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十三章 符咒与剑术
    ,

    清净心神。

    笔、水、纸、砚、朱砂,一一敕令。

    李长安口诵咒语,笔裹朱砂。

    尺长的黄纸上,先画符头,再行符胆,最后落下符脚。

    一张破煞诛邪符便一气呵成!

    将这张符与先前画成三张放在一起,李长安竟然有些精神萎顿,体内的法力更是已经见底。

    道士画符,一是靠引动天地灵气,而是靠祖师神灵降下威能。

    李长安本身法力微薄,再加上现代世界的灵气稀少且多杂质,他也不敢借用。在古代世界,他也没有正式拜入门墙,算不得上景门弟子,祖师神灵更不会理会他。

    所以制作符箓时,只能用自身的法力应付,所以一天下来,将将把自己会的符箓画个遍。

    跟着老道一个月,李长安学会了四种符,分别是冲龙玉神符、收惊定神符、破煞诛邪符、镇宅安家符。

    冲龙玉神符自不必多说,这是老道压箱底的本事,李长安虽然勉强能用,但因为未正式列入门墙,没经过入门坛仪,效力还是两说。

    收惊定神符,顾名思义是用于安抚心神的。但凡身虚体弱或意志薄弱的人被鬼神所惊,就适合用这道符安定心神。

    破煞诛邪符,当初李长安斩鬼时,在斧面上画的就是这道符。用于破除煞气、压制邪魅,许多游方道人跟鬼谈崩了,不得不操刀子上的时候,这道符就用得上了。

    镇宅安家符,这道符贴在房中,能够阻止妖精鬼怪进入房内,李长安租房的卧室、厕所、厨房都各自贴着一张。

    除了冲龙玉神符,其他三张符全是大路货色,放在武侠小说里,那就是铁布衫、铁砂掌一流,效果全靠施符者的修为。

    将今天画好的符咒晾干,便和前些天没事画的符放在一起,加起来也有十来张,这是李长安为了那位刘总的委托做的准备。

    除此之外……

    李长安俯身拿起一个黑布长带,解开袋口的绳结,里面装着的居然是一把剑。

    古代世界世道不好,荒郊野外里不仅有妖魔鬼怪,更多剪径的贼匪,李长安在老道那里学了几手剑术,也弄来一把铁剑护身。在那一个月中,但凡露宿野外,必定是抱剑而眠。

    回到现代世界,初初还没有什么感觉,直到接下这驱鬼的活计,就觉得身边没有趁手的家伙总是不够踏实。

    好在李长安有个朋友是个冷兵器爱好者,他便开口向朋友借来了一把长剑。

    这把剑不是那些花里花俏的装饰品,显得古朴非常,木质刷上黑漆的剑鞘,麻绳细细缠绕的剑柄。

    他把手搭在剑柄上,突然,脸色一变……

    就在方才,手握住剑柄的一刹那,一种仿若骨肉相连的感觉突兀浮现。

    这奇怪的感觉?

    李长安拔出长剑横在胸前。这是一柄八面汉剑,用现代钢材打制,剑身和剑鞘剑柄一样朴质没有任何装饰的花纹,两侧的剑刃被主人家磨制开锋。

    这是一把好剑,但决计不是宝剑,神剑。

    此时,一股子冲动在他胸间跃跃欲试,他仍不住捏了个剑诀,长剑一扫,居然在室内演练起剑招。

    他脚步先是在房内的桌椅板凳家具间缓缓游走,出剑也迟疑缓慢,但渐渐的,他走得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奔跑跳跃起来,手中的长剑也舞得越来越急,只听得满屋子风声簌簌,但奇怪的是,如此挥剑狂舞之下,却没有触碰到丁点家具。

