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十二章 噩梦
    ,

    李长安徘徊在黑夜中的小镇。

    他提着一盏白灯笼,独自踏上一座小木桥。

    湍急的河水在脚下嚎叫,昏黄的月亮撒下暗淡的光,影影倬倬落在河面,好像怪物在桥下蠕动。

    桥头突然传来“扑通”的声响。

    “谁?”

    李长安向前跨出一步,木桥在他脚下嘎吱作响。

    “谁在那里?”

    他提起灯笼看过去,微弱的灯光刺不穿层层的黑暗。

    “扑通。”

    又是一声,黑暗里突然钻出一双乌青的手,那手上的指甲长而弯曲,像是野兽的钩爪。

    接着是手臂,然后是披着乱草一般头发的头颅,再然后是穿着白衣的躯干,最后是沾满泥土的赤脚。

    这“人”僵硬着挺直手臂,从黑暗里跃出来,又是一跳,落在木桥上。

    “嘎吱吱——”

    木桥晃动,李长安手中的灯笼一下子变作绿光。

    这绿光反倒把来“人”照得更加清楚,这“人”脸上长满细密的白色绒毛,一双獠牙探出嘴角。

    “僵尸!”

    李长安悚然一惊,他慌慌张从兜里掏出符纸,还没来得及念咒,那符纸便化作了飞灰。

    一抬头。

    白色的绒毛与黑色的獠牙俱在眼前。

    ……………………

    “啊!”

    李长安从噩梦中惊醒。

    他拿起床头的矿泉水咕噜灌了大半瓶,抹掉额头上的汗水,神色中有些许的惊惧,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他从回到现代世界至今,已经有十余天了,前一段时间,他也找到了一份似模似样的工作,虽然房子是和鬼一起住,但生活也算是上了正轨。

    可是,就在前几天,他突然做起一个在木桥上遭遇僵尸的噩梦,那僵尸在梦中一次比一次逼近,到今天,已经迫在眼前。

    无缘无故怎会老是在一个不曾见过的场景里,梦见一个不曾见过的僵尸?

    李长安冷冷一笑。

    八成是那黄壳书搞得鬼!它能带人古代世界穿越一月游,远在千里之外制造梦境自然也不无可能。

    这次它又想干什么?让李长安穿去古代世界砍这只僵尸?

    不过,想通过这种手段逼迫李长安……

    “没门!”

    李长安一咬牙,反倒是犟上了。

    他寻思着对抗的办法,推开卧室门,猛地瞧见门外眼巴巴堵着一堆死鬼。

    推开门时,这帮死相一个比一个惨的家伙,齐刷刷看过来。

    “大早上的干什么?”李长安残留的睡意都被这帮家伙吓没了,“有什么事敲门啊。”

    几只鬼指着卧室门上的符箓。

    李长安这才想起自己在屋里划分了区域,不让鬼进去的地方一律贴上符箓,包括卧室。

    “你们搞什么名堂?”

    “坏了。”水肿的吴老大幽幽说道。

    “什么坏了。”

    “电视坏了。”

    吴老大指着客厅的大块头。

    李长安恍然,以前房子没人住,自然是断水断电,电视只是个摆设,可现在他住进来,电视自然又可以看了。这帮鬼几年来也没个正儿八经的娱乐,猛然间可以看电视,自然是通宵达旦地看。

    这电视本就是个老古董,突然高负荷运转,坏掉也是正常。

    李长安本不想搭理,但一帮子鬼可怜巴巴地看着你,也挺渗人的,他拨通了刘竹竿的电话。

    合同上写明了家电齐全,他是房东,电视出了故障,他得修。

    “喂,刘先生吗?我是李长安。”

    “李长安?”对面的刘竹竿显然已经忘掉了这个不怎么愉快的经历。

    “就是春华公寓2栋4—4的租客。”

    “哦……”对面的刘竹竿终于想了起来,他连忙说道:“不好意思,合同上写了,退房不退钱。”

    “退房?我不退房?我打电话是因为电视坏了。”

    电话那头却自顾自说着:

    “就算你找地儿投诉,我也最多还你一半……啥?”

    “我说电视坏了。”

    “电视坏了?”刘竹竿终于反应过来,即便隔着电话,李长安都能听得出他此时有多么惊讶。

    “你还住在4-4?!”

    ……………………

    “叮咚。”

    门铃声响。

    李长安打开门,门外远远站着刘竹竿。

    他手上拎着个十字架,腰间插着把桃木剑,脖子上还挂着佛珠,中外古今、各教各派降魔驱鬼的玩意儿,他身上几乎挂了个遍。

    “李先生?”

    “恩。”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还是人么?”

    “你是傻逼么?”

    直到两个师傅抬着新电视进屋,又把旧电视抬出来,仍旧安然无恙之后,刘竹竿才相信李长安没有变成鬼。

    当然新换的电视,也是淘来的大块头。

    可是,他仍然不肯进屋,只是呆在门口,瞧着房间内贴着的几张符箓眼神闪烁。

    …………………………

    李长安本以为很长时间都不用看到刘竹竿那张干瘦的脸。

    可没成想,第二天他就上门了。

    这次来,他总算敢进屋了,且不光自己进屋,还带了一个中年男人。这男人身材不胖,肚子浑圆,脖子上挂着金项链,进了屋还带着墨镜。

    “这是刘老板,刘总。”

    刘竹竿笑呵呵地介绍,李长安也不知道这两人来干什么,只是一人倒了一杯白开水。

    “有什么事么?”

    李长安不想跟这两人浪费时间,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李先生,这次来主要是想让你帮个小忙,我们刘总最近有一个项目,包了块地建个工程,可是那块地有点……”刘竹竿瘦脸上纠结一阵,似乎在寻思着一个合适的词汇,“有那么一点不干净。”

    “不干净?”

    李长安眉头一挑,赶情是撞了鬼,找他来驱邪的。

    他正要开口询问细节,那刘总却突然一拍桌子,取下墨镜,露出厚重的眼袋。

    “李先生,我听小刘说,你是个有真本事的人,我就不和你绕圈圈,我的工程是出了点问题,不晓得铲了哪家的祖坟,一个死鬼跳出来闹我。”

    说着,刘总指了指自个儿。

    “我是一点儿都不怕,但我的手下人怕得很,班儿也不敢上,工程也做到半截停了,每天都损失一大笔钱。你要是能帮我解决这个事情……”

    他伸出一个巴掌,晃动五根手指。

    “……我给你这个数!”

    “50万?”李长安淡定问道。

    刘总闻言却是脸皮一抽,急急说道:“李先生,我就包块地建个农家乐啊。”

    李长安撇嘴。

    早说么,听你这口气,还以为你是建中南海的呢!

    “那你准备给多少?”

    刘总赶紧说道:“最多5万。”

    李长安想了想,5万对现在的他也不是个小数目,他点点头,应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