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冥河传承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第一段——意志——第一百五十四章 第二段——欲望

第一百五十三章 第一段——意志——第一百五十四章 第二段——欲望

    第一百五十三章第一段——意志

    三天后,一行人爬到了海拔五千米的时候,终于有人开始忍不住休息了。

    而这个时候,杨盘的登山速度调整到了三天前的三分之一!

    速度降低了三倍!

    杨盘飞速在虚似宇宙之中计算现在的速度、剩下的距离和时间的花费。

    最后一个结论,所谓的二十一天的时间,看似很长,实际上只是刚刚够用而已。

    当然,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难度不会继续提升。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每隔一千米的高度,难度就会上升一点。

    又过了两天,杨盘已经无法再保持体力恢复和消耗的平衡了。

    而且他的速度也不能再降了,再降就是那就是像老奶奶爬楼梯一样蹭着走了。

    这种行为的印象分比那些停下来的休息的人还要扣得多。

    杨盘也正式进入了体力消耗的阶段。

    经过五天的角逐,杨盘处于第二集团,第一集团的全是横炼功夫出众的人。数量不多,只有三十几个人。

    杨盘还察觉到,修为的不同,所受到的压制也不一样。

    这就保证了,每一个人的起点都是一样的。

    两个集团之间,相差大概是五六百米的差距。

    差距不是太大,但却在慢慢扩大。

    又过了两天,今天是第七天了。时间过去了三分之一,杨盘随着第二集团爬到了八千米的高度。

    第一段竟然还没有结束,杨盘的体力已经见底,从来没有体会的虚弱感、眩晕感、恶心感不断地涌来。

    身体上的虚弱带来的精神上的折磨。

    脑海中不断有一个声音在提醒着:“休息一会儿,只是休息一小会儿,体力恢复了之后再继续爬也是一样的。时间才过去了七天,还有三分之二的时间,而路程也爬了近一半了。”

    “你很累了,放弃吧,退一步海阔天空。”

    “你有绝世传承,你有绝世宝物,你有绝世奇遇,根本用不着在这里受这种苦,哪怕你被淘汰了,回到大周世界,要不了多久也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飞升上界,何必在这里受罪呢?放弃吧,不加入上界宗门,你也一样能够笑傲诸天。”

    “放弃吧,放弃,放弃,放弃……”

    杨盘的前世今生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锦衣玉食,物质上的追求几乎已经达到了顶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杨盘最大的弱势之处,就在于意志方面。一个没有吃过苦,没有受过生活摧残的富二代,能够有多强大的意志?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没有物质生活烦恼的杨盘,他对于精神追求必然是十分渴望而坚定的。

    所以,这一世的杨盘,潜心修行,一心想要成仙得道。

    这般向道之心,又比那些整天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普通凡人要坚定得多了。

    杨盘的意志薄弱吗?

    不,你错了,或许杨盘在得到《血海真经》之前是这样。

    但是当杨盘修炼了《血海真经》之后,他的心性和意志已有了改变。

    没有绝强的意志,如何能够坦然地面对那尸山血海,无穷怨魂?

    恐怕早就精神崩溃了吧?

    所以,这一世的杨盘,意志上的薄弱实际上早在潜移默化之下得到了加强。

    “不,不行,我不能在这里放弃,如果我在这里就放弃,日后面对更加艰难的困难,岂不是还是要找理由放弃吗?”杨盘自言自语道,原本有些松散的意志在这种觉悟之下,竟然凝练了起来。

    这是一种永不放弃的精神和信念。

    修行到了杨盘这样的高度,需要考虑更多的问题,不单单是功法和资源。

    光靠绝世功法和无尽的资源,是绝对无法堆出一个真正的强者。每一个强者有自己的信念。每一个强者都会凝聚自身的道和理。

    这些都是资源所无法办到的。

    当然,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修行方法,规则也都不一样。

    不可否认,有的世界用资源还真的可以把一头猪堆成神仙。

    问题是,这种神仙和那种凭借自己信念,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凝聚了自身的道和理的强者相比,哪种更强?

