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岳独尊 > 第六百七十一章 最珍惜的,不要失去!
    一声无敌,评价结束,众人都是无语,但是小世界确实化作了齑粉!

    一击完毕,张岳感觉到自己的金丹异象,也是一阵。在

    那金丹异象的神魔头上,赫然多了一个圆形光晕,如同金丹光华。

    这是张岳的金丹异象第六变,悄然完成!苏

    烈看着他们,说道:“

    好,大家都是练成这乾坤一掷,在未来,它将各种变化,它将是你们超凡脱俗,无敌天下的关键手!”

    苏烈一抬手,顿时众人都是回到逍遥峰,看着他们,说道:“

    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记住了,回去休息十天!这

    十天都给我巩固金丹,十天后什么开始下一个试炼。

    下一个试炼,对于你们将会至关重要,以此试炼,我会让你们感觉,入我万剑宗,绝对不亏!各

    位信我,拜我为师,我必不负各位!

    好了,都走吧!”众

    人都是行礼离开,张岳却故意晚了一步,等人都是不见,他才说道:

    “师兄,我有一个事情,向您汇报。”

    苏烈一皱眉说道:“什么事情?”

    张岳开始诉说白虹青铜剑的事情。苏

    烈只是听着,等到张岳说完,他说道:“

    你等一等!”

    然后他就是闭眼,好像一动不动。

    突然,虚空之中,好像有两个人影,恍惚而来,注入苏烈体内,他全身颤抖,然后睁开眼睛。这

    一刻的苏烈,张岳看到,全身一抖,好像看到天地,看到宇宙,看到大道!

    在他眼神之中,蕴含无尽智慧,拥有无尽力量,却又好像有着无尽的沧桑!

    张岳忍不住说道:“逍遥子!”苏

    烈没有回答,只是看向张岳。

    这一眼下去,张岳就感觉自己关于白虹青铜剑的一切,对方都是知道。

    所有张岳青铜剑之中,感觉到的一切,苏烈都是感觉一遍。

    苏烈缓缓闭眼,隐约之中,眼中好像有一滴眼泪!

    他开口说道:“白虹,其实,是我师父!我从小就是他养大的。”话

    语还是苏烈的声音,但是无比的苍老!

    “师父,师父,师父!”“

    我好想他啊!”

    “他已经再也不在了!我的师兄弟们,我的朋友们,我的爱人,他们都不在了!只

    剩下万剑宗,我必须守护的万剑宗,这是他们交给我的使命,我的一切!师

    父,我好想你啊!师父!”

    苍老的声音,一点点的诉说,他其实没有说给张岳听,而是说给自己。

    这一刻的苏烈,不,逍遥子,赫然就像是一个怀念亲人的孩子!

    多少万年的守护,他已经累了,无比的苍老,但是为了当年的诺言,他还是继续守护!

    说完这话,他看向张岳,又是说道:“

    小师娘,阎婆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年,她攒拢师父弃剑炼道,悟剑宗、心剑宗的来袭,太突然了,师父他们的布置完全无效,绝对和他她有着不可说的关系。

    她应该也是为了师门,才会如此,但是师父的死,一定和她有关!

    师父,太刚烈了!

    师父的死在她在心中,留下永世烙印,她最后才会天人五衰,马上也要离世。

    不然以她修为,绝不会如此!”“

    不过,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小师娘,师父他们的事情,我们不能管,只能顺其自然。

    你这孩子,不错,不错!既

    然你得到了师父的机缘,就好好修炼吧!

    我万剑宗,大劫在后,不是大兴,就是绝灭,希望你可以振兴我万剑!”

    张岳点头,说道:“是,弟子一定振兴万剑!”

    苏烈点头,最后看了张岳一眼,突然说道:

    “我观你气运,推演掐算,印堂发黑,气运变化,你最近有什么最珍惜的东西,即将失去!去

    吧,找到它,夺回来!

    逆天改运,不要让它失去,把它夺回来。我

    的一生,无数遗憾,但是我不希望你也有此遗憾!”

    说到这里,苏烈一咬手指,一滴鲜血出现,向着张岳额头一滴,顿时如同印记一样,位于张岳眉心。

    “去吧,孩子,我这一滴金仙血,会保护你的!

    去干吧,管他什么天道轮回,管他什么仁义道德,管他什么强横伟大。记

    住了,绝对不要失去自己的最珍惜的挚爱!不

    要像我……”

    说完,苏烈身上两个影子离开,苏烈回复正常。

    他长叹一声,一挥手,张岳就是被吹的离开逍遥峰,飞出天外。空

    中落下,张岳知道苏烈不想见自己,召唤白鹤,回归天虚峰。失

    去最珍惜的东西,到底什么东西啊?张

    岳不知道,不过,这是金仙逍遥子所推演掐算,绝对准确。回

    到天虚峰,张岳久久难免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怎么也是不知道!

    心神不宁,张岳就是静极思动。

    想了想,立刻一个漫天神佛,离开盛阳天。

    现在漫天神佛有四个坐标。

    一个茶空大陆,一个残破神国,一个金刚佛国,还有一个就是崇明地域。那

    崇明地域不知道古真子还在不在,还是不要去了。

    本来张岳想去残破神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神不宁,直接选了茶空大陆。化

    作末世神体,穿越时空,就是来到茶空大陆。

    到了这里,轻轻一嗅,还是那个纯正的味道!张

    岳立刻使用天地魔袍,就是化作画眉模样,嘿嘿一笑,腾空而起。画

    眉九宝经过上一次祭炼,只剩下羿神弓箭,天地魔袍、阴阳道桥、无形灵烟、观天神镜!

    但是比起以前,更是好用,随心所欲。

    飞腾而起,张岳看了一眼,几次到此,现在可以分清地域,顿时找到前往天虚洲的路径,飞遁过去。

    很快就是到了那江中天虚洲,看过去,赫然比以前还是热闹,人来人往。张

    岳悄然传音,隐藏起来。不

    久,天虚洲之中,立刻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老祖归来,必须迎接。万

    里红,陆清风,苦心客,都是出来迎接!

    张岳悄然出现,众人三呼老祖,登上大轿,回归天虚洲。回

    到天虚洲,众人汇报这些时间发生事情,倒也没有什么大事,一切平安。

    最后到了苦心客的汇报,他咬咬嘴唇,说道:

    “老祖,我,我得到一个消息。”

    “我们原本天虚宗的大师姐陈傲君,好像即将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