    李长安身形在空间有限的室内辗转腾罗间,剑势绵绵,剑光潋滟。没有什么一剑刺出三朵剑花的玄奇武侠招式,只是简单的劈、刺、点、提、绞、扫、撩等基础动作。

    但剑在手中,却仿佛凭空多出一截手臂,眼到即手到,手到即剑到。

    忽的,眼角扫到一只嗡嗡飞来的蚊子。

    福至心灵,扭身一刺,那“嗡嗡”的烦人声响顿时消停。

    李长安蹲下身来,从地板上捻起断成两截的蚊子,脸上不见喜悦,反倒锁起了眉头。

    寻常一柄钢制的八面汉剑,重量在3斤左右,平常人端都端不稳,一剑准确刺中空中飞舞的蚊子,简直是神乎其技。

    李长安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他虽说从老道那里学了几手剑术,但毕竟时日尚浅,不过是仗着身强体壮,欺负一下营养不良的古代人。

    当初要是有如今的身手与剑术,对付那蓝皮恶鬼何须重重谋算,挑着两把好剑,就能把那颗蓝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所以,这肯定不是自己的本事。

    他思来想去一阵,也只有那本黄壳书有这能力和动机了,七十二地煞术中正有一门变化与现在的情况对得上号,那门变化唤作“剑术”。

    所以说,那“通幽”是新手福利,而这“剑术”就是任务奖励?

    一时间,李长安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转眼间,他就不再纠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凡事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他神色轻松抬起头来,却惊讶发现都躲在了房间边边角角,直勾勾地看着李长安。

    “你们这是干什么?”

    群鬼顿时一阵七嘴八舌,总结出来,竟然是怕被长剑误伤。

    李长安倒是有些莞尔。鬼物没有实体,寻常的武器根本伤不了他们,即便李长安有“通幽”之能,能接触鬼魂,但也仅限于自己的身体而已。

    所以方才舞剑的时候,他避开了桌子板凳空调电视,却唯独没有避开家里的鬼。

    这帮鬼这番表现,李长安也只当做他们胆小而已。

    “你们害怕个什么劲儿,这剑又砍不……”

    那吴老大转过身去露出后背,李长安的话顿时堵在嘴边。

    他浮肿的后背被斩开一条长长的口子。

    对了!这“剑术”也是一门变化神通啊!这能单纯当做“使用剑的技术”来看待。

    吴老大努力在浮肿的脸上挤出委屈的表情,李长安看得好笑,摆手说道:“是我不对,陪你一个鸡腿怎么样?”

    砍了人家只赔一个鸡腿,这不是李长安小气。这鸡腿不是普通的鸡腿,鬼物没有实体,自然享受不到人间五味。但如果食物通过特殊处理,被供奉的鬼物就能享受到贡品的滋味。这种被处理过的食物统称为“法食”。

    吴老道闻言,立刻伸出两根手指。

    “好。”李长安点头答应,“不过你得帮我个忙。”

    “啥?”

    李长安笑了笑,只是指着窗户。

    “想去外面看看么?”

    ………………………………

    约定的时间到了,李长安接到电话就下了楼去。

    出了小区门口,就看到一个干瘦的眼镜,正靠着一辆小车抽着烟。

    刘竹竿瞧着李长安出来,赶紧扔下烟头,迎了上来。

    “李先生。”

    李长安点点头,瞧了瞧周围。

    “就你一个?”

    他这么问倒不是看不起自个儿房东,只是当初与刘总商定时,说倒是候会亲自来接李长安。

    现在,却只来了个刘竹竿……

    李长安抬手堵回了刘竹竿要解释的话。

    “时间不等人,早去早回吧!”

    两人上了车,刘竹竿却不住地往李长安手边猛瞧。

    李长安手边放着的是一把大黑伞,他见刘竹竿看得频繁,就干脆把伞递给他。

    刘竹竿不明所以接了过去,有些纳闷,这几天风和日丽的,拿把大雨伞做什么?不由得好奇问道:“李先生,你这伞是?”

    “一个朋友。”李长安脸上似笑非笑,“你想见见他么?”

    刘竹竿猛地打了个寒颤。

    烫手山芋似的把伞扔了回去,嘴上哆哆嗦嗦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一路上,竟是眼睛死死盯着前路,头也不敢转动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