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冥河传承 > 第五百九十二章
    第五百九十二章家主生气

    刘柿整个人化为一个巨大的气球,然后“轰——”的一声爆开来。

    八长老用尽全力压制自爆的余波,愣是凭借一人之力,将爆炸的余波给压到了方圆十米之内。

    虽然说气势汹汹,但到底只是蕴神层次的自爆而已。

    八长老用天人级数的力量还是能够控制住的。

    “t,又是魔宗的人搞的鬼,真是一群疯子。”八长老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只见他手掌朝着不远处的金色蛊虫一探一拿,便将那只凶厉的蛊虫给吸了过来,并且用强横真元将其禁锢。

    但这种禁锢并不牢固,刘柿身死之后,这只金蚕蛊也在疯狂之中迅速干枯而死。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魔宗的小崽子冲到内宅这里来的?”八长老沉声问道。

    “回禀长老,他是由家主夫人带进来的。”立即便有一位执事开口道。

    “什么?此话属实?”八长老意外地问道,这可不是小事,而且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向家主发难的机会,早就看这个女人不顺眼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而已。现在机会自己就送上门来了,岂能不好好地把握?

    “此次我们不能做主,汇报给家主吧,让他来处置。”八长老并没有代表长老会去处置李顾氏,因为这不符合规矩。

    李顾氏是家主夫人,有资格处理这事儿的,只有家主本人,而长老会则会按照规矩从旁监督。

    如果家主本人处置不公,那么长老会才能够顺理成章地出面处理。

    这就是规矩。

    规矩不能乱。

    于是,立即便有管家派人去请家主回来主持。

    做为李家爱主,要处理的外事海了去了。

    时常不在家是常有的事情。

    这一次李家家主李容树收到消息,立马放下了手上的事情,急忙赶回家中。

    路上,李容树详细地从心腹手下那里得到了更加确切的消息。

    ―――――――――――――-

    “可恶,真是无法无天!”李容树回来之后,来到了大堂,第一件事情就拍桌子大骂道。

    此刻的大堂云集了不少人,有今天此事的参与者,长老会的三位长老,四大管家,以及其他执事。

    另外,还有其他嫡系的几房房头也出面了。

    这可不是小事,家主夫人带着外人进内宅袭击世子,这可是天大的丑闻,这么大的热闹他们岂会不出面看大房的笑话?

    这么一搞,就变成了家族聚会了。

    几房房头是单纯地来看笑话,并做个见证。

    而长老会则是来监督的,不能让家主为所欲为。

    家主本人则是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你想干什么啊?”李容树看着堂下跪着的李顾氏,沉声喝道。

    李顾氏沉默不语,她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完了,她现在确实是清醒了过来,正是因为清醒了过来,她想起了在顾家别院发生的事情。

    顾山,自己的侄儿,竟然加入了天魔宗,这要是传出去,整个顾家都得完蛋。

    而自己这一次牵扯起天魔宗的事情里面,想要干干净净地出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说与不说,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结果已经注定,现在她想的是,如何保住两个儿子,不让他们被牵连进来。

    李文和李武这个时候,也到了现场。

    他们俩想要去求情,但又怕牵扯进去。要知道,他们俩是真的无辜啊。

    可世事往往就是这么无奈,无论无辜还是不无辜,该倒霉的还是要倒霉。

    考虑了片刻,两人还是站了出来,跪在地上,开口道:“求爹爹法外开恩,饶了母亲这一次。”

    “关你们俩什么事?难道你们也参与了?”李容树阴沉着一张脸,控制着怒气。

    “不,老爷,此事与他们无关,都是妾身一人之错。”李顾氏立即慌忙地表态道。

    “这话你觉得在场的人会相信吗?”二房的房头阴阳怪气地数落道。

    ―――――――――――――-

    李严坐在世子的位置上,冷眼旁观。

    说起来,李严确实是相信这话的,因为这是事实。李文和李武两人太谨慎,愣是没有掺和此事。

    李顾氏是太蠢,上了顾山的当,被拉下了水。

    不过,李文和李武或许也会受牵连,毕竟他们俩和顾山的见面是无论如何都撇不干净的。

    “你们俩知道多少,说!”李容树大声喝问道。

    “是这样的,前几天,顾山表哥从外地回来,约我们兄弟俩到酒楼会面,为我们介绍了一个朋友,想要引诱我们对……对大哥下手。可是我们俩都没有答应。”李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胡闹!家族的传承规矩,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世子之位,你们可以争,但争也要光明正大地争!用歪门邪道者,一律废除武功,逐出家族。”二长老拍桌子骂道。

    “爹,你要相信我们啊,我们真的没有答应顾山任何的诱惑。是,我们是想争世子之位,可是大哥实在太优秀了,我们早就息了这份心思,您要是不信,大可以问问其他兄弟们,是不是和我们一个想法?这要是差距不大,我们也绝对不会放弃,可差距大到完全没有争的必要了,我们又不傻,岂会这么干?”李武大声反驳道。

    “那可不一定,除掉了李严,机会不就来了吗?”三房的叔伯阴阳怪气地补充道。

    “爹,各位长老和叔伯,我们兄弟俩是李家的人,岂会出卖李家的利益而为自己争名位,这要是被查出来,我们再怎么争也没用啊。”李文开口解释道。

    李容树的气消了一些,转头问李严道:“严儿,你怎么看?”

    大家的目光汇聚到了李严身上,看看他的看法。

    说实在的,他的话几乎可以决定李文和李武的未来。

    李顾氏也看向了李严,想要开口说什么。

    “你给我闭嘴,一会儿再来料理你!”李容树毫不犹豫地以真元点了李顾氏的哑穴,让她无法说话。这个蠢货娘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李严也看出来了李容树是想要保住李文和李武的,毕竟这才是他最疼爱的儿子。

    ―――――――――――――-

    晚了一点儿,才回来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