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四十章 绝境如何逢生
    ,

    “疼不疼?”

    话音方落,妖雾骤然沸腾,七只磨盘大的妖眼红光大炽。破眼上的剑首淌出碧绿妖血。

    李长安冷眼与其对视,任由螯肢在脑袋四周摆动。

    “呲。”

    螯肢掠过空气,在李长安脸颊上留下一道血痕。接下来,这蜘蛛“娘娘”却没对李长安这个不知死活的俘虏再做什么。它在左右寰转几次,忽的摆动节肢取下一个人头茧,夹住这茧抵到李长安身前。

    这茧子里裹着一个中年妇人,李长安可以清晰看见劣质水粉下粗糙的皮肤,眼角遮掩不住的鱼尾纹。她尚在幻梦中沉眠,眼睛与嘴角都勾起浅浅的弧度。

    “呵,这又是什么意……”

    李长安冷笑还挂在嘴边,瞳孔便剧烈收缩。

    蜘蛛妖舒展开一只螯肢,螯肢在空中微微抖动,竟然从尖端挤出一根黑色半透明的针管。

    螯肢轻轻一扣,那针管便自妇人天灵盖贯入。

    妇人终究从虚幻的美梦中清醒过来,她头颅不停抖动,微微昂首,睁圆了双眼,嘴巴因痛楚而张开。

    可是她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喊不出。

    因为她的嘴里、眼眶里乃至鼻腔里,都蒙上一层蛛网状的白膜。

    在让人毛骨悚然的吮吸声中,不断有流质从天灵盖被针管吸走。妇人的颤抖停息下来,她的皮囊随之干瘪,像是被吸空的饮料袋。蜘蛛妖却仍然没有罢休,螯肢继续往下探去,把干瘪的头部都挤进了蛛茧,把最后一点残余吸光,就好像现代人吸取盒底的牛奶。

    随后,妇人的头颅又慢慢从茧中“长”了出来,开始是干瘪着歪在脖颈上,最后慢慢鼓胀,又变回了那个因痛楚而扭曲的人头。

    这皮囊像如同一个气球,被蜘蛛要吹起,尔后吐出一团蛛丝封住头顶的伤口,最后,这蜘蛛妖竟然将这空壳挂在了李长安身边。

    接着,蜘蛛妖又抓来一个茧子,里面裹着的是个男子。它再次伸出针管,这次却未进食,只是轻轻刺入男子的脖颈,输入了自己的毒液,便也将其挂在李长安身边。

    这个男人的美梦似乎很是畅快,一张大嘴微微咧开,唇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蔓延出白色的细丝。

    不用多久,这些细丝便会结成膜封住男子所有的孔窍。也不用担心他不能呼吸进食,因为到那时,他早已被化作一袋浓液。

    李长安不忍再看,扭过头,却是妇人那张狰狞的脸。

    还真是妖孽,趣味儿恶劣得很。

    李长安闭上眼睛。

    ……………………

    飞飞是在一连串噩梦中惊醒的。

    她梦见被夺走了弹弓、宝剑,塞了一怀的书籍刺绣,然后便被绑进了一架红轿子。可一转眼,那红轿子便化作一只狰狞的蜘蛛。

    初初醒来,全身痛楚酸软,喉头发疼,脑中轰鸣。

    她睁开眼,惨白的阳光自虬结勾连的枯枝间透下来,覆在她满是乌青擦伤的脸上。

    她记忆里最后一个片段,是被那蜘蛛妖泄愤折磨。

    “这是……阴间?”

    “我死了么?”

    这结果倒也不比梦中情形来得糟糕。

    很快,她便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微微颔首垂目下去,脖颈之下全被白茧裹住。

    “飞飞醒了!”

    这声音的主人颇为激动欣喜。这是谁?有些熟悉。飞飞的脑子一时间转不起来。

    “醒得真不是时候。”

    这个声音平平淡淡,好似主人家万事都没放在心上。这是……道士!