    意志凝聚之后,便驱散了精神上的杂念,同时也让精神上的虚弱大为减弱。

    肉体上的消耗可以坚持,哪怕体力耗尽,也可以压榨身体潜力。毕竟杨盘的肉身乃修罗法体,哪怕是被封印,压榨出来的潜力也不可小视。

    关键还在于精神意志上的压力。

    七天下来,前前后后至少有七八百人停下来休息了。而这些人基本上都可以被列入淘汰的名单当中。

    杨盘到了现在还坚持在第二集团已经极为难得了。

    时间又过了三天,当杨盘爬到一万多米的高度时,第一集团之中,有人支撑不住,停了下来。

    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停下休息。

    这股休息的浪潮,仿佛会传染一样,从第一集团到第二集团,再到第三集团。每一个集团至少都有一半的人撑不下去,停下来休息了。

    杨盘咬着牙,强行驱除精神上的虚弱和压力,保持着自己的节奏,缓慢地前进着,没有停下一步。

    杨盘洗髓九次蜕变而成的法体,有着非同一般的潜力,一点点体力上的压榨,对于杨盘的肉身来说,并不是极限,只是这种力量被封印了,所以才会显得这般艰难。

    事实上,不只是杨盘。

    其他的考核者比杨盘不堪的,多的是。

    甚至连趴在地上,手脚并用,“爬”上来的人也是有的。

    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这第一段路有这么长吗?

    即使是用爬的,也陆续有人支撑不住,或瘫倒在地,或一个跟斗摔下了阶梯。

    基本上就代表着他们已经被彻底淘汰了。

    从一万多米摔下去,后果真不是说着玩的,那肯定是相当严重的。

    杨盘只觉得肩膀上仿佛扛着一座大山一样,每踏上一步,都要消耗更多的体力和力量。

    唇干舌燥,脸色发青发白,额头汗水淋漓。

    不过,要是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杨盘的双眼仍然炯炯有神。

    幸好,在场的众人之中,没有凡人,否则二十一天不吃不喝,真的会受不了的。

    哪怕是后天武者和先天武者,也是吃了辟谷丹之后才开始爬山的。

    否则他们早就玩完了。

    杨盘完全不关注外界的情况了,专心一致地登山。

    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

    修行之途就如同这登山一样。

    没有捷径,没有侥幸。

    只有付出才有回报。

    杨盘渐渐对此有所明悟。

    杨盘的意志更加坚定,我要修行,我要长生!

    ――――――――――――――――

    第十三天,杨盘忽然之间感觉到压力一松,力量又重新回来了,体内真元一个大周天之下,驱散了肉身的虚弱,自身真元也显得更加凝练。

    “这是第一段完结了么?”杨盘轻声叹道。

    “休息时间十息,现在记时。”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这是专门的提醒。

    每一个走完第一段路的人都能够听到这个声音,这也是一种福利了。

    哪怕只有十息。

    杨盘不敢耽误,疯狂地运转真元,身上紫气弥漫,聚气而河。

    这是《紫河大法》的疗伤法门。

    当然,杨盘运转这个法门不是为了疗伤,而是为了快速恢复自身元气。

    这一万五千米登上来,不断压榨肉身潜力,榨取更多的体力,虽然不至于伤到本源,但多少也是伤了一些元气。

    杨盘在这个时候不可能耗费一滴精血来补充这些许的消耗。

    这点消耗还用不着浪费精血。

    同时,时间地点也不对。

    杨盘可是知道自己现在是被重点关注的对象之一,《血影神功》的气息虽然隐讳,但杨盘也不敢保证金丹级别的宗师发现不了,而且此功偏向于邪道,毕竟不雅,还是《紫河大法》最光明正大,这可是家传神功。

    老子修炼家传神功,天经地义,没毛病!

    况且,杨盘的家传神功确实不弱。

    否则杨家哪里能够短短六十年崛起成为天下六大豪门之一?

    没有足够的人才和实力能够办得到么?

    杨家人都修炼《紫河大法》,代代宗师不绝,证明了这门功法的厉害之处。

    十息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封印又重新加身,杨盘又变成了凡人一枚。

    杨盘朝周围仔细观察了一下。

    发现自己竟然是第一个通过第一段路的人。

    这真是让杨盘有些意外了,要知道在此之前,他还只是处于第二集团的。

    第一集团的那些修炼了横炼功夫的武者,肉身有多么变态,反正杨盘是见识过横炼大宗师的难缠之处。

    要不是杨盘领悟了化血神刀的神通,恐怕要杀横炼大宗师也是力有未逮之事。

    在他之后,距离第一段终点最近的人是东虞,然后竟然是贾儒!

    杨盘不禁深深地看了一眼贾儒,这个猥琐的道士藏得可真够深的,早就知道他不是简单之辈,没想到竟然这么不简单。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杨盘看向了第四人,第四个人竟然是林燕!

