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刘备的日常 > 1.105 野火燎原
    正如刘备所想。

    反叛伊始,各地黄巾军攻城夺邑,焚烧官舍,扫荡豪强坞堡,势如破竹,节节胜利。

    其中,张曼成率南阳黄巾攻克郡城,杀太守褚贡。波才领颍川黄巾,攻占郡治阳翟。刘辟、龚都、黄邵、何曼、何仪等汝南黄巾,击败太守赵谦,取上蔡。广阳黄巾杀幽州刺史郭勋及太守刘卫。大贤良师张角亲率钜鹿黄巾攻下广宗……

    三十六方渠帅,皆据大城而守。呈割据之势。

    与此同时,在黄巾军的鼓舞下,各地纷纷揭竿而起。有打黄巾军旗号者,亦有自立名号之徒。如汉中五斗米道首领“巴郡妖巫”张修所率“米贼”,先零羌、湟中义从胡、武陵蛮、板楯蛮等,亦纷纷复反。

    冀州一带,短短一月,历经两次贼乱。流寇散布四野,不可胜数,乃是大乱之地。有先前投奔蓟国者,言之凿凿,蓟国官吏如何善待,衣食无忧,病创有治。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北地流民皆向蓟国蜂拥而来。

    时下大汉朝有三大冶铁中心邺城,巩县,宛城。其中邺、宛二城,皆落入黄巾贼手。正如四大府丞所料,黄巾军先占豪强坞堡,取粮而食,再取治所,抄掠粮仓武库。又据邺、宛二城,锻造兵器。如此不出一个冬季,便将兵甲齐备。

    得六百里军情邸报。正率众游猎上林苑的陛下急忙半途折返,升朝议事。

    有北地太守皇甫嵩等数十人进谏,求开党锢,并请陛下拿出西邸钱财,及西园良马,赠给军士,以振士气。

    中常侍吕强亦暗中进言党锢久积,若与黄巾合谋,悔之无救。

    陛下面沉如水,显然并未采纳。

    今日临朝,便问计老臣杨赐“太尉以为如何?”

    “老臣以为,党锢为祸甚烈。此时开释党人,或正合时宜。”

    陛下不置可否,转向何进“大将军以为如何?”

    “党锢不可解。”何进脱口而出。

    陛下大喜“愿闻大将军高见。”

    “黄巾逆乱,不过困兽犹斗,狗急蓦墙耳。乃疥癣之疾。党人结党营私,党同伐异,才是心腹大患。”今日大将军之言,字字珠玑,深得陛下之心啊。

    “敢问大将军。若除蛾贼,该当如何?”杨赐问道。

    何进并未回答,而是看向陛下。

    知其心意,陛下这便开口“朕亦想知究竟该如何施为。”

    “蛾贼看似声势浩大,实则散布数州,犯了兵家大忌。只需兵分数路,一战而灭其精锐,再分割围剿。不出数月,便可荡平蛾贼。”

    “如何分兵?”陛下急问。

    何进清了清嗓子,这便出口成章“一令度辽将军臧旻、捕虏将军田晏,将度辽、渔阳二营,并三郡乌桓、南匈奴、缘边十二郡骑士及弛刑,沿大河北上,围剿冀州黄巾。二令虎牙将军夏育、轻车将军董卓,将虎牙营、黎阳营、雍营、三辅募士、三河骑士,出虎牢,剿灭豫州黄巾。三令各州郡训练士兵、整备兵器、召集义军,再发还各地徙徒,令公卿捐资马、弩,举众将子孙及民间通晓兵事者,入公车署试,存以备用。如此多管齐下,天下可定矣!”

    余音绕梁,振聋发聩。满朝文武,皆瞠目。此……还是那个杀猪屠狗的何屠吗?

    陛下细想,确实有模有样。似乎可行!

    “老臣粗略算来,南北四路大军,不下十万人。非军中宿将不可将也。度辽将军臧旻、捕虏将军田晏,虎牙将军夏育、轻车将军董卓皆年轻有为。奈何血气方刚,亦不足以服众。还需一老成持重之人统帅。”太尉杨赐笑道“不知大将军可愿将兵伐贼?”

    “非何某不愿,而是不能也!”何进答道“京畿重地,国之心腹。陛下安危身系社稷。乃是重中之重。为防黄巾逆贼祸乱。何某当亲率左右羽林及北军五营,屯于都亭。整点武备,镇守京师。”

    “大将军言之有理。”陛下心中升起一丝转瞬即逝的暖意。

    目光环视百官,陛下这便问道“何人愿代大将军将兵剿贼?”

    话音落地,大殿寂静无声。

    须臾,忽听有人喊道“臣,愿往。”

    满朝文武皆侧目窥视。见一长人稳稳出列,这便心生钦佩,又自惭形秽。

    “卢尚书愿替大将军统兵剿贼乎?”陛下试问。

    “臣,非为大将军,而为大汉四百年国祚,天下万民。”恩师朗声答道。

    何进动了动嘴角,却未置一语。

    “不知卢尚书可通兵事?”十万大军非同小可。陛下如何能放心。

    “卢尚书文武双全,曾为九江、庐江,二郡太守。任内亦曾率军剿灭二地蛮乱。辅汉大将军,蓟王刘备,便是其门下高徒,深得真传。”太尉杨赐这便言道。

    “有理,有理!”一提蓟王刘备,陛下顿时心安。蓟王之授业恩师,如何能不知兵。

    “便依大将军所言。有劳大将军亲率左右羽林及北军五营屯都亭,以镇京师。择吉日,拜卢尚书为车骑将军,金印紫绶,领辽将军臧旻、捕虏将军田晏、虎牙将军夏育、轻车将军董卓,分兵四路,出关伐贼!”

    “陛下圣明!”

    “陛下为君兴——”见陛下欲起身,中常侍张让这便高声唱喝。

    “恭送陛下。”

    今日朝堂,大将军挥斥方遒。解陛下心忧,平百官惊惧。着实令人刮目相看。

    将如此之大的一段话,倒背如流,想必亦痛下苦功。

    “何人献策?”出宫后,杨赐拦住恩师问道。

    恩师答道“乃辅汉大将军幕府右丞贾诩,贾文和。”

    “蓟王何意?”

    “蓟王亦不想坐看天下大乱,万民流饥。”理由简单至极。

    “此去,可选定副将?”

    “已选定三人。”恩师答道“北地太守皇甫嵩,上郡太守朱儁,奢延属国都尉,亦是我门下弟子公孙伯圭。”

    “原来如此……”杨赐老怀欣慰。此三人皆是蓟王举荐。蓟王少称麒麟。慧眼识金,每出必中。想必三人当不负所望。只可惜未能劝陛下重开党锢。

    此乃美中不足。

    忽想起一事。登车前,杨赐又问道“蓟王为何不上表伐贼?”

    恩师答道“冀州流民数百万,拖家带口,皆奔蓟国而去。蓟王自顾不暇,有心无力。”

    “天平妖贼为一己之私而不惜生灵涂炭。”杨赐顿首叹气“万物之内,生灵寡而禽兽何其多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