    脑中一个激灵,飞飞忙忙扭头寻去。

    李长安正挂在她斜对面的一截枯枝上,随风晃悠,周边挂着一圈茧子。

    瞧见这头熟悉的短发,飞飞不知为何心下安定许多。只是转眼一想,为什么说醒得不是时候?

    忽的,浓雾漫过枯林。

    七只猩红的巨眼出现在眼前。

    …………

    雾气收敛,蜘蛛妖归还了巢穴。

    李长安身边的树枝上又挂上了一个人头茧。

    “便这样死了?”

    飞飞脸色苍白,蜘蛛噬人的一幕,委实过于骇人。

    “便这样死了。”

    书生叹了口气,他醒得早一些,但无论看过多少次,看来仍旧觉得世间的残忍莫过于此。

    他瞧见飞飞眼中惶然无依,安慰道:“看那蜘蛛妖的用意,是把我们三人留到最后,至少……能多活上一些。”

    飞飞惨笑:“岂不是更惨。”

    书生心儿一颤,却是无言。

    是啊,那些死在前头的,能在美梦中一了百了,自己三人在死之前,还得备受煎熬。真不如当时便死了!

    一直沉默着听两人对话的李长安突然开口。

    “死?那也未必。”

    他转头对着斜下方,在那里蛛化人正用背后的手臂攀住树干,用软管塞进一个人头茧的口中。

    李长安深吸一口气,唤了声。

    “牛秀才。”

    语罢,他死死盯住蛛化人,或者说蛛化人唯一条正常的手臂。那只手上戴着一枚造型别致的同心指环。这蛛化人浑身脏兮兮,唯独这枚指环光洁如新。

    飞飞与书生见李长安冷不丁称呼那妖怪为“牛秀才”,难不成这妖怪是道士旧识?两人满腔疑惑,飞飞捺不住性子,就要开口询问,却被李长安用眼神止住。

    他继续开口试探:

    “如今那牛半城在綦县一手遮天,綦县的百姓也相信这山里的蜘蛛妖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唯有牛秀才的妻子说织女娘娘是妖魔,牛秀才的独子还大闹织女庙,三翻四次让那牛半城下不了台。”

    “你说,牛半城会不会干脆就把那小子送过来?倘若送过来,是如你一般变作不人不妖不鬼的怪物?还是干脆就被裹成茧子吸成空壳?”

    一番话下来,这蛛化人却仍旧如那石头木头,没有丝毫的动容,只是重复着他日复一日不变的工作。

    李长安心头空落落的,难道……

    “不敢称秀才,鄙人只是小小童生。”

    只是小小的一句,三人便好似激流中抓住一根稻草。李长安松了口气。没赌错!他正要开口。

    “不必多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牛秀才便截断了他的话头,一边说着话,一边手上的动作仍旧有条不紊。

    “但是没有用的。”

    眼见着峰回路转,绝处就要逢生。可转眼这救命稻草就想自个儿断掉。

    飞飞急得脱口而出:“你这妖……怎知没用!”

    “对!”书生接口说道,“瞧见那蜘蛛妖的眼睛么,就是道长刺瞎的。”

    牛秀才几只眼睛扫过两人的脸,声音依旧木然。

    “那有如何?瞧见我的眼睛了么?八只。瞎了一只,它还有七只。你们呢?不是挂在树上等死么?”

    说着,他转身朝着李长安。

    “这满山的雾气就是蜘蛛的网,我即便帮你们逃出蛛茧,却也逃不出这雾网,除非……”牛秀才昂起头来,脸上八只杂乱分布的眼睛闪动着仇恨的光。

    “……你有办法杀了这蜘蛛妖!”

    杀蜘蛛妖?飞飞与书生的神色都暗淡下来。这谈何容易?

    “我知道。”

    李长安却淡然点头。

    “你有办法?”牛秀才急急追问。

    “我没办法。”

    牛秀才楞了一会儿,眼中的光芒慢慢散去,眼看又要变回个石头木头,李长安却笑道:

    “可不代表其他人没有办法。”

    “我说得对么?”

    他忽然转头看向身边空无一物的树丫。

    “薛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