    真是出乎杨盘的意料之外,然后再往下数有两名宗师,四名先天。

    六名大宗师,那三位竟然如此不堪?!

    ------

    第一百五十四章第二段——欲望

    杨盘收束了心神,开始继续自己的登山挑战。

    这第二段又是什么样的呢?

    考验的会的是什么呢?

    杨盘踏上了第二段路。

    “咦?”杨盘轻咦一声,竟然什么变化都没有,奇了怪了。

    杨盘没有停下来,继续攀登。

    这第二段路可要比第一段轻松得多了。

    爬了大概五百米的高度,杨盘也没有发觉到不对劲之处,体力消耗是正常的消息。

    完全没有第一段那样不正常地抽取体力,仿佛有座大山压着,每走一步,重量就加大一分。

    杨盘没有来得及庆幸,忽然之间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

    在外人看来,杨盘站在台阶上一动不动,双目紧闭,也不知道是干什么。

    ―――――――――――――――――

    “陛下,陛下?”杨盘被人摇醒,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视力恢复之后,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巨大的黄色大床上,四周金碧辉煌,这是一个巨大的宫殿啊。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应该在天柱山登天梯么?这是哪里?”杨盘奇怪无比地自语道。

    “陛下,陛下,你没事吧?来人,宣御医!”床边躺着一个美丽女子惊恐地大叫道。

    “你叫我什么?”杨盘回过神来问道。

    “陛下,您当然是我的陛下,当今天下的皇帝啊。臣妾是丽妃啊,陛下你怎么了,你可千万不要吓臣妾啊。”美丽女人着急地回答道,一脸焦急之色,不是作假。

    杨盘的脑袋之中忽然之中涌入一股记忆。

    杨盘只觉得整个人一晕,躺了下来,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当杨盘恢复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四个老头子在轮流给自己切脉看病,然后讨论了起来。

    “陛下醒了,丽妃娘娘。”一个太监高声叫道。

    “陛下,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丽妃喜极而泣道。

    一个御医赶紧凑了过来,再一次切了一下脉。

    随后点了点头,笑道:“陛下吉人自有天相,脉象已经稳定,没有大碍了。”

    杨盘整理了一下记忆,自己竟然是当朝天子。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这份记忆是那么的真实。

    “门灵,出来,快出来啊。”杨盘呼叫门灵道。

    无论杨盘怎么叫都没有一点儿回应。

    “陛下,今日还要上朝,您要不要通知外朝取消今天的朝会?”丽妃关心地问道。

    “不必了,更衣上朝吧。”杨盘摆了摆手拒绝道。

    心下暗道:“难道我之前是在做梦?或者说,这才是一个梦?”

    杨盘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能够感受到疼痛,那就不是梦喽?

    那我到底是谁?

    杨盘思考之间,被人侍候着更衣上轿,送到了太和殿。

    数百名身穿朝服,手持玉圭,头截乌纱的官员站在五米台阶之下。

    杨盘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龙椅之前,站在这里,居高临下。

    一种难言的喜悦涌上心头。

    杨盘一展皇袍衣摆,坐了下来。

    刚一坐下,文武百官一起跪了下来,高声喝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便是皇权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吗?

    真的是让人迷醉,让人上瘾。

    杨盘在这一刻才明白,原本这就是权力!

    生杀与夺,雷霆雨露,全在我一念之间。

    “平身。”杨盘轻声说道。

    站在台阶下面的太监高声重复道:“平身——”

    “谢吾皇。”文武百官站起身来。

    …………

    朝会散了之后,杨盘回到了后宫,才明白酒池肉林是什么感受,美女如云是什么享受,后宫佳丽三千是什么样的艳福。

    杨盘竟然有些乐不思蜀了。

    慢慢的,他似乎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开心地当起了皇帝。

    但事情却不是那么简单的。

    当杨盘掌握了朝局才发现,自己竟然处于一个皇朝的末期!

    眼下天下民不聊生,风烟四起。

    叛军和朝廷兵马打得是难分难解。

    为了自己的天下,为了屁股底下的宝座,杨盘励精图治,想要改变这个局面。事实上,他想多了,一个皇朝到了末期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一起爆发造成的,根本不是皇帝勤不勤奋能够改变的。

    眨眼间,十年过去了。

    杨盘当了十年皇帝,努力了十年,可还是落得国破的下场。

    杨盘颓废地坐在皇位上,回想起这十年的经历。从拥有一切到失去一切,不过短短十年而已。

    到了最后,身边连一个人都没有,真正是孤家寡人。

    “吾宁死不做亡国之君!”

