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 > 第一百五十九章:泽瑞拉莫兽人
    .战斗仍在继续,七个兽人虽然举步为艰,但仍一步步的逼近法师塔的大门。每一步迈出都会有数个铁人或石像怪被击飞。

    “这些家伙这次更疯狂了”有法师开始喃喃自语道

    李然站在阳台的一角盯着下方的战斗,眼看着这几个兽人慢慢的接近高塔。借着魔法卷轴真实之眼的帮助,李然总算了解到一些他们的资料。

    原来这些有着兽人体型的家伙叫做泽瑞拉莫兽人,拥有自己的神明。不隶属任何族群,也就是玩家俗称的自由兵种。最前方的那位为泽瑞拉莫族七领之一。等阶竟然达到了十三阶。而其它六个则是他的血卫,有四个等阶为十一阶。另外两个等阶则为十二阶。

    这个现让李然着实有些吃惊不已,没想到这里竟会隐藏着这些一个奇异而强悍的种族,自己从资料里竟从来没有见过这些生物。

    看着塔下的战斗,李然感受到了身后的燥动,回头一望原来不知何时巴兰卡护卫乌奇与塔克剑士吉尔罗已拔出了自己的武器,一副蠢蠢欲动的表情。

    李然笑了笑问道:“你们想去?”

    两个待卫同时点了点头,一脸渴求的看向李然。

    “他们很厉害,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这点清楚吗?”李然很直接的说道

    塔克剑士吉尔罗看了看身中的长剑,许久看向李然说道:“我知道,但我还是渴求一战。请主人允许”

    见塔克剑士说话,巴兰卡护卫乌奇也对着李然躬身说道:“请主人允许!”

    李然盯着两个待卫,然后走向前去帮他们束了束装备上的扣带,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说道:“记住活着回来!”

    两名待卫身形一震,看着李然,突然深深的鞠了一个躬,二话没说转身下楼。转身的刹那战意已开,浓烈的杀气使周围几位法师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引起一阵骚乱。

    阳台前方的众位**师不由的看了过来。烈尔希见之一楞便反应了过来,突然对着身边的**师高声喊道:“给我们的勇士来点法师的祝福!”

    随着烈尔希**师语音刚落,身边的几位**师纷纷对着巴兰卡护卫与塔克剑士施出了最拿手的辅助魔法。攻击加、弱点侦测、体质强化、蛮牛之力、生命回复等等。众多高阶的辅助魔法瞬间落在两人的身上。

    李然从阳台上向下看着,只见巴兰卡护卫乌奇与塔克剑士吉尔罗从小门出去后并没有一时冲动直奔中间的十三阶领。而是直奔最右侧一个十一阶泽瑞拉莫兽人血卫。

    这个十一阶的泽瑞拉莫血卫战至兴奋时,竟一脚踩在倒下的铁人身体之上,凌空一跳斩落了一个石像怪。领说的没错,这些高塔上的老家伙就是一群缩头乌龟。只会让这些铁甲人出来送死,自己却只会躲在塔上放放那可怜的魔法,难道经过了这么多次的战斗,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泽瑞拉莫一族天生就具有无比的魔法抗性吗?

    在他想来,除了那几个有数的老家伙,其它人的魔法打在身上根本就没有感觉,亏的领还硬让我们装作受点伤的样子。说这样可以先麻痹这些老家伙,慢慢消耗他们的兵力,然后再一鼓作气拿下这里。真搞不懂领们到底在担心什么呢?早就应该一鼓作气杀进塔里,灭掉里面这帮老家伙。难道领们担心的就是上次来访的那个老家伙吗?

    凌空一刀斩开石像怪的身体之后,这位泽瑞拉莫血卫满意的大叫一声。看向下方的众多铁人。他已经找到了下一个目标,那只看起来最大的铁人。不知道他身体内的灵魂之心能量会不会多一点呢?泽瑞拉莫血卫舔了舔嘴唇想道。

    一刀逼退冲过来的几个铁人,落地之后这名泽瑞拉莫血卫直奔那个最大的铁人而去,这个铁人最少也有八阶了吧。血卫一挽锯齿长刀,挥刀如鞭直奔这只铁人的脖颈处。这种铁人不惧生死,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击碎他们心脏处的灵魂之心。但自己如果打碎了它可就没收获了,只得退而求其次先斩断的脖子让他丧失行动力,然后再取他们的灵魂之心。

    手臂传来的震感告诉他,长刀又砍中了目标,这种铁人在他的面前实在算不得对手,除了皮厚一点之外一无是处。只要自己的长刀不击向他们最厚的胸膛处,根本就是刀刀致命的事情。

    自己竟会失手?突然间手中的触感告诉他这次砍的位置有些不对,竟然没有斩断铁人的脖颈?泽瑞拉莫血卫心中一惊连忙看去,只见自己的锯齿长刀不知为何竟击中了那个最大铁人的胸膛后,深深的卡在里面。

    这名泽瑞拉莫血卫虽感到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刚准备抽回长刀,突然自被砍中的铁人身后窜出一个身影直奔自己而来。隐约中刀光乍现。

    “有突袭!”泽瑞拉莫血卫第一反应很快,身形迅向右侧退去,因为这个方向即可以借势拔出长刀,又可以拉开与偷袭者之间的距离。

    “好快!”眼见对方瞬间已至自己身前,手中长刀不知为何却没有顺势拔出,这名泽瑞拉莫血卫果断放开了手中的长刀,向后急退顺势从一个铁人的胯下窜出。同时一脚蹬在铁人的屁股上,铁人被蹬的不受控制向前突袭者退去。

    挺身拔刀前冲直奔偷袭者,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此时泽瑞拉莫血卫手中也多了一把从背后抽出的战刀,这把战刀虽然比之前的锯齿长刃短小了许多,但月光下闪烁的湛蓝刀锋却显的更加锋利。

    然而就在他起身前冲的刹那间,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凉意,继而就是麻痹心田的刺痛感。知道自己被偷袭的血卫急忙反手一刀想要逼退身后的偷袭者。但身后的偷袭者却拼着被砍一刀的风险直向他的脖颈处划去。结果就是偷袭者被他一刀砍在胳膊处皮开肉绽,而自己的脖颈处却被一刀划开了一条长长的伤口血流不止。连忙一手捂住脖颈处的伤口向左侧退去,他知道在他的背后还有一个追来的突袭者。

    自己莫名其妙的击中铁人最厚实的胸膛处,看来也是那个突袭者的所作所为了。然后借着自己战刀被卡的瞬间冲出来起突袭,其实只是为了给后面那个偷袭者创造机会。

    “卑鄙的偷袭者!”想明白了的泽瑞拉莫血卫咬着牙恨声说道

    两个偷袭者显然并没有与他争辩的兴趣,一声不吭抽身而上,正是塔克剑士吉尔罗与巴兰卡护卫乌奇两人。

    之前用自己的身体把铁人往上一撞使血卫长刀卡住,正面突袭的正是塔克剑士吉尔罗,而藏在后面背后偷袭的则是巴兰卡护卫乌奇。仅仅一个照面,两个待卫就使得十一阶血卫丢失武器身受重伤。之后不与之争辩,挟势直攻泽瑞拉莫血卫。