死脑筋,听死了李长安的话,死活拦着他不让他进楼。

    可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如何会是他这个老狐狸的对手,三言两语便被他借口脱身,绕到了警局后门。

    他此时也没想着去对付那个凶手,只是想确认一下女儿的安危。

    刚转到后门,一抬头,却见两个“瘸子”在草坪上上演一出慢速追逐戏。

    后面追的自然是李长安,前面跑的干瘦得像具枯骨……

    白修业!

    老神棍打了个哆嗦,就要往旁边躲。可刚一动,脑子里就闪过三个受害者可怖的死相,而自己的女儿……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老神棍“哇哇”鬼叫着冲了过去。

    白修业也没想到身边会突然冒出个人,一时没反应过来,被老神棍抱住了手臂。

    “放开!”白修业劈手乱砸,“你给我放开。”

    老神棍咬着牙死死抱住,简直恨不得整个人都骑上去。

    “李先生,快!”

    白修业见李长安越来越近,一咬牙,奋力一扯,被老神棍抱住的手臂竟是连肩而断。

    诡异的是,这伤口却没有流出一丝血来。

    老神棍抱着断臂摔到在地上,没等他起身。那断口处,蜂涌出大批的毒虫。这些虫子瞬间便爬满了老神棍的身体,沿着鼻孔、眼睛、耳朵、嘴巴就要往身体里钻。

    顾不得追白修业,李长安赶紧赶到老神棍身边。

    先是抬手从他耳朵里,扯出一条红头蜈蚣,然后掏出破煞诛邪符贴在他脑门上,驱赶走身上的毒虫。

    尔后,又抓起老神棍的衣领,把差点魂飞魄散的他摇醒。

    “有没有被虫子钻进身体?!”

    老神棍茫然回神,先是呆呆摇了摇头,又忽的脸色苍白,猛地点起头来。

    “有只蟑螂钻进了我的嘴里!”

    说着,两只蟑螂腿飞出了牙缝。

    咦!看来不用担心那只蟑螂了,只是真的有些恶心。

    李长安默然不语,要离他远一些。

    老神棍却脸色忽然一边,抓住了李长安的手臂。

    “少芸呢?”

    不等李长安回话,旁边就插进了一个女声。

    “这么快就回来,你们……这是做了什么?”

    两人转头看去,女警提着两大袋子外卖,愕然瞧着两人的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