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四十八章 白修业
    ,

    王局长带队先行一步。

    小唐开车载着李长安和张素玄随后跟上。

    这一次的案发地点却又不是城中村了,而是城北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

    几人抵达的时候,院子里挤满了警车,警车旁围满了群众,叽叽喳喳臆测着楼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拍照录视频的更是少不了。

    李长安不想引人注目,绕过人群,上了楼去。

    到了事发地点的楼层。

    却见一帮子警察,没有进屋,只堵在楼道上,大多脸色发白,甚至还有扶着墙角一个劲儿干呕的。

    三人进屋,顿时明白为何如此。

    浓烈的腐臭塞满了房间,甚至掩盖住了虫子的臭味儿。小唐和老神棍脸上一白,捂着嘴就冲了出去。李长安也是捏住了鼻子,庆幸自己没有习惯性地来一发冲龙玉。

    这死者在客厅中央,那王局长正带着一帮技术科的,在尸体周围忙碌。

    李长安凑上前去,打量这位受害者。

    也许是刚洗完澡,死者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

    尸体脖子以上还算正常,头颅完整,脸上的皮肤还残存着些光泽,即便作为外行的李长安,也看得出他的死亡时间并不久。

    脖子以下却是惨不忍睹了,饶是李长安见了,也顿觉胃液翻涌。

    他的四肢与躯干上,布满了血肉溃烂留下的疮口,小的如硬币,大的如海碗,深可见骨,腐烂流脓。

    内脏从腹部的疮口中流出来,红色的血水与黄色的脓液驳杂,白色的蛀虫进进出出。

    那王局长和几个技术科的警员却是眉头都不皱一下,不但贴上脸去仔细观察,甚至直接上了手,在烂肉上翻找。

    瞧见别人都如此敬业,李长安顶个顾问的名头也不好划水,他硬着头皮,施放了冲龙玉神符。

    片刻之后。

    李长安夺门而逃,加入了楼道中的呕吐大军之中。

    他扶着墙角,脸上白的发青。

    不管用上多少次,这闻到的气味儿都能刷新他的忍耐上线。

    只可惜,尽管李长安把午餐都给吐了出来,但他却一无所获,虽然尸体上残留着“蛊”的气味儿,可施术的核心——体内有晶石碎片的大虫子却不见踪影。

    难怪不见大群的苍蝇驱赶活人。

    他本来还打算接着虫子身上的无形之线顺藤摸瓜,找到施术者,又或者另一个受害者。

    现在看来,也只得期望找到其他的线索了。

    …………………………

    李长安去别的楼层换了口新鲜的空气,楼道上酸臭的味道实在难闻。

    待他回到现场,王局长正指挥一帮警员收敛尸体,至于那些蛆虫,深藏在尸体内,一时半会儿无可奈何,也只得以后在想办法处理了。

    此时,李长安才注意到,这王局长的神色有些奇怪,他的脸上不是老警察司空见惯的公事公办,也不是热血尚存的义愤填膺,而是悲伤中夹杂着缅怀。

    再看其他的警察,神色大多也是如此,几个年纪小些的女警更是捂着嘴,轻声抽泣。

    “死者你们认识么?”

    李长安走到小唐身边,低声询问。

    “他叫孙勇。”小唐神色复杂,“是我们之前的一个同事。”

    “之前?”

    “他前不久被警队开除……”小唐犹豫了一阵,小声说道。“在工作上犯了一个错误……哎,还说这些干什么?人都已经不在了,还走得这么……”

    小唐面露不忍,却是不想再说下去,李长安却没有放过,继续追问:“什么错误?”

    这道不是他八卦,他只是觉得,这有可能是个突破口。

    一直和和气气的小唐被这么追问下,脸面上也有了一些不愉快。看起来,孙勇犯下的错误,不仅在他个人,兴许在整个警队里都是个黑历史。

    但李长安是个混不吝的主,他仍旧不屈不挠的追问。

    “究竟是什么错?”他眼看对方不愿回答,加了一句,“你同事的死因,很有可能是被人报复!”

    “报复?怎么可能。”小唐却是哑然失笑,“就白毒虫?他事后得了一大笔钱,不知道多开心咧!”

    “白毒虫?”李长安脑中顿时想起那个瘦得几乎是一具枯骨的男子,“白修业。”

    “就是他。”

    “这件事本来被上面压下来,还下了封口令的。”

    小唐被李长安利剑一般的目光逼视一阵,终究还是扛不住,瞅了眼王局长,才小心翼翼把李长安拉到一边,低声解释。

    “那白修业是个吸粉儿的嘛,前不久,被现场逮着送去强制戒毒,当时送他去戒毒所的,就是孙勇。”

    “戒毒?”李长安脑中浮现张倩给他讲的话,“他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他去了戒毒所,他的女儿怎么办?”

    “就是因为这个……”小唐满脸苦涩,“据说,白修业被送去戒毒前,磕着头给孙勇说过他女儿还在家里,可当时孙勇这小子被女朋友劈了腿,他整日浑浑噩噩,不知是忘了,还是压根就没听进耳朵。”

    “我们再想到那个小姑娘的时候……”小唐抽出根烟,夹在嘴边,却迟迟没有点燃。

    “人都已经烂了,大门上全是干掉的血印子……”

    小唐闭上眼睛,没有说下去,李长安也没有继续追问,那场景已经可想而知了。

    他冷声道:“玩忽职守!”

    小唐点点头。

    “事情发生后,上面顾忌到这件事如果传开,社会影响太过恶劣,就把事情压了下来,几个涉事的该开除开除,该判刑判刑,孙勇本来也该进去的,可是他家里有点人脉……只是没想到……”

    “逃得过法律,却没有逃过谋杀么。”

    小唐笑了笑,没有接茬,他一个警务人员,也不适合说这种话。

    “说起来,孙勇这小子也是活该!还有白修业那几个邻居,小女孩儿拍门都把手拍烂了,别说过问一下,就是给社区民警说一声也好啊。”

    “白修业的邻居?”李长安幽幽说道,“怕是死得差不多了吧。”

    “你是说……”小唐瞪大了眼睛,却又连忙摇头,“怎么可能?白修业事后话都没说一句,该干嘛干嘛,还要了一大笔封口费……”

    李长安不置可否,下了决心的人,反而不会大声囔囔,他只是问道:

    “他是本地人么?”

    “不是。”

    类似白修业这类人,在警局的档案都是相当丰富的,所以小唐当即就答道。

    “他的户籍在黔南,他是……”

    小唐猛地打了个哆嗦。

    “……苗人!”

    李长安瞳孔微缩,心里已经断定了八分。

    忽的。

    老神棍却从拐角冲了出来,一把拉住李长安,脸色苍白,身体竟有些摇摇欲坠。

    “李先生,救……救……”

    这老神棍一直在后面偷听,却听到最终论断后,冲了出来,还一副惊骇欲死的样子。

    李长安不明所以。

    “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呢?”

    “不是我,是我女儿!”

    老神棍死死抓住李长安手臂,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张队长?”

    李长安转眼一想,张队长的确还留在警局,可她也不是白修业的目标吧。

    “糟糕!”旁边的小唐却是一拍脑门。

    “那一次,白修业就是被张队长抓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