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欢喜记事 > 第四百零一章 东风
    虽然心里很是不赞同冀北侯这么宠苏小少爷和九皇子。

    但冀北侯的话,沈大老爷还真不敢不听。

    但苏小少爷连累九皇子寝殿的宫女太监拉了一夜的肚子,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买了不少的小玩意给他们,当作赔礼。

    他一股脑的全部递给了沈大老爷,让他带进宫。

    在使唤人上面,青云山的人从来就不知道见外两个字怎么写。

    偏偏冀北侯还夸苏小少爷做的对。

    沈大老爷,“……。”

    他还能说什么呢?

    只能硬着头皮拿一堆东西进了宫。

    皇上拿冀北侯当国丈看待,冀北侯要留九皇子小住几日,皇上不会不放心。

    只是沈大老爷说的时候,皇上有点懵。

    他这个不称职的爹,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家儿子被拐带离家出走了。

    嗯。

    除了爹不称职外,下人也不称职。

    九皇子寝殿的人也不知道九皇子被带出宫了。

    自打苏小少爷被送来伺候九皇子。

    九皇子就成了他的跟屁虫。

    宫人们,“……。”

    虽然很离谱。

    但这是事实。

    素来听话的九皇子被苏小少爷带的上蹿下跳。

    早上吃了早饭出门,到了太阳下山再回来也是有的。

    也不用担心他们饿肚子。

    他们在寝殿吃的还没有在外头吃的好。

    别的不说,整个皇宫……

    不!

    是整个京都!

    也只有苏小少爷能做到带着九皇子去蹭皇上的御膳。

    因为他们要吃皇上的饭菜,御膳房的御厨不答应。

    上回他们来御膳房把皇上的菜吃的只剩下六道了,时间来不及,御膳房挑了两道看起来被吃的不太明显的菜凑够八道给皇上送了去。

    可怜御膳房大厨掌勺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让皇上吃剩菜。

    没办法。

    上回御厨全军覆没,给皇上做的菜少了,福公公说以后少于八道,就等着砍脑袋吧。

    好在虽然是剩菜,但皇上不仅没发现,还夸做的不错。

    不要问御厨被夸的时候心肝有多颤抖,因为被夸和被砍头之间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了。

    御厨们不让苏小少爷再在御膳房吃皇上的饭菜,苏小少爷又想吃,就去御书房外蹲着,掐着点去蹭皇上的饭。

    跟着苏小少爷不愁饿肚子,也不怕惹祸,九皇子寝殿的宫人心都养大了。

    九皇子要在冀北侯府小住几日,皇上放心的很。

    在街上玩累了后,冀北侯就把苏小少爷和九皇子一起带回了冀北侯府。

    沈老夫人病在床上,神情憔悴。

    看到苏小少爷和九皇子来,病登时好了七七八八。

    面色红润,精神抖擞。

    沈大太太,“……。”

    沈二太太,“……。”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老夫人病的随意,好的也随意啊。

    看着苏小少爷,两位沈太太是头疼的很。

    自家儿子本来很懂事,很乖巧,自打苏小少爷来住了一天后,性子就野了不少。

    这要多住几日,儿子还不知道被带成什么样儿了。

    偏偏人是冀北侯带回来的,沈老夫人又喜欢的紧,再加上苏小少爷性子虽然调皮,上蹿下跳,但确实聪慧。

    两人也就没什么能说的了。

    虽然心底有那么点担心,但苏小少爷和九皇子在冀北侯府里住的很开心。

    尤其是沈小少爷和沈小姑娘。

    他们年纪小,爹娘从来不许他们出去逛街,托了苏小少爷和九皇子的福,他们也能去街上玩了。

    而且是冀北侯陪同。

    从街头逛到街尾,喜欢什么买什么,再也不是求着爹娘买给他们了。

    而且他们发现爹娘的眼光有点差。

    明明东西有更好看的,偏偏选一个丑的给他们。

    沈小少爷甚至偷偷和苏小少爷说,“你和九皇子隔三差五就来我们冀北侯府住几天吧。”..

    “我也想啊,但我爹回来了,我连门都出不了,”苏小少爷道。

    “我偷跑出来,还被人卖了,我爹知道,还不知道怎么揍我呢,”苏小少爷一脸惆怅。

    沈小少爷望着冀北侯道,“祖父,苏阳说他爹回来了,他会挨揍,到时候我能去东乡侯府探望他吗?”

    冀北侯,“……。”

    苏小少爷,“……。”

    扎心了。

    他都还没挨揍呢。

    他就来借他的东风了。

    冀北侯什么都没说。

    胆大是好事。

    但苏阳的胆子未免太大了。

    七岁不到,就敢离家出走,打扮成乞丐到处疯玩,还被人给卖进宫。

    要不是福大命大,后果不堪设想。

    胆子大成这样,不好好管教只怕还有下回。

    不过苏阳的心那是真大,铁定要挨揍,那这一回就要玩够本。

    冀北侯还没答应带沈小少爷去东乡侯府探望苏小少爷,苏小少爷已经叮嘱沈小少爷探病的时候别忘了给他带两串糖人了。

    冀北侯,“……。”

    时间在苏小少爷的玩闹中飞逝。

    这一天,天空有些灰蒙蒙的,叫人觉得压抑。

    崇国公去探望崇老国公。

    崇老国公在屋子里歇息,崇国公府大太太把丫鬟都打发走,在屋外修剪花枝。

    崇国公走过来,崇国公大太太神情一乱,道,“国公爷怎么来了?”

    “我来探望下父亲,”崇国公道。

    他迈步要进屋,崇国公府大太太拦下他道,“老国公在睡觉。”

    崇国公脸色一沉。

    老国公睡觉,他进去看一眼有何不可?

    大嫂这么拦下他,屋子里莫非有鬼?

    崇国公眼神一瞥,丫鬟就过来拉住崇国公府大太太,他迈步进去。

    只是他进屋后,什么也没看见。

    屋子里除了崇老国公躺在床上,什么人也没有。

    崇国公府大太太跟进来,大松一口气。

    崇国公不动声色的坐到床边。

    上一次,他发现崇老国公的指尖有针孔。

    这一回,崇老国公的指尖还有淡淡的血迹。

    不只是血迹,老国公的气色比上回见也好了不少。

    派了那么多人来看着,没想到大嫂还在偷偷给老国公解毒。

    只是他赶来的这么及时,为何人躲的那么快?

    崇国公想不通,也就没有捅破。

    旁敲侧击了几句,崇国公府大太太都应付了过去。

    出了崇国公府,崇国公就在琢磨大夫是如何跑的那么快的。

    等他翻身下马,一脚踏进崇国公府的时候。

    有什么从他脑海中闪过。

    崇国公脸寒如霜。

    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