    杨盘在众多叛军面前,大声喝道。

    杨盘在此刻体会到崇祯皇帝的那句:“朕不是亡国之君,尔等皆是亡国之臣。”究竟是什么意思。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情想必也是和自己是一样的。

    杨盘正要举剑自刎。

    到了这一步,杨盘已经明悟到今天死期将至,那些脑海之中封存了十年的记忆又涌了出来。

    权力、富贵、美色皆是虚妄,因为自己根本没有保护它们的力量。

    转眼之间,死期到头,才发现这十年来的种种真的毫无意义,短暂的拥有,最终终会失去,只有永恒才是真正的存在。

    其他一切,都没有意义。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说的全是鬼话,不要去相信这些鬼话,信了的人全是傻子。

    只有天长地久才有意义,失去的东西,哪怕曾经拥有也没有任何意义。

    你敢说不是?

    你去问问建文皇帝,看看他是在乎曾经拥有,还是在乎天长地久?

    建文帝还好一点,他只是失了江山,没有亡国。

    那些亡国之君的下场比他还要惨。

    去问问所有破产的人,看看他是在乎曾经拥有,还是在乎天长地久?

    问问你自己的内心,你是在乎曾经拥有,还是在乎天长地久?

    你富有四海时,拥有一切。

    当你变成了穷光蛋的时候,你就一无所有。

    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认清了现实,才能够看到本质。

    看到了本质的人,才会去追求永恒。

    欲望是一个人前进的源泉,同时也是毁掉一个人的罪魁祸首。

    “原本我追求的不是权力、富贵、美女、享乐。”杨盘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地认知到自己内心的欲望。

    他也是一个有欲望的人,他的欲望是长生,他的执念是长生。

    或许从前世,父母身亡的那一刻,杨盘就意识到生命的短暂和脆弱,那个时候,他的欲望就超脱了凡尘的追求。

    世上无人不想长生。

    求道,求长生,这便是修士的欲望。

    杨盘周围的一切仿佛时间停止了一样,空间仿佛玻璃一样破碎开来。

    杨盘睁开了双眼。

    双眼之中的疲惫之色,任谁都看得明白。

    整个人从身到心,都感觉到一个字:“累”!

    ―――――――――――――――――

    “靠!”杨盘轻声吐字。

    竟然是幻境!

    如此逼真的幻境,简直可怕!

    特别是在幻境之中,那十年的经历仍然历历在目,根本不像是假的。

    “门灵,刚才我发呆了多久?你可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样的幻境?”杨盘在心里发问道。

    “你只站了半柱香的时间,并不久。至于什么样的幻境,我当然知道,我就幻境外面一直看着呢?”门灵开口回答道。

    “我觉得这幻境对你有好处,而且也相信你一定能够打破它出来,所以没有打扰你。”

    “你这个理由太好了,我找不到语言反驳你了。”杨盘翻了一个白眼,嘲讽道。

    “我只是奇怪,为什么我之前的记忆好像被刻意屏蔽了一样,十年幻境生活都没有想起来。这是什么幻境,这么厉害。”杨盘好奇而不解地问道。

    “好吧,这恐怕才是真正的问心路,此乃天仙手段,厉害非常。我也无能为力。”智慧之门回答道。

    “你都无能为力?开玩笑呢?”杨盘难以置信地问道。

    “我的本质只是一件法宝,而你则是我的宿主。宿主太弱,限制我的力量,我有什么办法?如果你现在是元神境界,我或许还能够破除这个幻境。问题是你现在不过是筑基阶段的菜鸟,你让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门灵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

    杨盘听了,只能无语。

    “上吧,如果我所料不错,接下来还有幻境在等着你呢,这只是开胃小菜而已。”门灵提醒道。

    “我现在想知道的是,如果我当时那一剑真的划上去,会有什么后果?”杨盘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

    “呵呵,你还是不知道的好。”门灵没有明说。

    杨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次长生仙宫的仙缘大会,真的是让杨盘大开眼界,深刻地体会到,哪怕是在上界,修行界的残酷也是赤果果的。

    修行长生,不是那么简单的。

    天河圣地,这样的大宗门,根本就没有把自家弟子以外的修士当成人看待。

    杨盘在大周世界也是肉食者的一员,自然清楚这样的庞然大物,是如何看待下面那些普通武者和散修的。

    、杨盘是既得利益者,倒也不会傻呼呼地去呼吁什么民主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